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归巢 22【棋魂|方绪X白川|ABO】

22

 

 

      咔嚓的快门声不断此起彼伏,今天围达科技忽然把几家媒体召集在一起,一改之前闭口不谈的态度,说是重大事件宣布。记者们特地都提早了十几分钟来,与以往应付媒体会时,拖拖拉拉的态度完全相反。

      “围达官方作出回应:”

      “中国围棋新时代的糟糕开端”

      晨报的记者陈晓已经拟好了几个标题,正转悠着笔。他也算是老熟人了,一会儿如果能去六楼围棋大厅,采访一下俞亮就更好了。

      他相信作为俞晓暘的儿子,他肯定“有话要说”。

      正想着,忽然围达媒体部的负责主管走了进来,她说:“老板来了。”众人顿时一震,纷纷翘首望去,只见方绪与另一人从侧门走进了会场。陈晓眯了下眼睛,白川五段?他想,赶紧让摄影连拍了几张照。

      似乎是有八卦传言说这对棋界AB正谈恋爱,但是现在有了个屏空出世Omega,恐怕关系就不那么太平了……正想着,方绪试了下话筒音,却把话筒递给了身边的人。

      白川站了起来:“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抽空来………”他的脸庞甚至有些空白,是不是背好的词,陈晓想,方绪居然把他推出来。“今天来,主要是对之前所传不实谣言做个回应。也公开一些事——”

      他顿了下,陈晓看见方绪担忧的把手放到他的肩膀上。这一秒安静得出奇,白川却直勾勾得看着前方的记者们:“其实,我和方绪是结合伴侣。”

      后半段话被哗然一片淹没了。“您是Omega?”第一排的晚报记者直接叫道。猝不及防之下大家都让他的话打得手忙脚乱。陈晓也跟着站起来,大新闻,他呼吸粗重起来,绝地反转的大新闻。

      面对着镁光灯和齐齐对准他的摄像机,还有所有人激动泛红的脸庞、和一个个探照灯般的目光,白川突然有些慌乱,像是要被活生生扒下一层皮。但方绪的手正稳稳得贴在他的后背,他定了下神,忽而觉得那些流沙般的慌乱无助从黑洞消失了。

      他承认道:“对,我是Omega。”

      “一切无关问题就算了,今天不接受采访。”方绪看见记者要围上主席台来,立刻站起来抓过话筒。媒体部的人提前准备好了保安,也拦到了台前。“好了,师兄,我们走吧。”他说,紧紧抓着白川的手臂,快速撤离现场。

      陈晓目光看着他们,忽然抓起记录本,叫住还在狂拍二人背影的摄影说:“快,和我转场换地方。”

      “去哪里?”

      陈晓压低了声音谨防被人听见说:“青少年宫。”他只觉得心脏狂跳,像是快要从胸膛中蹦出来。天然敏锐的嗅觉是新闻工作者的必备要素,而他的手里,还捏着马上要举行的新苗杯的采访约见。果真,机会稍纵即逝,只留给有准备的人。陈晓坐在车里想,让那些在围达楼门下苦等的记者望洋兴叹吧。“这个专栏我要定了。”

 

 

 

      “开发布会宣布结合关系,这到底是谁的主意?!”

      方永建几乎在电话里把方绪骂得狗血淋头,隔着门,秘书都能听到他的吼声。他又重重得一拍桌子。妻子郦莲在不远处靠着办公室里的沙发背站着,道:“小绪还挺勇敢的。”

      “你知不知道,我打电话给电台把事情压下去,花了多大精力?!”方永建没听她的调侃,看到心浪同城的新闻报道首页,忽然跳出白川和方绪照片的时候,他差点摔了茶杯。“你把自己当什么了?公众人物你以为好当吗,你知不知道这会影响我们方连集团整体的股票?”

      “爸,我从拿九段开始,就是公众人物了——”方绪说。全中日韩加起来九段棋手才几个数啊。

      “方绪,你做事能不能过点脑子!”

 

      方绪坐在沙发里抚摸着额头,苦着脸转过头去。他和白川躲在少年宫办公室里,大概全世界都猜不到他们会来这儿。白川正抱着手臂贴着窗户,看窗外。阳光洒落在他的身影上,却变得从所未有的真实。

      就像是卸下了一直以来的包袱,白川望见五月的天空惠风和畅,不禁闭上眼,让暖阳落在眼睛上。他真的做到了吗?确实如此。但紧接着,那些后怕、后悔和对茫然未来的担忧,又忽然涌上心头。


      在公开前的一秒,他几乎要当场退缩了。隐瞒了那么久Omega的身份,他的朋友们会怎么看待他?是理解还是受伤?

