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归巢23【完结】【方绪X白川】

23

 

 

      又是新的一年年末,寒潮席卷了大地。跨年前夕这夜,方绪陪着白川来到了商城边的书城里。下个月初,他就要带着国青队出征韩国打北斗杯了。眼下,围达GC的事务大多交给了白川负责。二人一走进门,就见到迎面摆放的畅销榜上,正有一本《对话大师——聂卫平、刘小光、俞晓暘》。

      “这本书?今年新编的吧。”方绪走至书架边,拿起黑色封面的书端详了下。三位围棋大师的照片依次排布在封面上,象征着中国围棋从崛起,到逐渐走向鼎盛。

      白川凑近瞧了眼,感慨道:“俞晓旸老师一退役,倒是立刻出现在书本上了。”

      “老师拿了那么多冠军,尤其划时代地打破了世界赛场上韩国的垄断。把他视作中国围棋那一代的骄傲,没有什么问题。”方绪说着。但白川一眼就看穿了他内心深处的那丁点小心思。他揶揄道:“现在才2005年,你努力努力,说不定过个十年、二十年,也会有人在传记封面上看到你。”

      方绪忍不住笑起来:“照你这么说,到2020年,说不定我的故事会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哎,可指不定未来会怎么说——” 

      他拿着书遥遥点了下白川,又指着自己,故意取笑道,“林门大弟子白川,俞门大弟子方绪,来自两个敌对的师门,如何冲破世俗藩篱阻隔,走向爱情?”

      “得了吧,你就别贫了。”白川忍不住笑起来,“你这是倚天屠龙记看多了,当张无忌和赵敏啊?”

      方绪继续打趣道:“师兄,那你可不知道将来网上会传成什么样子……我算是领教过了。”他忽然叹气道,“时间面前一切都变得太快了,未来的围棋会是什么样的?我也不知道……”


      “你是不是怕有一天围达网也曲终人散了?”白川顿了片刻问。

      “师兄,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方绪却转而对他浅笑了下。他突然抬起手,指了指书店的角落里,几个正席地而坐、聚精会神看书的小学生:

      “就像他们会长大,我们会变老。总有一天我们是要落伍的。世界上只有不变的东西才是永恒的。但我宁愿不永恒,宁愿短暂,但璀璨。”

      他转过头,看进白川的眼睛,却像是深邃地望进了他的一生。他说:“我想看到,我给世界带来的变化。”

      这一瞬间,白川忽然觉得,他听见了内心的城堡中,一棵枝桠被春光折断的声音。难以言喻的情感汹涌地从胸膛中勃发而出,像把整个荒芜的世界染成了缤纷的色彩。

      他慢慢问:“这就是一年前,你突然想坚持围达网的原因?你找到了你坚持的意义吗?”

      方绪低头一笑说:“那你也太高看我了。我那时候哪里能想那么多,我开始只是想:拿不了世冠,至少做点别的事。慢慢得它就成形了,像一个孩子……我们的孩子。然后我忽然就舍不得了。直到现在我才逐渐明白,我开始说的那些话、吹过的那些牛背后真正的意义。”

      “新的浪潮。”白川在心底补充了他的话语。他还记得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方绪闪着光芒。他天生就该是个聚光灯下的角色,不管是出丑,还是荣光。那时候方绪说:我想缔造一个给年轻人用的网站。他说:我想打造一只中国唯一的由年轻人组成的围棋队。他说:“欢迎你们,朋友,有幸见证了历史。”

      方绪或许自己都不知道,他或许本没有这个意思,但是他在会场里的那几句话,给周思远和无数人带来的影响,却成就了它的意义,也赋予了围棋界新的使命。方绪从来不是什么理想主义者,但他就是这道浪潮的前驱。

      白川看见他的目光又回到《对话大师》的封面上,像是溢出几分由衷的钦佩,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更多的人会从后面追上来。围达网或许有一天会销声匿迹、无人问津。但是,围棋不会。永远不会。”

 

      他陪方绪买下了那本书,散步到滨江广场,角落里几个老人就着音乐在联系扇舞。远处的江面上,客轮的汽笛声一阵阵荡过。广告标语和新年祝福不断在对岸巨大的霓虹广告牌上闪耀着。

