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归巢·番外二【俞亮X时光,方绪X白川】

亮光番外《相约在盛夏》  

 

 

     在方圆圆人生的第四年里,她逐渐发现大人们最喜欢问她的问题:“你爸和你爹,你更喜欢谁?”

     方圆圆总会响亮得说:“我爹!”于是白川笑着打圆场说童言无忌,而方绪则哀怨看向女儿,一脸受伤状。但好事长辈往往仍不罢休,还会追问她:“那你为什么不喜欢你爸爸?”

     方圆圆撅起小嘴:“我觉得我爸对我有意见,才会给我起这个名字……我到底哪里圆了?”

     女儿家爱美乃天性,但让听众捧腹的关于脸圆还是肚子圆的抱怨,不止是为了她在幼儿园里荣获“滚滚圆”的绰号。就像是姓柳被起名为“柳州州”、姓沈被起名为“沈阳阳”一样,方圆圆觉得自己的名字在方圆市,就是道靓丽的风景线。

     究竟为什么要用地名做她的名字?小公主怨念得想,并自这时起,一颗心中就萌生了要走天下闯荡的念头。

     一定是方绪对她有意见,她气鼓鼓得断言。在她能提出自己的意见前,就一言堂得写到了户口本上!

     而且有时候,方绪对爹爹也是这样。

 

     “你也不尊重我爹的意见!”

     早餐桌边,方绪听了哭笑不得,边把木勺子递给小公主,问道:“圆圆,我哪有不尊重你爹?”

     方圆圆瞪大的眼睛蕴含着鲜明的指责,她从电视剧上学到,这样更有说服力:“我昨天晚上听到房间里我爹说不要了,你却说继续的。”

     面对她童言无忌版的控诉,方绪一噎,转头瞥了眼正端着炒蛋上桌的白川,半低着头,嘴角一勾,对女儿狡辩道:“……那你爹是口是心非。”

     刚坐下的白川顿时在桌下踢了他一脚,瞪了他眼,耳尖却红了。

     方绪咳嗽了声,收到警告的视线,顿时又改口道:“好,那我以后一定尊重你爹的「意见」。”

     方圆圆“哼”了声,昂着头吃着谷物燕麦,摆明了不信他的鬼话。

 

 

     除了又爱又恨的方绪,和最最最爱的白川外,方圆圆也被问过“除了他们,你最喜欢谁?”的问题。一般来讲,客人们期盼的答案是不一样的,而人小鬼大的她已经学会了分类讨论。

     如果是桑原、俞晓旸、林厉、爷爷奶奶来问,她的回答绝对是正对她提问的本人:“是桑爷爷/俞爷爷!”然后收获一顿“圆圆真乖”的夸赞,满面笑容和糖果玩偶的奖励。

     而如果是不相干人士的纯属好奇,她的回答就客观多啦:“我喜欢时光哥哥……”她画着脚尖说,“还有俞亮哥哥。”

     俞亮一次纠正她“不要叫叔叔,叫哥哥就行。”说罢侧头看了眼时光。时光顿时帮腔道:“没错,圆圆,嘴甜有好处,把人往年轻了叫。你俞亮叔叔人老,但不服老。”

     俞亮顿时拆台道:“时光,我记得你似乎和我一样大?”

     “这不重要。”时光得意洋洋:“重要是我是圆圆的哥哥。”

 

 

     在方圆圆眼里,他们的关系好得出奇,还总是成双成对的出现。时光是她最喜欢粘着的人之一。每次他来,都会带着她玩最新的恶作剧,和各式各样的新奇游戏。俞亮性格则截然相反,严肃又沉静,但却会在边上给她和时光剥果仁吃,还会给她买最新的芭比娃娃玩偶。

     听见门铃声一响起,方圆圆顿时兴高采烈得从餐桌的座位上蹦起来:“今天是时光哥哥来的日子!”

     说着像只小鸟一样冲到门口。


     白川连忙跟过去,拉起她的手,帮忙打开了大门。时光和俞亮果然站在门口。只是二人脸色通红,气喘吁吁,看上去就像是一路跑了过来似的。

     “白老师!”

     “师兄!”

     时光打完招呼,又蹲下身,笑容满面得问候小公主:“圆圆,早饭吃完了吗?”说着捏了捏她的鼻子。方圆圆乐滋滋说:“吃好了!”

     白川让他们换上拖鞋,边问:“怎么了,这一路风风火火的样子?”

