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1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假如梅林还能再给我一次从头再来的机会,我发誓,那时候一定要许愿成金发碧眼模样,绝对不要黑头发黑眼睛!入乡随俗应该是多么正确的选择……”

       ——某个不为人知的老旧麻瓜廉价日记本上一段斜而瘦长的花体字迹。


其他:

1.丰衣足食,自己开坑。请当成HP半虚构世界

2.配对: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 汤姆·里德尔。副cp:GGAD。

3.不黑邓校,不白老伏


文前预警:一个发生在1967年之后,轻松吐槽向为主、事业与爱情线为辅的故事,充满了半架空的设定,差不多都可以当做oc(原创角色)来看。事关祖世代的配角人物,考据党们手下留情。

最后的最后,作者是邓粉,铁GGAD,所以不接受任何黑邓的存在。

——如果这些你都可以接受,让我们开始文艺复兴吧!

 

---------------------


第一章  原来不是动物世界


  “假如梅林还能再给我一次从头再来的机会,我发誓,那时候一定要许愿成金发碧眼模样,绝对不要黑头发黑眼睛!入乡随俗该是多么正确的选择……”——某个不为人知的老旧麻瓜廉价日记本上一段斜而瘦长的花体字迹。



  “Voldy,你又在写些什么?”


  “没什么!”


  在这之后几十年里,无数次的懊悔中,里德尔都会充满悲愤地,恨恨回忆那个最重要一刻——这个小小的许愿是一整段血泪史的开端。而再度陷入悲惨回忆的某人躲进了一个密室里,捧着他手中的宝贝日记本继续涂涂改改。


  泛黄的硬壳封面上写着《最后一个斯莱特林的回忆录·草稿》……


  让我们回到一切还没发生的最初时刻。


———分割线———-


  某处不知名的黑暗空间中,光滑的石质地面上布满了复杂的金色魔法阵,散发着浅浅的光芒,其纹路让人望去一眼大有头晕之感。


  而这些构成魔法阵的银色纹路流动中,环绕着中心处正闪耀着一圈不详的红色光芒,在空气里妖异地闪烁着。


  就在房间阵法的正中央,席地而坐着一个黑色高大的身影,他苍白的皮肤从深色袍子里露出来,光照下的脸色像蜡一样地苍白。


  在这个人影的正对面一臂之遥,一个小巧古朴的戒指悬浮在半空中,镶嵌在戒指正中的漆黑宝石反射着妖异的光芒,像是心脏一般反复地缩放。


  一缕缕如同实在形体般的朦胧细丝,闪耀着半透明的红色光芒,彼此缠绕,正源源从法阵上流出来。


  它们好像有了自主意识一般快速扭动着,一股股地注入到人影与戒指之间,就仿佛有了源源不断地生命力。整个场景乍一眼望去,极为毛骨悚然。


  突然间,中央人影身上发出的光芒不知为何出现了一阵刺眼的反复闪烁,所有从地上法阵浮出的光柱纷纷抖动起来,一同飞速闪烁着。紧接着,一阵尖锐的惨叫从黑袍人的口中发出来。


  “啊——”,凄厉恐怖的尖叫传遍了整个魔法阵,回荡在房间里。


  几乎在一个呼吸之间,这些极其复杂的细丝网络全部粉碎。而这个人影也一头栽到在地面上,从坠落的兜帽里露出了他黑色的短发和苍白到发青的脸庞。


  而空中的戒指砸落在了对面的地上,依旧闪烁着仿佛漩涡一般的光芒。


  等这个人影再度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脑里却一阵阵的发晕,仿佛有无数个针刺正不停地穿过颅骨。


  他虚弱地躺在地上,勉力睁开眼睛,模模糊糊里只觉得周围的一片场景既陌生,又诡异地熟悉。


  冲击余波里的大脑还处于一片混乱,他只能缓慢地转过头,盯着眼前几尺和蔓延到黑暗最远处的流转不定的微弱光芒。这些被破坏后的残缺法阵,遗留下大片的纹路。它们虽然光芒大减,却依旧复杂地让人眼花缭乱。