      方绪被指控的那些子虚乌有的罪名能否洗白,到底大家会相信谁,这个故事又会传成什么样子?

      而且,从今往后,他们每一寸、每一个举动,都会被拿到放大镜下来观察吗?

      还有他的同事们,现在他们还不知道今天上午的闹剧,但是明天呢?家长和孩子们会怎么看待他……看待一个Omega?

 


      正心乱如麻间,白川突然听见有人在外头敲门:“有个新苗杯的联系你。”他心里一慌,却听出来是杨老师的声音。他走过去,恢复表情,打开门,目光一下子落到杨老师身后跟着熟悉的围棋记者陈晓身上。他在两小时前的发布会上也看到了他。

      陈晓凑上来说:“白老师,上次那个新苗杯采访的事儿。您今天有空嘛?”

      门口白川听出来他的话外之音。他本想拒绝:“我累了。”

      “我知道,”陈晓也不介意他不让进门,见杨老师走了,就快速道,“我知道您以Beta的伪装生活了那么多年,我想说,突然与方绪Alpha结合,并在这个时候公布出来,一定有什么理由吧?您支持他,对吗?”

      “我支持他,我也相信他。因为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您是认可方绪的人品?”陈晓紧接着问。

      “我知道我的伴侣是什么人格,烈火见真金,横眉冷对千夫指吧。”白川有点不耐烦了,但还是耐着性子道。天知道记者会报道成什么样子。

      “那些任女士的指控是……”

      “诬陷。”白川冷淡地说,他要关上门了。陈晓却先一步道谢道:“好,这就够了。新苗杯的事儿我下次来找您。”

      网上的正反论据本来就够多了,只是网友们各执己见、一味纠缠不清。陈晓想,他已经想好了今天的报道题目:《新的起点:围棋界将迎来又一对AO伴侣?》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白川正愣愣想着,这个记者倒是知道见好就收。忽然,方绪从背后紧紧抱住了他。

      白川闻到他身上一股淡淡的信息素味,散发着让人安心的味道,不由放松了全身,转过脸贴着他,问:“电话打完了?”

      方绪嗯了一声,像是要这样抱着他好久,又像只享受着片刻的温馨宁静。忽然,他松开了手,嘱咐说:“师兄,我有个东西给你看,你在原地别转身。”

      白川听了,心下生出几分好奇:“你准备了什么吗?”只见方绪说:“你等会儿,别动。”背后却传来一阵窸窣声音,片刻后,方绪说:“可以了,你转过来吧。”白川立刻转过身,却只看见方绪掏出了一个四方的小盒子,对他慢慢单膝下跪,接着打开了它——深蓝色天鹅绒上,只有两枚分别嵌着黑钻和白钻的一对银戒指。

      “我觉得什么时候给你都不够好,”方绪张口解释着,脸和脖子却红了,他发现自己在紧张地流汗。实际上,这对戒指他偷偷买好有一阵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候向白川求婚。他甚至想过要不要在发布会上当众求婚。直到片刻前,他听见白川对那门外的记者说“我信任他”。这一间小小的围棋老师办公室里,他忽然觉得就该是了。

      “我是说,我觉得现在就是时候了……白川,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白川瞪着他和那一对昂贵又漂亮的戒指,微微张着嘴,像是让人按住了暂停键。随着他的发呆,方绪也变得越来越紧张,甚至左膝盖有些发抖。他看向白川的眼睛。

      “……什么时候去民政局?”却听见白川问,几乎是有点沙哑。

 

 

 

 

      白川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转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黑钻是较为稀有的钻石,来自天外陨石,产地在中非,也不知道方绪何时定制的。一黑一白,阴阳两和,像是他们注定离不开彼此。

      乍然往左手上戴着戒指,他还是不太习惯。功德圆满了,他想着,身上又湿又累,但他一动也不想动。只打算闻着身边那股炽烈又温驯的Alpha信息素味,就好似能到天荒地老似的。

      “要不你离开少年宫吧?”方绪忽然说。

      “什么意思?”白川下意识转过头去,看见他赤裸的胸膛,“我放不下那些孩子们。”

      难道方绪是想让他放弃教书?如果,为了避风头,就让他躲回家中相夫教子,那方绪可完全看错他了。下棋的人从来不避浮言、不惧蜚语,公布Omega身份也不代表他会放弃他的工作与生活。