     只见二人对视了眼,像是紧张了些。

     “我们……有事情找你们!”时光忽然站起来大声说。

     他又和俞亮站在门口,有几分手足无措似的贴地紧紧得。白川看出了他们奇怪的僵硬,不由一笑:“别杵在门口了,有事进来说吧。”

 

 

 

     方绪已经收拾好了餐桌,正坐在客厅沙发上一手捧着茶杯,一手捞起报纸。“哟,时光,小亮。”他悠闲得翘起腿。

     白川正问二人要不要喝茶,时光却推脱了:“不用不用。”白川又问:“要不坐下?”时光又摇摇头:“不用了。”

     他和俞亮两个人站在客厅中央,像是两根笔挺挺的杆子,脸上紧绷得模样仿佛面临赛场。这下连白川都知道,他们要说出口的绝对是一件大事。

 

     “师兄,我们要结婚。”

 

     方绪正拿着的茶杯一下子从半空中一歪,滚烫的热水差点飞溅出来:“什么?!”他丢下了茶杯,拿起纸巾胡乱擦着,眼睛却瞪向不知何时已经牢牢握住了时光手的俞亮。

 

     “我和时光,我们准备领证。”

     像是不知道这是个重磅炸弹,俞亮又重复了一遍。时光的脸虽然红,但却在边上点了点头。

     偏生方圆圆还好奇得问:“爸爸,领证是什么?”

     同样被这消息震得大脑一片空白,白川完全的惊呆了,他顾不上女儿的问题,下意识问道:“你们不是刚满22吗?”

 

     时光和俞亮齐齐点点头,说:“没错,就是为了符合领证的最低年龄……”

     方绪像是火烧屁股似的坐不住了,他从沙发上腾红着脸站起来,一手叉起腰:“等一下,就算你们是AO也不代表……”他的大脑陡然飞快地回忆过他们平日里焦不离孟的模样,一口气卡在喉咙口,手指在空中乱舞了阵,转而问:“不是,你们结合了?”

     只见俞亮和时光两人的脸顿时红了,这般反应却比语言还要明显。

 

     白川连忙推开张口结舌激动中的方绪,他问:“你们什么时候结合的?”

     这个问题却让两人脸红更甚。时光低着头,声音细若蚊蝇道:“其实……咳咳,昨天不是我生日,我们就……”

     他意识到有些限制级,慌忙吞下了一半。

     俞亮却接口道:“其实我们在一起很久了。师兄,我以为你们都知道啊。”

 

     正要开口的方绪又被他这一句话堵上了。

     没错,每个人都是知道一点风闻。毕竟自打国青队开始,时光和俞亮铁了心的粘在一起做他们的连体婴儿,一起练棋、一起吵架,一起打比赛,完全不顾旁人的目光与流言。久而久之,连他也不知道两个棋手是在“恋爱”还是“柏拉图”。但是就算是恋爱,为什么会突然跳到领证?

     想到这里,方绪隐隐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边上的白川还在努力对他们解释:“这个……是这样的,AO结合是事实婚姻,所以不用领证也有法律效应的……”

 

     方绪抬手推起眼镜揉了揉眉心,又放下手,露出一张生无可恋的面容,他看向俞亮问:“老师知道了吗?”

 

     像是一语击中了关键之处,他干巴巴的问题让客厅变得安静。时光无辜得转头去,看着身侧的Alpha俞亮,俞亮则一样用无辜张大的眼睛看着对面的方绪。

     方绪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会在自己端正严肃的师弟脸上,看到时光版的经典装无辜表情,只觉得额角一阵跳动。

     就听俞亮说:“师兄,不是还指望您……去说一声吗?”

 

     另一只靴子果然落了下来。是,俞亮从小便怕爹,一直以来都是方绪担任他们父子间的调和剂。但方绪忍不住在内心咆哮起来:难道我不怕吗?

 

     “你自己去!”他怒气冲冲道,一甩手。一想到要面对俞晓旸交代这种事,还不如让他和桑原打十番棋。

     只听说过长兄如父,没听说过长兄受苦的。没道理,俞亮连这种事都要拉他下水。

 

     时光顿时耷拉下表情,左看看、右看看,嗫嚅恳求道:“师兄……白老师……你就帮帮我们吧。”

     就是要被棒打鸳鸯似的。但时光的撒娇一直都很管用,起码白川很吃这一套。他坐在沙发上,忍不住转头瞥了眼方绪。

     俞亮正盯着他的师兄,像是十分恳切又有点焦虑,提议道:“要不……我和时光搬去首都吧。”但方绪听了,差点没气得冒烟,他哪里不清楚俞亮的意思,这就是在威胁他。这俩人到好,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真是黄金搭档。

     等二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方绪身上时,坐在沙发上的白川也扛不住时光的视线,不由转过头来,看着他道:“方绪,你说。”

 

     方绪:“……”

     别看我!!

