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归巢 11【棋魂|方绪X白川|ABO】

#修罗场预警#

11


  

      元旦初过的2005年,春风微寒。市人民医院二楼,温莎走出特护病房区的电梯,她今日只化了点淡妆,戴着根丝巾,手上拎着一盒新西兰水蜜桃。就在方绪“悔婚”没多久,她父亲又迅速给她介绍了一个局长的儿子。不久前,两家刚象征性打着“元旦聚餐”的名义,彼此见了一面。孰料,今日却传来她这位“张伯伯”胃肠炎住院的消息。于情于理,她都得来亲自探望下。

     其实,和方绪分开也好。温莎眼里,倒不是非要个伴侣,她一来不缺追慕者,二来她在自己和姐妹们身上获得的快乐更多。在她这个年岁,遇到爱正常,遇到性也正常,唯独罕见的是遇到珍惜。像渣男也不是就说不爱了,只不过爱太多,没有责任感而已,说的就是她眼里的方绪。摆脱他,让她既松了口气,又有几分冥冥之中注定的感觉——总比未来婚姻中某一天,方绪忽然领着个Omega来告诉她他们标记了好。

     正想着,她穿过走廊转角,忽然见到一个迎面走来、穿着白色羽绒服的男人,让跑过的一个人撞了下,他手里的几张化验纸就落到了身前的地上。

 

     白川正要蹲下身去捡那张被撞飞的化验单,却让一双白皙秀美的手先捡起了那张单子。他抬起头,只见对面是个年纪约二十五六岁的漂亮女人,打扮极其时尚。她的目光却越过他,直直看向他身后的方绪,脸上露出片刻的惊讶后,又迅速转过头来,像是挑剔得打量了他一眼:

     “原来就是你?”

     “什么?”白川一愣,他可不认识她,只是下意识伸手去要问她那张化验单。今天方绪陪着他来医院找侯主任复查,对方照样是开了验血的流程。却见她往回收了一下手,避开了他的手,却对方绪挑起眉毛说:“方绪,你可真行。藏的够深啊——”

     白川一听这腔调,顿时猜测她大概是方绪的前女友之类的,心里暗呼声不妙。可惜温莎已经看到那行“Omega信息素紊乱慢性综合症”的诊断,还有病例报告上的名字。她转过头,忽然对白川一笑,道:“白川是吧?我可友情提醒你,你身边这个可是个有名的口蜜腹剑、寡廉鲜耻的主。别往火坑里跳——”

     “温莎,你够了没有。”方绪见到她身影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好,又听着她在白川眼前说着漫无边际的诋毁,顿时怒火蔓延起来。

     白川听到了名字才恍然,原来她就是方绪父母口中的那个未婚妻。却见温莎一嗤:“我说的哪句不是实话?你让他知道了当年你的那些事儿吗?”

     “你侮辱人也有个限度。”方绪真发火了,“不要在我师兄跟前胡说八道!”

     “哟,护主呐。”温莎弯起眼睛,甜蜜地微笑了下,却只有一丝挑衅:“还师兄……怕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呀?”她的眼神转回白川身上,“这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说不定是趁你这病,乘虚而入。有的人,成天一副道貌岸然,肚子里却不知打什么主意。”

     “你……”方绪怒得朝两人跟前迈了一步。

     “不,你错了!”白川却忽然伸手,拉住他的手腕,朝前一步,挡在了方绪身前。他直直看向对面的女人,就见她一怔。

     “你完全错估了方绪的人品。当初是我差点死了,而他努力救了我一命。他是我见过最勇敢、最诚恳的人。不是你说的什么……寡廉鲜耻、两面三刀之辈。”


     被他劈头盖脸说了一顿,温莎的脸色好像又几分尴尬。白川却一言不发从她手里夺走了单子。他的脸绷的紧紧的,却有种莫名的力量,教人几分畏惧。他拉着方绪就要从她身边穿过去。温莎忽然说:“等等。”

     “干什么?”白川转过头去,一脸警惕。温莎却好似勉强得低声道歉说:“对不起。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她瞥了眼方绪,白川看见她冲他翻了个白眼。


     “她什么态度……”白川气冲冲得走在住院部大楼通向往门诊部大楼的二楼廊道里,为刚才突兀遇见的不愉快而感到愤愤不平。他是真没料到,方绪父母就挑中了这样的一个人。

     “……师兄。”方绪被他抓着手臂,匆匆跟着他的脚步,忽然说:“你真的这么看我?”