      “杨海来围达做客那天,是不是说将来有一天,计算机会打败人类。”白川牵着方绪的手,随意问着。夜里有些寒冷,他情不自禁缩了缩脖颈。

      “不是说还要一百年吗?”方绪扬了下嘴角,江风徐徐吹拂在脸上:“杨海真是个疯子,好好的八段不下棋,净瞎折腾计算机。”

      白川懒得理他口出狂言,哪天方绪不针对杨海,他反而要大惊小怪了: “你不也是个疯子,好好的九段,来弄网络围棋。也可能这世界就是属于你们疯子的。”

      方绪听了笑起来,又不得不点点头承认道:“是,我是疯子,那你就是傻子。”白川正想说,看上方绪他大概确实是个傻子。却见他忽然转过身来,正面对着他道:“咱们俩一个疯儿一个傻,缠缠绵绵到天涯。”他望着白川冻得发红的脸颊,又轻快得道:“不过,就算是杨海说的那天来临了,难道人们就不下围棋了吗?”

      白川一脸严肃得道:“嗯,别的我不知道,说不定到时候你就失业了,只能和我一样回来教孩子。”

      “白老师,那时候你可给我传授点真金白银的私货啊。”方绪大笑着凑过来,紧紧抱住了他。笑闹间,只闻到二人彼此身上的味道缠绕在一起,就像是在天地间隔绝出一个小小的世界。

      他揽住白川的肩,一同看向对岸。

      “新的时代……真期待啊。”

 

 

 

 

 

 

 

 

 

 

 

      半年后。2006年6月,首都市。

      “……名人战头衔卫冕战,决赛在方绪九段与挑战者俞亮三段这对同门师兄弟之间举行。

      俞亮在刚结束的北斗杯青少年围棋锦标赛中,与时光二段一起为中国拿到了冠军。他们同时入选国家队,留京训练。

      而方绪也在第十届LP杯上,力斩曹明勋,取得了第一个人世界冠军。

      这注定是一场龙争虎斗。……”

      协和医院边上的一家招待所里,音量轻微的电视机前,洪河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恰好朝日新闻里,主持人正说道:

      俞晓旸近期访日韩归来,采访中他表示考虑接受邀请,担任中国棋院院长。记者问及:“您如何看待中国棋坛的不断年轻化?”他说:“这是再好没有的事了。”

 

      洪河忽然关掉电视,深吸了口气,转头看了眼正在沉沉午睡的父亲。这半年里所有的人都在帮他,大师兄白川特意找上门来,方绪又帮忙联系上了首都协和的卒中专家,带他们父子进京就医。他从床边站了起来,想要抬起手,又忽然放下,坐了回去。最后,他拿起了手机。在电话拨通的那一刻,他说:“老师。”这两个字一出口,泪水忽然噙满了眼眶。

      “洪河,”林厉的声音听上去很温和沉稳,“想好了吗?决定回来下棋了吗?” 

      洪河“嗯”了声。眼泪却掉了下来,他拿手掌摁了下脸颊抹掉泪痕,说:“我回来了。”

 

 

 

      天坛东路一侧,夏日的蝉鸣正和喜鹊一起躲入路边的树荫里。中国棋院中,五番棋的最后一局结束了,二人正收拾棋盘,方绪听见两个记录员小声议论道:“一定是遇到师兄,所以俞亮的压力大了吧。”

      “是呀,不得不承认黑棋的132手太妙了,步步紧逼,直接让俞亮心态失衡了。”

 

      “不,我不这么觉得。”方绪忽然开口,他从镜片后看向对面的俞亮,所有人被他语调中的严肃一惊。听见他说:

      “俞亮没有任何懈怠或紧张。甚至可以说,他极其冷静、全力以赴得下出了最高水平。所以,这局棋的结果,是完全由真实的实力决定的。”

 

      方绪老师为什么这么紧张?观棋室里,时光听见有人小声嘟哝说。他目不转睛看着棋局,好似在一瞬间,置身其上。

      他捏着拳,如果他是俞亮他会怎么做,如何应对方绪那一招天外飞仙?绝对不能被他拖入官子的地步。他的目光在棋盘上逡巡,神之一手会在哪里……一定存在的,只要计算得足够多,他看得足够广。一定、一定存在的。

 

      方绪忽然放缓了表情,他说:“很精彩的对局,承让。”

      小亮终于成长为一个让他肃然起敬的对手。他望向棋院的窗户外,透过它,仿佛看见了过去的风云和未来。他忽然想起一年前,俞晓旸那个欣慰的表情……

      中国新的一代,他们都在追上来了。老师,你看到了吗?