 

     他深吸了口气,咬牙切齿道:“俞亮,我们需要谈一谈。”最后三个字几乎是挤出来的。

     只见俞亮和时光一听,下一秒,他们脸上一个愁云惨淡、一个皱眉不安的表情瞬间都消失了,就和变戏法似的,变得兴高采烈起来。这就是方绪应下的意思。

     时光顿时抓起边上还云里雾里的方圆圆的手,笑嘻嘻道:“走,圆圆,我们到楼上玩儿。”却把场地留给了方绪和俞亮这对师兄弟。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一脸严肃的方绪和俞亮面对面坐着,中间的茶几上放着白川倒给他们的两杯水。白川又拿来一碟干果与瓜子,边问俞亮:“吃水果吗?”

     “白川,别打岔。”方绪恼道,给他使了个眼色。他正打算盘问到底呢。

     白川“噢”了一声,却转过头去忍不住脸上露出一个偷笑。和方绪相处这么多年,他那里不懂他的眼色。又看俞亮紧绷的脊背,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生怕一个答得不好,他和时光就会被棒打鸳鸯似的。

     其实,方绪根本是要使坏欺负他师弟吧。

     厨房里,白川微笑着弯起眼睛,边拿出一个火龙果切开,想:明明所有人都看出俞亮和时光的情愫涌动了。

     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天天腻在一起,但又似乎围棋里一直一起下棋也没什么奇怪的,又好像他们面对面坐在棋盘边的场景,是上天注定的和谐。

     “命定伴侣,”白川想到AO结合的另一种称呼,天作之合。

 

 

 

     隔壁的会客室里传来俞亮的声音:

     “师兄,就是北斗杯的事儿,你还记得吗?”

 

     “你是说时光分化那件事儿?”方绪回忆起那时候的鸡飞狗跳,还有第二天上报纸上的照片。俞亮比时光年龄大,打比赛之前就已经分化成了Alpha。而时光好巧不巧,就在酒店门口,晕倒在了俞亮的怀里,这张经典的公主抱姿势被媒体抓拍到,瞬间登上了报纸和网络……

 

     俞亮的记忆不禁飘回了那天早上。夺得人生中第一个世界冠军的兴奋,好似还历历在目。

     时光和他嗨到半夜,一脸得瑟“看韩国主将高永夏的脸色有多臭”,还说了很多很多胡话。但是,第二天,他从爬起来就一脸菜色。俞亮紧张得摸着他的脸庞:“时光,你是不是发烧了?”

     时光说:“没事儿,我们今天不是要去玩吗?我就是昨天睡得晚了点。”

     俞亮担忧得看着他,但却拗不过时光。等两人吃完饭,走到酒店门口准备找方绪,时光还正说着:“我没事,不用去医院。”就腿一软,直勾勾晕向一边。

     俞亮吓得立刻抱住了他,恼怒道:“你这状态,还不要去医院?”随即,他就闻到一股清甜的,好像是糖豆的味道从近在咫尺的人身上飘散而出。

     “俞亮……我好像,没法出去玩了。”时光昏昏沉沉得说。

     这一刹那,俞亮的耳边只余下嗡嗡声,他慌忙说:“时光,你不是发烧了。你……你分化了……”

     仿佛手里的人乍然变得滚烫。他想放手逃走,却根本舍不得、松不开。俞亮只觉得心跳加速,面部燥红,应激而生的Alpha气味顿时包住了时光——但是,不可以!俞亮在内心用理智克服生理本能。

     他抱起时光,冲向酒店里,用韩语对大堂经理大喊着:“快叫救护车!”