      “不是这个意思,我想直接办一个围棋启蒙培训机构,将来做成连锁的。就以你的名字命名——”方绪却解释道。

      白川一愣,忽然脸上有点发红,为误会有点不太自在。

      “那就用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吧。”他转而说,“方白道场,川绪道场……”

      “你觉得传续道场如何?”方绪忽然提出个谐音,凑过头来,“传承远古过去,延续到未来。”

      他说着,手上沿着Omega肌肤滑下去。白川没躲开,暗赧想着这精神也太好了些,就听见他含含混混说:“白川,我们什么时候也有个传承的啊。”白川脸一红,说:“你等下……”却听方绪低沉一笑,掀过被子,把两人都罩在了底下。

 

 

      次日回到少年宫时,白川还有几分腰酸背痛。他暗自道:果然纵欲伤身。以后不能再纵容这么折腾下去了,节欲才是养生之道啊。正想着,走到教室门口,却看见桌上摆着一捧新鲜的插花,他一愣,只见黄色康乃馨花朵的中央卡片上几个字:白老师,我们相信你。

      就像是一股暖和的气泡忽然从胃里冒上来,白川情不自禁微笑了下。

      晚上的课程结束前,又有一个家长来找他,聊了几句孩子的进度,忽然说:“白老师,我看到发布会了…… ”白川脸色顿时郑重了几分,却见她微笑了下,握住他的手:“谢谢你能为Omega 站出来。”

 

 

 

#日期都对不上啊,你看报告单上都两个月大了。但是方绪两个月前行程有记录可查,他在汉城打比赛,全程一个月呢。

#这还真是运气好。

#所以孩子不可能是方绪的?

#除非黑科技,千里隔空受孕。

#听说发布报道的娱乐记者还被迫刊登了道歉帖。

……


      周思远从电脑边回头,望了眼身边紧紧围成一圈,和他一起紧盯着天涯论坛的几个队友。“舆论反转了,”他朝椅子背上一靠,长长地松了口气。

      最近围达所有人压力都很大,方绪和白川有好几天没来了,也幸亏这周端午节放假,围甲的比赛延迟,否则以这状态出战,肯定被对手打的落花流水。

      只见俞亮面上还是淡定如故,周思远却瞧见他的肩膀放松下来。穆清春拿右手玩着他的三个金核桃球,脸上表情就像是“我早知道会如此”。他不禁微笑了下:“去吃饭吗?”

      虽说周思远故作轻松得早早下了论断。但网上依旧有固执己见的批评与嘲讽声,认为这都是方家买的水军:“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嘛?”

      不过,越来越多的人逐渐相信了真相。甚至有人提出,平权的真正概念,不在于强调身份,而在于透过身份看到平等的个体——“就如同长久以来伪装成Beta的O一样,毋需强调他是Beta或Omega,是男是女,为身份困扰的旧时代过去了,我们首先应该看到的,是他是一个人。”

      记者陈晓在专访白川中这样写道,“而他,无疑是一个最优秀、顶尖的职业棋手。”

 

 

      这个端午节注定是个不平之日,舆论还未从低谷中慢慢回升,围甲新赛季又开场了,围达队打得很不顺利。白川既已回归,担任了教练,就分出大部分精力一一与他们对盘分析。少年宫那里不免呆的少了些。以至于他错过了带着褚嬴来找他的时光。更错过了发现时光忽然“弃赛”最早端倪的机会。

      而自从端午节后,任何一场围甲比赛、个人比赛中,时光就消失了。

 

 

      “难道是得到的太过容易,所以放弃得也更轻易吗?”

      房间中央,俞亮坐在地上,从拼图里抬起眼睛来,方绪坐在边上,能看见他双目中的一丝血丝。“为什么,他怎么可以放弃?……那么轻易放弃?”

      门外,白川从俞晓暘的妻子明娴手里接过两个水杯,悄悄拿进房间。俞亮飞快地抹了一把眼睛,就像是他们棋坛的另一颗“双子星”也黯淡了。

      “当年,我去韩国坚持了六年,结果回来才知道他荒废了六年,从来没把围棋放在眼里。等他说要追我,我答应他了,他一年考进道场,一年定段,我期盼的对手近在咫尺,可又说不下了——他到底把我当做什么?他把围棋当做什么?”

 

      白川忍不住轻声劝道:“时光,他也是爱围棋的。”

      “那他怎么能放弃?!”