  “Voldy,”一个声音嘶嘶地从空间里突兀地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茫然沉思。


  只见一条通体白色,唯独靠近头部的前半生有着花纹的巨蟒吐着猩红的蛇信扭曲着朝黑袍男子靠了近来。它那狰狞恐怖的巨大身躯,光让普通人看见就得吓掉半条小命。


  但让黑袍男子感到恐慌的是,这条扭动的巨蟒正朝着自己一路爬来。此刻浑身上下虚弱地一丝力气都没有的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恐怖的怪物一边发出声音,飞速地凑到身前。


  猩红的蛇信子凑过来温和地舔了舔他的额头:“Voldy,你好了吗?”


  真令人惊悚……


  等等,所以这条蛇在喊他的名字?


  仍然模糊疼痛的大脑来不及思考,还躺在地上的人影心里陡然冒出一个不详的念头。这个诡异念头几乎是立刻加速了他试图挣扎离开地面的欲望。但事与愿违,身体像是不属于自己了般,不受控制地虚软无力。


  能和自己沟通的蛇……不会是……自己变成了非人类?


  在方才的这短短片刻内,一共攒下的力气只能供他稍微抬起了一下手,眼角瞄到苍白的指尖在微弱的魔法阵照耀下泛着青色。哦,还好,他松了口气,他还有正常的人类四肢,自己不是在动物世界。


  “Voldy,你怎么了,不会是坐傻了吧?”某条蛇依然在天真地发问。


  “闭……嘴。”


  等嘶嘶的声音从口中传出来的同时,他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绝对算不上是好事的坏消息:


  他会说蛇的语言?


  宠物大蛇甩了甩尾巴,试图继续在听觉上骚扰他。


  似乎……回忆中的片刻前,有一身白色长袍的神棍少年……就在神棍把他一脚踹下云朵的时候,答应了他一个条件。好像他说什么自己是属于阳寿未尽的技术失误,于是作为补偿,可以去另一个空间里继续新的生命,还拥有了一次补偿。


  当时自己许的愿望是什么?


  躺在地上的黑袍人抿着嘴,绞尽脑汁试图回忆起发生的往事,奈何混沌的记忆乱成了一锅粥,和一堆堆的名词混杂在一起,冲击着他又疼又糊涂脑袋,让整件事情反而变得更加混乱。


  魂器……冈特家……变形术……长生不老……他头痛地闭上眼睛,干脆放松身体地躺在了魔法阵中央。


  “不过,在这之前……”那个站在云上的神棍否决了他一系列比如“到几百年后的未来世界比如星际迷航”,“秒杀一切的最大武力”,“成为中央电脑”等等bug一样的要求后,极度不耐烦地答应了他一路说下来要求最低的最后一个——“那我还是要黑头发黑眼睛总行了吧”。


  习惯了的审美,毕竟难以改变。


  躺在地上不知休息了多久,他等自己好容易恢复了不少力气,立刻就借助那条啰嗦大蛇的帮助“走”出密室。尽管腿还在打哆嗦,在隔壁的盥洗台上撑着手的他无暇顾及别的,只是牢牢地盯着镜子,脸色渐渐发青。


  飘在空中的蜡烛发出温暖的火光,照耀着不大的室内。


  梅林你这个老混蛋!这是什么鬼长相!