 

 

     “我记得那件事,”方绪边回忆着说,叹了口气:“我和白川老师吓死了。你和时光两个都不让人省心。我们差点以为要惹出外交事故。”

 

     俞亮听了忍不住嘴角微翘。他还记得等在医院单人病房的外头,手里握着白川给他买来的热咖啡。自动售卖机的咖啡十分难喝,但俞亮根本无暇注意那味道。

     他只觉得心里滚烫,就好像时光的气味还飘散在他的鼻尖。

     甜甜的,有些清洌,又十分好闻。

     俞亮从未闻到过如此难忘美妙的气味,就像是卷走了他沉静外表下的全部理智,唤起深层的感情湍流。

 

     在此之前,俞亮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他的Omega会是谁。一直以来他的眼里只看得到干净的围棋,和同样干净纯澈的时光。他理所当然得认为他会一直一直和时光下棋。

 

     而时光分化成了Omega——有点意料之外。其实,他从不在意时光会是Alpha或Beta。

     但俞亮忽然发现,他的手在微微发抖。紧张不已之余,他内心的深处却欢喜不已,就像快乐从泉水里咕嘟嘟涌出来,幸福冒着泡,他自己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直到他走进病房,看到时光被打了抑制剂后,恢复了红润的脸庞。一下子,他就忘了AO之类的事。

     时光对他腼腆一笑,无奈又遗憾得道:“对不起,旅游计划泡汤了。”

     俞亮却摇摇头,坐在他的病床边道:“没事,我陪着你。”

     身为病号时光的眨着眼,忽然期盼得说:“俞亮,你有带围棋棋盘吗?”俞亮笑了下,从包里掏出了时光的折叠棋盘,放在了二人的中间。

 

 

     “我因为那件事,我第一次意识到,时光是不一样的。”

     俞亮的眼睛柔和,像是微微闪着光:“不是说因为他是Omega。而是我忽然就意识到,我眼里从来没有介意他的性别,或是介意他的第二性。只要和他下棋,那他就永远会是最特殊的那个人。”

     方绪侧头看了眼正递来切好的水果盘的白川,看见他浅浅笑着。他忽然想,俞亮比他要幸运得多,或者,他能领悟到这点,是因为他走来的路更纯粹和直接。

     “我发现,无论时光是Beta还是Alpha还是Omega,我都想要他。”


     方绪咳嗽了声,这告白还是留给某人当面说吧。在他和白川面前秀恩爱,俞亮还太嫩了点儿。

     “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自然而然得在一起了。”俞亮一脸理所当然得说。

     “……”方绪无语了片刻。白川却有些好笑,方绪还以为谁都和他们俩似的,好端端的喜事儿整出个地狱难度来。


     方绪不甘得敲了下桌子,继续盘问道:“所以,小亮,具体是什么时候?”他做了个手势:“你们什么时候戳破了窗户纸?”

     俞亮脸上顿时红了,嘴角却忍不住地浅浅上扬,低着头喝了口水,记忆就像是飘回了美好的过去:“是首都集训的时候,就是你和白川老师婚礼后的夏天……”

     北斗杯后,他和时光被同时选入国家队,结伴去往首都。如今,再想起当年婚礼那天的鸡飞狗跳,还是有些好笑。“那天,我和时光担任你们的伴郎,当时有人来调侃,说我们是才貌双全的般配。然后到了北京,我们就说明白了……但是我们那时候约法三章。不能影响下棋。不能影响比赛。还是以未来为重。”

“你们就柏拉图了这几年?”方绪忍不住拷问,显然对血气方刚的两个年轻人的克制力存疑。

     俞亮耳朵微微一红,方绪就知道习惯性往限制级方向带,但他没那么傻,全透露给他师哥。


     说起来,那天杨海到白云机场接完机,半夜就把他们带到了三里屯,还说:“满18了没有?差不多就行。这是你海哥的主场。”俞亮和时光在酒吧一条街晃了一阵,大开眼界,又听杨海说,后海那边也有几个清吧,明天晚上吃饭在那儿见。

     第二天下午,他们在后海公园边上闲逛等杨海的时候,时光忽然说:“俞亮,我问你件事儿。”

     俞亮看着路,手里拎着时光的背包,直觉却像是知道了什么:“你说。”

     “你愿意多一个男朋友吗?”时光永远那么莽撞,热着脸却那么直截了当。

     俞亮停下脚步,转过头,认认真真得看进他闪亮的眼睛。他掩盖不住胸口的滚烫的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定了定神,耳朵却红了:

     “好啊,我答应你。”

     像是树上的蝉鸣都变轻了些。他看见时光顿时不好意思得垂下眼,又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他,最后,嘴角微翘着转过头去,“嗯”了声。俞亮却仿佛能闻到他身上都在散发的喜悦——或许,那不止是信息素的味道。他也让自己淡淡的茶叶味散发出来,与时光的清甜糖豆味融在一起。

     “俞亮,我好像闻到了一个味道。”时光忽然说,望向湖面。俞亮一愣带着丁点疑惑:“什么?”他却笑了,手扶着栏杆望向后海的湖面,大声说:“我好像闻到了夏天的味道。”

     俞亮走到他的身畔,伸手抓住了他的指尖,接着,又拉住他手,十指相扣。时光转头望着他,却见他慢慢凑近来,眼睛一眨不眨盯地凝视着。时光脸腾地红了,他躲避道:“俞亮!”

