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归巢·结婚番外【方绪X白川】

番外《高调下棋,低调结婚》

#含亮光

---


 

 

      “白老师?”

      中山路边的白川从手机边转过头来。只见一辆黑色的丰田车堪堪停在他跟前,险些蹭到马路牙。从降下的车窗里,露出副驾驶上一脸余悸未消的俞亮,还有正在驾驶位上兴奋冲他招手的时光。

       “哟,时光?你们怎么在这儿?”白川问。

      时光刚成年,驾照拿到手才一个半月,正一脸兴奋得当他的马路杀手。他忽然对俞亮道:“你去给我买本杂志。”俞亮转过头看着他:“什么?”时光推了推他的手臂,指着街角不远处的书报亭:“去买天下围棋。”

      白川忽然觉得这场景有点眼熟,乍然想起曾有一回撞见过方绪也是如此使唤身边的人,不由几分好笑。北斗杯以来,时光这才和方绪混了多久,居然就好的不学,坏的全收。

      俞亮一脸无语,却还是让他推搡下了车,走之前还瞪了他眼。时光却一脸得瑟得冲俞亮抛了个媚眼。白川见了,心里只觉得这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什么事儿吗?”白川一笑,敏锐觉察到这对年轻棋手间的微妙情愫。

      有故事啊,他想,晚上得和方绪说说。

      时光笑嘻嘻道:“哎呀,正巧撞见您。一会儿杂志来了您就知道了。老师这是要去哪儿?我和俞亮送您吧。”

      他倒卖起关子来了。白川哑然失笑:“不用了,我叫个出租车一会儿到了。”再说,坐时光这车他也需要些勇气。

       “没事儿,不用出租车了。您放心。我老司机了,开碰碰车长大的。”时光竭力试着说服他,又忍不住问:“那什么,白老师,婚后生活怎么样?”

       “忙的要死。”

       “……真实。”时光想,他本来以为会有些什么甜蜜故事的。

      却听见白川问:“倒是你,分化到现在没遇上什么事情吧?”

      时光是在北斗杯结束后的第二天分化成Omega的,本来那天是休息,方绪和飞来首尔的白川,准备带着冠军们去景福宫和乐天世界玩。结果,时光愣是从早就开始发烧,直接就送进了医院。

      幸而俞亮和在场的其他Alpha,都受过相应紧急发情事件的训练,没惹出大乱子。但因为媒体都还没走的缘故,时光的事儿,直接就上了报纸。

       “哎呀还行,我也不是棋坛第一个Omega。”时光挥挥手,笑容灿烂。

      恰好俞亮脸色冷冷,拿着围棋杂志回来了,他说:“就有三本,我全买了。”

       “白老师,上车吧,”时光睁大他那圆滚滚的小鹿般的眼睛邀请着。

 

      白川看了他们一眼,果断坐进了后座。

 

 

 

      天下围棋·2006年第04刊。

      白川抚着杂志封面,习惯得先翻到中间几张彩印页,只见正当中的A3联页上,不出所料缠绕了一片的粉色的玫瑰。标题写着:《高调下棋,低调结婚》。时光还转过头来说:“白老师,有你和绪哥的结婚报道吧?!”

       “专心开车。”俞亮忙摁回他的头。

 

 

 

 

《高调下棋,低调结婚》

 

        3月末,这个春暖花开的午后,在扬子江畔,棋界当红伴侣,名人方绪九段和白川五段喜结良缘。

        方绪与白川是在一年前,正式宣布结合关系的。这对命定情侣的缘分,起源于孩提围棋启蒙生涯,从那之后就开始了这场十几年的爱情长跑。一位白川昔日的同事在婚礼现场回忆说:“少年宫的老师都知道,经常能在白老师的办公室附近看到方绪的身影。这是段十分甜蜜的地下恋情。” 