 

      记者发布会上聚光灯闪烁着,方绪先坐在了主席台上,接着,俞亮坐在了他的身边。

      “请问方先生,今天您击败了师弟俞亮,成功卫冕名人头衔,是否预示着围棋的新生一代尚且不足。您所说要引领的新浪潮,究竟在哪里?”

      晨报的记者陈晓问完,放下话筒。

      方绪环视了会场一圈,所有人的摄像机都对准了他的表情。新的浪潮在哪里?他想起棋盘对面的俞亮那专注而充斥战意的眼神,想起才华惊艳的时光,想起过去道场之中的自己,与无数道路上的同伴。最后他想起了白川,他现在应该在围棋班上课吧。

      “陈记者,”方绪站了起来,扣上西装扣说,“围棋的新浪潮,其实并非由我所引领,也不是任何人可以阻止的,就像没有人能阻止幼狮长成雄狮。我们人人都已经看到这股后浪了。向后看,他们一个个都在追赶上来。职业棋坛的年轻化是不可避免的。少年强,则国强,围棋的世界也是如此。”

      他顿了一顿,接着说:

      “你问我他们在哪里?他们就在赛场里,在道场的每一局棋盘前,在屏幕的每一次观战对弈外,就在少年宫的课堂上。总有一天,你会看见它狠狠卷起千丈高的巨浪拍打过来,让你看到它的力量。”

 

      “而那天,很快就要到了。”

 

 

 

      中山公园边上的花丛树林间,白川正站在一块临时搭着的围棋白板前。他的跟前空地上摆放着许多矮凳,坐着十几个孩子,从五六岁到十岁不等,有些边上也坐着相陪而来的家长。各个聚精会神得听着。

      “那么,下一步,黑棋该怎么走,才能破掉右上角白棋的攻势呢?”白川微笑提问。

      今天是兴趣班的开放日,市里不知打哪儿从国外学来了这个新式教育模式,挑了这周六,把几个少年宫兴趣班都摆到了人来人往的中山公园中。白川已经渐渐把工作重心从少年宫的兴趣班,转移到了围达旗下的“传续少儿围棋启蒙道场”的筹备上,半年来,陆陆续续地准备就绪,只等着夏天正式揭牌了。但他仍然舍不得少年宫这儿,这毕竟是他的梦想开始的地方。

      白川围棋班的隔壁是一个书法老师,姓董,正拿着碗盖粗的毛笔,在地上给学生表演大字。右边十米开外则是一个素描班,正在教大家画苹果。


      “老师,应该下在二之十六。”白川叫了一个举手的孩子,听见他脆生生回答。

      “好,”白川把磁铁黑子放在黑板上,接着继续问:“让我们看看白子会怎么应对这步打吃?”刚问完,就瞧见几个孩子纷纷举起手来。

 

      这场一个小时的分享会很快就结束了,白川给他们发完传单,走到树荫下台子边,把剩下的一小沓竖起来整了整。说了一小时,他也有些累了。恰在此时,一个大约九岁的小孩背着牛皮小书包,站到了他的跟前,身边跟着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披着貂皮的女人。他们母子看上去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眼睛圆圆大大的,漂亮的像两个洋娃娃。

      “池乐,你今天也来了?”白川有些惊喜,弯下腰微笑对他打招呼。

      “白老师好,”小男孩说了一句,就拉着他身边女人的手,躲到了她背后。

      “白老师,我是池乐的妈妈,第一次见面。听说今天有开放日,小乐就一定要拉着我来了。”

      “噢,因为要举办这个活动,所以今天下午高级班停课了。”白川解释说。

      “其实我今天过来,是想来特意感谢你的。”池乐妈妈说,“乐乐有自闭症,到四岁都不肯讲话。之前送他来少年宫,还担心和同学相处不好。但医生说,要和同龄人多接触一下。没想到他来了之后很喜欢,还一直说你是他最喜欢的老师。”