     明明出口告白的是他,为什么反到心跳加速、紧张起来。

     俞亮的脸也微微红,却见时光羞得低下眼睛,挣开他的手,咳嗽了声:“大庭广众啊。”他和小鹿似的跳开了,沿着湖畔石子道路朝前方跑去。俞亮急忙叫到:“时光!”却见时光笑着转过头来:“来追我呀,小俞老师。”

 

 

     “你想到什么了?”方绪挑着眉毛,半心领神会的模样:“看来不柏拉图啊。”

     俞亮忍不住叫了声:“师兄!……我们结合不会耽误下棋。就和你们一样。”他岔开话题。

     “行了行了,”方绪打断了他左支右绌的狼狈之中,“你打算怎么和老师说?”

     “……不知道。”

 

     方绪忍住喉咙口的叹气,眼睛一转,决定另一个角度打消二人闪婚的冲动念头:“你们说要领证,那你们知道要哪些材料吗?”

     “有啊!都准备好了,”俞亮眼睛忽然亮起来,他拿过自己的包说:“我和时光把户口本都拿来了。”

     “……你把户口本都偷出来了?!”方绪再一次刷新了对师弟的认知。

     “是拿,”俞亮纠正他的用词。他与时光可是正大光明,没什么好掩饰的,“师兄,你带我们去民政局吗?下午行吗?”

     “……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和老师交代一下……你们都成年了也不行!……我和白老师不一样,我们那时有独立行为能力了!……小亮,不要狡辩!”

 

 

 

     楼上,方圆圆忽然好奇问时光:“哥哥,你要和俞亮哥哥领证是什么意思啊?”

     时光笑起来,拿起她的芭比娃娃和一个王子,说:“就是两个人,决定一直一直在一起。”

     “就和围棋一样吗?”

     “如果是围棋的话,就是哪天你能找到一个人,一直一直陪你下棋。”

 

     时光弯了弯嘴角,眼底也变得柔和起来。

     昨天中午老同学聚会给他庆生,席上江雪明忽然问:“时光,你是不是谈恋爱了?”时光道:“啊?”

     江雪明指向他道:“大家好容易聚会吃饭呢,你只看手机笑。”

     时光顿时讪笑着收起了手机,其实是观战室的俞亮在给他悄悄发短信。他想起这几年里,俞亮为他打破规矩的事儿太多了。他甚至学会了翘棋院的课,和他翻墙去逛胡同,一起分享一根冰糖葫芦,看着他一脸糖渣,就笑着替他抹掉嘴角的一点冰糖,自己也分一点儿指尖的甜味。

     盛夏树荫下,蝉鸣穿梭在微风间。二人一追一逃,跑累了,便随便挑个小卖部门口,买俩瓶汽水,气喘吁吁地靠在墙上,笑着互相干杯。连他都说不清到底是谁影响了谁。可能是他带坏了俞亮,也可能是俞亮带着他,去体验了崭新的人生。


 

 

      方圆圆仰着头,小脸上眨着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手中的王子与公主。时光却把玩具们放下,笑嘻嘻捏了捏方圆圆的脸。笑闹了半天,方圆圆忽然抱着他的手,撒娇问:“时光哥哥,现在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时光脸一热,他经常拿这个问题逗方圆圆玩,没想到小公主也会反击了。他咳嗽了声说:“有很多啊,我爱我妈妈、我爷爷、俞亮,还有我的好朋友们……”

     “我是说最喜欢的。”方圆圆半鄙视得纠正了他的读题错误。她强调了下“最”字,最就是天下只有一个的。

     “就像我最爱我爹地,王子最爱公主,天底下你最爱的人是谁?”

     忽然心跳如擂鼓一般,在那双清澈的孩子眼睛注视下,时光不禁脱口而出道:“是……俞亮。”脸上却燥成了一片滚烫。


 

 

 

 

(完)



---

嘻嘻嘻,不甜不要钱~顶锅盖跑

评论(29)
热度(792)
  1.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