        不久前,韩国首尔举行的北斗杯世界青少年围棋赛上,方绪带领国青队为中国夺得冠军。白川和家人亲临现场,观战了这次比赛。这场胜利也被称为“献给两人婚礼最好的礼物”。


        方绪九段下棋与为人一贯高调,但这次结婚却十分低调,一反常态。婚礼现场只邀请了约150位亲朋好友到场。“我们认为这是个私人时刻,所以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低调,”白川说。

      问及婚后的职业准备,他表示:“在结婚后,肯定会优先考虑家庭,也会一直低调下去。新婚生活是很重要的事。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们都对支持的人们表示感谢。”

       携手共渡种种风波,让这对AO棋手共享了许多甜蜜的回忆。而经过打磨,昔日傲气逼人的方绪也逐渐学会了低调。在整场婚礼中,他都表现得十分紧张又不失沉稳。

 

       婚礼现场坐落在方圆市滨江的一处私人花园中。美丽的红白玫瑰装点了草坪边的花坛,四处都洋溢着幸福的春光。仪式上,俞晓旸九段代表棋界做了发言,鼓励新人要:“开启新的篇章,勇往直前。”看来,自从去年的名人战相争之后,围棋界这对“第一黄金师徒”已经愉快和解。

         作为俞亮和时光曾经的兴趣班启蒙老师,白川也邀请了这对棋坛冉冉升起的“双子星”担任伴郎,活泼的年轻人给大家带来了许多欢声笑语。

          结婚仪式上担任司仪的是杨海八段。他说:“我真心的祝福他们在接下里的生活中,和接下来的赛场、教室里,能够继续缔造出一个又一个的美好神话。”身为二人的老友,他还在现场真情流露地回忆了昔日年少时的趣事,说到动情处,方绪感动地双目泛泪、脸色通红。

 

         仪式的现场,方绪身着白色礼服,胸前戴着红色玫瑰。白川则着黑色礼服,戴着白色玫瑰。神圣的婚礼进行曲中,白川母亲将他的手交给了方绪。见到这一幕,许多赛场上十分严肃的棋手们都热泪盈眶,为他们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全体嘉宾的见证下,二位新人宣誓,并进行了誓约之吻。

        棋圣桑原九段给新人当场题词祝福:“高调下棋,低调做人。”方绪和白川幸福微笑着,激动地收下了他所赠予的佳句和墨宝,并表示会挂于客厅中用以自勉自励。

        据悉,婚礼结束后,方绪将飞韩国参加第十届LP杯世界棋王战,棋迷们都对此翘首以待,并戏称为“蜜月旅战”。

 

 

(特约记者 陈晓)

 

 

 

 

 

      白川的思绪从报道上收回来,脸上带着点浅浅的笑。只听见前排的时光和俞亮又开始吵吵嚷嚷斗嘴,似乎在争论走那条路最快。他不由莞尔一笑。

      记者陈晓还是一如既往得善于粉饰太平,他想着。望见文字边上,几张现场照片,不由回忆起不久前结婚现场的一片鸡飞狗跳。

 

 

 

 

 

       “渴死我了!”

      白川一来到草坪角落的小圆桌边,就二话不说就抓起托盘上的一只玻璃杯,灌进了一大口。刚入口的味道让他险些吐出来,勉强咽下去后,才问:“怎么是酒?

       “白老师,是香槟啦。”边上的俞亮和时光对视一眼,忍不住笑着说。

 

       “……我以为是汽水。”白川无奈道。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会儿拍照前,请来的化妆师可能又要扑过来给他补妆了。

      明明是天气舒爽的春天,不知为何,他却止不住得在流汗。兴许是紧张的缘故,他想起刚才车里的方绪说,握着他的手。而从下了婚车开始,他们就没有停下过片刻的脚步,忙得像是两只陀螺团团转。

 