      白川原本有几分惊讶,听到她的夸奖后,顿时心情愉快起来:“其实池乐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像他这样九岁就能进高级班的,我教书到现在,也就遇到过这么一个。”

      “你看,他都被您夸的不好意思了。”池乐妈妈取笑着,只见小男孩一个劲儿往身后躲了躲。白川也跟着笑了笑。

      “其实,您也看出来了,我是个Omega。”

      “啊……”白川顿了顿。

      池乐妈妈微笑道:“我们家长听到您和您连结伴侣的消息,还是挺高兴的,毕竟您一直都很负责任,是个很优秀的老师。我原本很担心小乐未来会是Omega,进而影响他的很多机会,但坦白说,现在看到您我就不担心了。职业五段呢……”

      白川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笑了笑。或许她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他当年也是靠着抑制剂蒙混过关。可是,新的时代正在来临。或许未来的十年后,是A是O将不再重要,或许大家都将在电脑上下棋。谁能说的准呢?念及此,他没有出言打破她的幻想。

      “您的丈夫是个知名的棋手吧?”妈妈好奇问。

      白川说:“对,他叫方绪。”

      “真是天作之合啊,不仅事业和兴趣相投,又是美满婚姻。”显然池乐妈妈对围棋界的八卦知之甚少,又或者她并不关心那些闲言碎语。白川转了转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很少有人不在意大名鼎鼎的方绪,却一个劲儿真诚得感谢他这个小小的兴趣班老师,有意思。

      “谢谢。”白川笑着说。他忽然想到,第一次选择来青少年宫任教,那时候方绪还在打他的九段赛,而一个叫时光的九岁学生给他拿来了第一个冠军奖杯。其实他们这样的棋手,下到下不动了,自然会回归生活。就像倦鸟归巢,或者当个围棋队教练,或者做个老师。没想到转眼间,他的十年就过去了。

      阳光穿越过树荫,照在他的眉头眼角。他犹豫着还有一件事要不要告诉方绪,还是再等等吧,他想着,不由摸了摸小腹。至少,今天名人战的比赛就要出结果了。

 

 

(完)

 

 

【小剧场】

毫不留情的剧透,方绪和白川的娃叫方圆圆。是个女孩。

时光:俞亮!!!我有小师妹了!!我有小师妹了!!!

俞亮:(正在犹豫是否指出圆圆是师侄女,最后,决定鼓起勇气说)时光,你喜欢孩子吗?

 

时光:洪河,我有小师妹了!唉嘿嘿!!!

洪河:?不是大哥你这什么啊? ……(一天后)……我可以摸摸她的小手吗?她对我笑了!对我笑了!!!

 

 

 

----

【胡言乱语】:

感谢大家一路看到这里。尤其感谢你们的评论!每一条我都有认真看完。

读到这里应该知道本文有诸多不足,比如这是我第一次写现代CP,以及因为人尽皆知原因省略内容。谢谢大家的包容,在这里鞠躬了!

这文从11月中旬开始写到12月底,正文一共是23章共12w字,我自己都佩服我的手速(哦耶)

诚挚感谢陪我写文的糖糖,帮我提意见的阿碧,话不多说,革命友谊长青!

 

开此文初衷,是为了搞个“是生理还是情感”的半严肃向AO变质关系,后来慢慢写成了双向奔赴的平等爱情。原本想了好几个题目,完美关系、心绪之间等,后来突然想到《归巢》,基友说妙。就像幻视见了一片白茫茫的冬天滩涂地上,白川认真得观察鸟类。方绪是飞鸟,白川也是。

我想写的就是他们倦鸟归巢。


还会有两篇番外。一篇是婚礼现场《高调下棋,低调结婚》,一篇是圆圆角度+亮光定情。此外大概欠了三五省略内容番外。

 

欢迎抽打作者,之后会大修一遍,全部完成后,可能考虑加番外和插图印出来,主要为了自己收藏。冷CP没啥可说的,相聚即缘分,这个冬天有你们真好!

 

新年快乐吖!!!!!


评论(107)
热度(927)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