      俞亮大喊着,把白川吓了一跳。他第一次看到俞亮那么失态,那双眼睛里像是熊熊烈火燃烧,火烧尽了,只剩下黯淡。

      就好像……在时光的眼里,他不过是一粒尘埃。为什么要给他希望,又让他绝望。

      “他就是个不负责任、轻浮透顶的家伙!”

 

      白川从洪河那里听到过,时光退赛是因为感情问题。虽然他觉得很无厘头。时光那傻乎乎的性格他也知道,而且他四周遇到的都是棋手,怎么可能谈恋爱不被人发现?

      他也听方绪讲过“褚嬴”和时光的猜测——毕竟,哪怕是个天赋再卓绝的孩子,一年进道场、一年定上段,这种几乎名列世界八大奇迹之一的速度,也必定是有个名师在背后指导他。

      围棋三分靠学,七分靠练。没有顶尖高手指导对弈,任何人都不可能进步得那么快。方绪是他们这一辈里最有天分的,他从启蒙到定段,也花了七年。偏偏,白川是眼睁睁看着时光创造奇迹的,他进步快得像是小说里。

      而就在前几天——方绪告诉他,褚嬴的账号被人删除了。

      白川眨了下眼,朝方绪使了个眼色,俞亮需要单独待一会儿。

 

 

      俞晓旸正心事重重站在玻璃窗边,看见白川站过来,微微点了下头。不久前,他已经在电话里与方绪和解了。但每次见到他,白川和所有人一样都会下意识地屏息凝神,这是对一代国手大师的尊敬。

      “俞老师,”白川打了个招呼。听见俞晓旸“嗯”了一声。其实小时候俞亮来他的兴趣班学过一阵围棋,他们也算是认识。

      却听俞晓旸忽然说:“不用客气,你就和方绪一样,叫我老师好了。”

      白川脸一热,含混叫了声老师。他可没法儿想象带着方绪去见林厉的场景。

      他道:“小亮还在为时光的事儿和自己生闷气,我们劝过了,只是效果不好。”

      俞晓旸压下内心的叹息,时光……又是时光。这个孩子让他很喜欢,天份高的吓人,但是作为俞亮的父亲也让他很头疼,他对俞亮的影响太大了。

      如果不是俞晓旸不太相信命运,他会说这简直是孽缘天注定。

      “你有没有去找过时光?”他问。

      “去过。”白川点点头。不禁想起那一天,时光对着来劝导宽解的他说:“白老师,我太难受了……我一下棋就想着……我受不了……”他只好摸了摸时光的头,默默看他打了会儿游戏。

      但白川忽然想起来,那时候,时光灰暗的眼神,有点像自己少年丧父时的样子。捧着父亲相框的时候,十三岁的他也差点放弃围棋,哪怕现在回忆起来,心口还是阵窒疼。他的围棋是父亲带入门的,他是个业余五段。而失去他后,那一阵暗无天日的痛苦让他差点没能扛过去,但最后他依旧走出了自己的职业道路。

 

      “您能不能去劝劝俞亮。”白川忽然说,见到俞晓旸疑惑的眼神,“其实小亮最听得进的,还是您的话。我想,时光在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可能是不是我们的劝解,能拉他回来的,可能只有俞亮。”

 

 

      夜里,俞晓旸打开俞亮房门的时候,看见他正抓着一个蓝色的电子手表,坐在刚拼完的巨大拼图边发呆。听见门开的声音,忽然飞快把手里东西收了起来:“爸?”

      俞晓旸关上门,坐在他的床边:“小亮,我再过几天要去日本访问了。有几句话,我要对你说。”

      他看见俞亮身子不安地绷直了些: “是关于时光的……有些东西我们不好和时光说,但你可以。因为,你们是围棋界的双子星。一个时代能找到棋逢对手的人,太难了。上天把你们带到彼此面前,但它不会永远垂青的。有时候,你需要去主动一把,伸手抓住他。也只有你能做到……”

      “只有我?”俞亮抬起眼,忽然紧紧攥住了那只蓝色的旧手表。俞晓旸发觉,他和小时候还是一样,所有话都闷着不说。他拍了下儿子的肩膀,俞亮忽然抬起右手,覆住了他的手。

      “爸,我知道了。”他说。

      八年来,一局又一局的棋从脑海深处浮现,骤然出现在他的眼前,原来时光不知不觉已经走进了他的棋。

      是他该走向时光了。

 

 

 

--

这真是我写过最不“浪漫”的求婚了2333


下一章完结,明天更~ 




评论(38)
热度(661)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