       “白老师,LP杯你去不去?”俞亮问。白川好容易攒到一个机会休息,闻言不禁看着跟前,两位神采奕奕的伴郎。

      年轻真是精力旺盛。俞亮和时光装束打扮与他和方绪相仿,都是一黑一白。此刻显得神采飞扬,朝气蓬勃。

      白川摇了下头:“我不去,围达马上要打围甲了。今年有几位不错的新初段,我打算看着签进队伍。”看到他们的神色,他不由笑道:“放心,进了四强我肯定周末飞去。”

       “那你们不度蜜月了吗?”时光叫道。

       “度啊,方绪说,等他拿了冠军,就度蜜月。”白川含着笑,“马上也到春兰杯的比赛了,这个月都是赛程,哪里有空度蜜月。”

      时光眼睛忽而一亮:“嘿嘿,我懂了。白老师,你这就是只要你陪着我,每天都是节日的进阶版。只要你陪着我下棋,每天都是蜜月。”

      说着还朝俞亮眨一下眼,弄得俞亮脸上莫名一红。

       “你就贫吧。”白川翻了他这个惯爱耍宝的学生一眼。

 

 

 

      不远处的另一张小圆桌畔,穿着一身挺拔白色西装的方绪,正站在俞晓暘、桑原、赵冰封跟前淡笑着,他的余光却一直盯着白川。

      谢天谢地,林厉没凑这三缺一的热闹,草坪另一头,他和几个学生还在和杨海八段说话。方绪只觉得自己快变成麻将,被棋界的三大高手搓圆了。

       “哎呀,这岁月如梭啊,一不留神你也结婚了。我还以为你会和石佛一样不婚的呢。”桑原扇着扇子道,一身黑色的中山装,为出席婚礼特地在胸口别了朵深红的绢花。

       “我还记得许多年前新初段赛上,你才十三吧,就坐我对面,小萝卜头一个,顶着个西瓜头,在那儿下的哟,一手比一手狠。哎!真是白驹过隙啊!老了老了。”

       “桑老这话说的,”赵冰封笑道,“您是宝刀未老。说不定等方绪和白川孩子生出来,您还能教他下棋呢。”

       “这个主意不错,”桑原听了收起扇子,看向俞晓旸,“老俞,你可别跟我抢。方绪,你的孩子我就提前收下了,当我关门弟子。怎么样?”

       “桑老——”方绪一脸尴尬,能拒绝吗?

      却听俞晓暘笑着道:“方绪,还不赶紧谢过桑老。”

      方绪顿时红了脸,道:“这八字还没一撇呢……”

       “啊,方绪,那你可要多多努力啊。”桑原拍了他一下手臂,几人相视一眼不由哈哈笑了起来。

 

 

 

       “你的两个好朋友这都结婚了,你还不考虑一下你的人生大事?”林厉调侃了杨海一句。

      只见他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我已经和计算机结婚了,林老,您也不是不知道啊。”

      林厉忍不住一笑。方才婚礼上,杨海主动回忆分享的,几个方绪和白川在集训队时的少年糗事,惹来了哄堂大笑,很是活跃了一下气氛,以后关于方绪藏勺的段子可能会在棋坛流传好一阵。

       “计算机也好啊,更新换代快。”林厉感慨着,“前几天方绪那围达网,不是来了个名不见经传的账号,差点把人屠版了。我们都在猜是哪个职业棋手……”

       “不是我。”杨海耸耸肩,一脸坦诚,“林老,说不定是哪个民间高手呢。现在有网络,谁都能下围棋。”

       “方绪这也算是做了件实事。”

      杨海调侃道:“哟,难得听林老,夸俞门啊。”

      林厉瞥了他眼,这点大师风度他还是有的,平日里故作姿态,其实更多的是为了给学生们施加压力:“怎么着,杨海,你心里对他不服气?”