  镜子里那张原本就白中带青的腊制面具般的脸,在怒气和惊恐的复杂表情里,简直堪比古墓僵尸了。


  现在黑袍人终于从混乱的记忆里挖出了最重要的信息,这一世,他有一个好听极了,对某些人来说非常耳熟的名字:Tom Marvolo Riddle。


  当然,这个名字有个更让人耳熟的念法,叫做伏地魔。


  鼎鼎大名啊,兄弟。


  里德尔望着镜子,没错,是黑头发,黑眼睛,他盯着自己那已经有点竖起来的瞳孔。但是为毛却是一张一眼就不是正常人的脸,还是极其古怪的审美长相。


  镜子里的整张脸看上去就像一个腊做的面具,在扭曲的表情里,暴露出像死人一样不同寻常地苍白皮肤。深色的眼睛里似乎充斥着血丝,让人不寒而栗。


  里德尔花了好一阵功夫,才把脸色调整回面无表情。至少,面无表情的时候看上去顺眼多了,只是像戴面具,而不像青面獠牙之鬼。


  他不仅接手了这副印堂发黑颇具衰运的长相,还戴着一个英国人的名字!而一想到这个名字,他又眼前一阵发黑,几乎要抑制不住地吐血。


  “哦,我的主人,你还是一样的威严……”突然间爆裂的咋咋唬唬的高歌,如破锣一般炸响在房间里。


  里德尔想都没想,一道极其熟练的静音咒语就从他苍白的指尖流出,瞬间跃入了突然张开口高声歌颂的镜子里。这个挂在墙上的奢华的金色器具呻|吟着晃了一下,立刻安静了下来。


  新鲜出炉的魔王回过神来盯着自己的手,有些惊讶于刚才的潜意识发作。


  原来刚刚就是魔咒啊,里德尔颇为惊异地想,只在电影上看到过的超能力,如今居然能够为自己所使用,不得不说,他的心里还是不可自抑地兴奋了起来。


  只是一想起自己目前的“穿越”身份,他又烦恼地沉下了脸。


  “梅林该拔光的头发!”里德尔嘟哝着,咬着牙齿狠狠地诅咒那个白衣服的神棍小孩。


  哈利波特啊,他只陪侄子侄女看过电影,基本细节也快忘光了,但是那个没鼻子的大魔王做成的一系列恶搞图,在网上流行了好一阵子。


  伏地魔……堪称童话故事届中算得上数一数二的著名的反派之一,分裂了自己灵魂的傻瓜。现在他还剩多少?哦,还剩1/8……喂喂,胡说八道!记忆里的知识汇聚成另一个小人,大声唾弃反驳着他,谁告诉你是平均分开的!


  得,就算灵魂不是那么撕开的。目前他也已经分裂了三个魂器——而从地下室里顺手捡上来,原本砸在醒过来的眼前地面上的那个戒指,正是本来计划中的第四个。


  ——冈特家的祖传回魂石。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庆幸,打断了某人正在慢性自杀的行为。


  回魂石啊,死亡圣器的印象他是最深的,毕竟是最后一部电影。想到这里,里德尔开始仔仔细细地端详放在洗手台旁边,看起来貌不惊人的古朴戒指。


  在记忆中,从莫芬·冈特那个老疯子的尸体上拔下来的时候,他还一度以为这是斯莱特林的传承的开启信物。


  真是可笑,魔王嘲讽地扬起嘴角,镜子里倒映出冷厉的面容。如果斯莱特林家族但凡还有一丁点财产,又怎么会让他的后代穷困潦倒到一个个发疯死绝。


  唉,就戴着玩玩吧,里德尔摸了摸古朴无光的黑色的宝石,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只有杀伤力没有亲和力。不过起码,这个戒指本身看上去也挺不显山不限水的。


  等按照记忆里找到魔药柜,里德尔已经步履蹒跚,艰难地穿过了整个房子。作为一个“食死徒”的组织中心大本营,这个宅子不算小啊。


  里德尔在心中好奇地啧啧做叹,走马观花了一路奇异的装饰品,最终来到了二楼的主卧。


  入目是一个简洁冷清的房间,没有华丽刺眼的颜色,基本是银色和黑色的装饰,能够看出来原主人苦修的性格。而对里德尔来说,勉强还能接受。床倒是挺大的,让人一眼望上去就觉得躺上去应该很舒服。


  “营养药剂,回复药剂……这个是,”里德尔的眼神落到柜子里的一罐珍珠白的液体上时,露出微妙的表情,“灵魂稳定剂。”


  他迅速灌下所有需要的药水。屏住呼吸,皱起眉头等苦涩的味道消失。不一会儿,那一路走来伴随着他的一阵阵撕裂般的头痛,就终于减缓了很多。


  里德尔漫不经心地盯着灵魂稳定剂的空瓶子,看来不知道消失到哪里的原版已经有了分裂灵魂后产生的明显的黑魔法副作用啊。


  打算好了从头开始梳理一切环境,里德尔放松自己,靠在了椅子背上,手指敲打着桃木的圆桌桌面。


  “现在是1967年,”呃,他毕业已经过了22年……换句话说,他已经40岁了。


  一瞬间魔王的脸色有点扭曲。


  莫名其妙成为了一个老男人让他吐血。


  而从书桌上方的装饰镜子里,看到自己成了个脸色青白的还不算是毁容,但气色极度糟糕的老男人让他更想吐血。


  “梅林应该被剥光的蕾丝裤!”里德尔继续在心里愤愤不平咒骂了不负责任的小孩后,他指天发誓着一定要立刻融合魂器,把正常的人样弄回来。因为就在刚刚,他的眼前飘过了一张梳理记忆时候,曾经帅气英俊的脸庞。


  十六岁的。


  多美好的青春呐,如果老蜜蜂在的话一定会如下感慨的。呃,不对,里德尔在心里唾弃自己,怎么能把偶像邓布利多校长称为老蜜蜂呢,这个原版留下的潜意识坏习惯一定要改过来。而且,邓布利多,多么伟大的人哪……


  第一个引导他走进巫师界的人,第一个向他揭示神秘的魔法力量的人,第一个在所有人追捧他时却拒绝承认他的人,第一个吸引了他目光让他发誓要有所建树的人。


      (那时候斯莱特林新生的第一堂课是变形课)


  他们的命运从魔杖中的凤凰羽毛紧紧相连……


  呸,这个走向有点不对。


  简单来说,如果要让现在的里德尔自己把他对校长的认知一切浓缩成一句话——邓布利多是电影中他最崇敬的偶像。


  可惜命运的浪潮把他们推到了对立的方向,里德尔悲痛地意识到(同时一边诅咒着),那个白痴梅林给他安排的职业是大反派——黑魔王!——仅仅因为穿越前的伏地魔是黑头发黑眼睛。


  话说斯内普也是黑头发黑眼睛啊?!里德尔怨念地想,但在回忆了一通某魔药教授的坎坷经历后,他发现此人好像也不比现在好到哪里去。


  唉,总之一切都是死小鬼梅林的错。


  至于曾经的麻瓜里德尔为什么会崇拜邓布利多……原因是他诡异的性格审美。他欣赏能用不惜一切代价的自我牺牲取得成功的领导者。而且,同时期的另一部叫做《魔戒/指环王》的电影里,白巫师甘道夫和他的相似度(混淆度)也让他加倍关注了这个角色。


  在伏地魔记忆里,倒是有不少他读书年轻时候,邓布利多上变形课的模样。那个时候的红发巫师还不是满头银发,没有长长的银色胡须飘过胸前,但一样的眼神锐利气度风流。更别提,伏地魔还收集了不少年轻时代的邓布利多的画报资料。


  至于为什么二十多年前的小小课堂还记得那么清楚,只能说,仇恨的力量是伟大的,伏地魔的记仇是长久的,黑魔王的天赋是过目不忘的。


  那些本来是用作寻找把柄以“钳制政敌”的画报杂志,随着伏地魔的壳子换了主人,也立刻就从原本“消灭敌人就要从了解敌人做起”不怀好意的战略目的,彻底转移成了实打实的粉丝福利。


  似乎还有一份是邓布利多签名的限量版……(所以原版的伏地魔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收藏的——!作者汗)


  在灵魂分裂和穿越里,散乱成碎片的复杂记忆融合在一起,似乎在无人察觉的时候,丢失了一些极为重要的叫做逻辑的东西。但很明显,这个刚刚走马上任的魔王压根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Voldy,我饿了!”纳吉尼白蛇在卧室的地毯上字面意义上地翻滚,打断了正在某人梳理的沉思。


  “哦,好的,纳吉尼。”蛇语下意识地从口里流出来,他站起身,“我们这就去吃饭!”






-----

胡言乱语:

17年的坑(远目)目前复健+填坑中,有存稿会一直维持日更。

求评论求抽打!

评论(20)
热度(620)
  1. 共68人收藏了此文字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