       “服啊,”杨海一摊手叹道。“人家是九段,我八段。他这家庭圆满,事业得意;我打光棍。他的围达网做得风生水起,我这计算机狗的项目,还在和清华谈呢。”

      听他这般装模作样得数落完自己,林厉顿时逗得大笑起来。杨海和他一起笑完,又叹道:“我还是挺佩服方绪的,你说他有时候轴,他关键时候不掉链子。去年能打败俞晓旸,他已经突破瓶颈了。就看今年的LP杯,能不能拿下曹明勋了。”

 

 


 

       “怎么报道是你的工作,我们不干涉。不过陈老师,最后出稿前,要发给公司审核一下。”

      围达网媒体公关部的负责人把晨报的记者陈晓叫到一边:“一些呢,比如电风扇藏勺子的事就别放进去了。”

      陈晓心领神会。这次婚礼现场只邀请了他一家媒体方面的人。一个是看中他之前和方绪白川他们关系良好。一个是冲他过去报道都风格稳重。自从许多年前,陈晓报道过时光“九岁神童”的事情挨了处分后,他就不再追求那种虚浮鲜丽了,转而追求趣味性与真实。

       “……杨海老师可能是随口说的,就不要喧宾夺主。” 负责人道。

      其实就是怕方绪的那点八卦,上了媒体有失体面,陈晓暗暗发笑,道:“这我当然知道。报道出差错,我们也是要负责任的。”

       “他的养鱼笑话也不用放上去了。”负责人又说,“和婚礼无关嘛。”

       “明白,明白。”

       “还有仙鹤大神腿的,太术语了,不要这个。”

      陈晓点着头:“我懂了。总之杨海说过的那些小故事,和婚礼无关的、太术语的、会喧宾夺主的,都不要对吧。那最后,还剩下几件是可以报道?”

       “报道那都是你的事,我们不会干涉的。”媒体部负责人倒打起官腔来。

       “一件也没了?”

      陈晓调侃道。

      他猜这位负责人之前可能是混事业单位的,因为他正露出“兄弟真上道”的表情,笑着凑来,搭住肩膀道:

       “哎呀,陈老师,大家都是老熟人了。以后合作机会很多。不过,白老师这边的亲朋好友,你可以多采访采访。马上我们要准备,推出一个全国范围内的,围棋传续启蒙道场了……”

 

 

  

      各地的笑语闲话,一直持续到了傍晚。等婚礼正式结束后,众人纷纷告别。花园里只留下了两方的家人,正帮忙指挥服务生收拾着东西。并准备之后去方绪的家中,举行一个小小的几人家宴。

      方绪与白川二人站在花园门口,送走了最后一批宾客。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各自有几分筋疲力尽。二人转回头去,只见布置的婚礼花园中鲜花依旧怒放,晚霞染印出江波的一片火红,却像是象征着新的起点。

       “师兄,谢谢你。” 方绪忽然说。

       “为什么?”白川问。方绪正探出了手,和他十指相扣。

       “为你陪我的这么多年。”

 

 

 

 

 

 

       “白老师,我们到啦!”

      时光的喊声把白川从膝盖上的这本杂志唤回神来,他的脸庞不由悄悄一热。

      其实今天去中山路,白川正是为了注册商标的事。传续启蒙道场的标志很简单,形似“水”的篆书,不过四角各自化作了一黑一白,正好是棋盘上的四个星位。

      眼下他们正停在围达网络所在的大厦前。“怎么样?安安稳稳吧。”时光说着,得意洋洋的目光却看俞亮。

      俞亮却道:“刚要是听我的直走,还能早十分钟到,路痴就该有路痴的自觉……”

      白川不得不打断了他们,忽然邀请道:“你们要不要和我一起上去?今天一会儿,我要面试一个新初段。”

       “是谁啊?”时光边下车,边好奇问。

      白川微微一笑:“可能你们还认识。”他带着他们走进大厦的旋转门:“他是今年的小组第一,全胜定段……”

 

 

 

 

 

(完)

 


--

俞门专属告白()

-俞晓旸对明娴:这么多年,谢谢你。

-俞亮对时光:谢谢你啊,陪我下棋。不是哪一场,是这九年。


我:好的,给绪哥也安排上了_(:з」∠)_

评论(48)
热度(672)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