     “怎么着,你还想听我骂你?”白川偏头看他一眼,几分没好气。

     “不是,我就是……”方绪微低着头,有几分闪烁得笑了下,“我一直以为,你瞧不起我过去的那些事儿。”

     “我以前是觉得你那些都是虚荣心作祟。追求各种稀奇古怪的新潮。” 白川放慢了脚步,对他说起来,手指隔空点着,“不过现在看来,起码结果还不坏……所以说方绪,人过去犯错不要紧,只要承认错误,幡然悔悟,然后重拾向前。”

     “是,白老师,你说什么都对。”方绪替他拉开走廊到门诊部大楼的白色铁门,“下回听你好好上一课。”

     “你什么意思?”白川瞥了他眼说,“你嫌我啰嗦?”

      “配药,先配药。”

 

 

     门诊楼43号诊室里,侯主任拿着报告单,瞥了眼桌子对面端坐的白川。方绪则依旧站在诊室的窗户旁,侧头看窗外的景色,一言不发。侯庆国从报告单上抬起头问:“标记了?”好似混不意外的模样。

     白川脸色微红了些:“是。”

     他的思绪不由飘过那些夜晚热情的片段。实话说,醒来的第二天,突兀看见身边睡着个人是够不习惯的。方绪的手还搂着自己的脖颈,白川移开了头,正几分呆呆的怔忪,却见方绪让他的动作惊醒了。他正犹豫说什么,却听方绪动了动被他枕了一晚上的手臂说:“……手麻了。”新年的阳光正落下来,透过玻璃照在眉眼上,白川忽然就有些释然。

     Omega的情潮一般要持续三到七天不等,元旦放假的这几天里,他几乎都和方绪缠绵度过。他数不清这样的亲密,和彼此交换信息素的融合感究竟持续了多久,或许是永远,以至于有几分沉醉的靡乱。

 

     “嗯,你这个信息激素看上去还有点高,都63了,垂体可能偏高了点。我本来还以为没大事了。这样,给你约个CT造影,下午一点,做完再来找我一趟。”白川回过神,看见他飞快得在本子上龙飞凤舞。不由拿起刚从药房配的隔离喷雾罐问:“那这些药——”

     “还是外敷,你现在不能内服任何药物,小伙子听懂没有?”侯医生从眼镜背后看他,湛亮的眼睛透着锐利的光。他转过头对窗边的方绪说:“还有你,那边的Alpha,过来下。”

     方绪一愣,下意识几步凑近来到桌边,手撑着腰。听见他说:“你给我监督他。”

     “是。”方绪连忙点头。

     “你们上次标记同房成结了吗?”

     “……成了。”方绪看了眼白川,抢答道。他想这问题够尴尬的。

     “几次?”

     “记不清了……”白川也尴尬起来。侯医生拿着笔在病历单上写着,闻言“哦”了一声,在主诉的内容上又添上一行字。他嘱咐道:“这段时间,规律的生活可以,但是不可以熬夜、不可以过度。”

     “侯主任,”方绪压抑着脸上要浮起的红晕,硬着头皮问,“那个,规律的是指多少次?”

     “几次?我说一周三次你就真只做三次?”侯医生调侃了句,就见跟前这对三十不到的年轻小情侣双双红着脸,神情扭捏。他记得两周前,他们还一副吵得像要劳燕分飞模样。当医生这么多年,侯庆国见过的AO伴侣太多了,别的医生收到过“妙手回春”的锦旗,就他收到过“鹊桥神仙”,对此,他是见怪不怪了。

     正所谓天作之合——大自然是人力无法抵挡的。一旦尝过那信息素交融的感觉,任何一个Alpha和Omega都不可能再忘掉那种生理和情感心灵的双重安全感。

     他解释道:“调理好内分泌是个长期的活。一般来讲情热周期是30天左右。你们顺应自然就行。哦对,情热标记的话,还有一定几率会怀孕,这个你们也知道的吧?”

     像是半空中丢下了一个重磅炸弹,白川的大脑有些空,脸上的红晕和紧张忽然消失了。他像是突然踩在云端:这一切太快了点。侯医生的话语似乎变得几分透明,像一层玻璃把他和这个空间中其他的人隔绝开来。他看向方绪,却见对方认真听着。

     “……但是,病人现在不能服用药物。你们要么做好准备,要么……”

 

     一股突如其来的茫然和恐惧拍打过来,越过了前几日标记营造出的让他深深沉溺的安全感,白川感到胃在往下沉,但是方绪却依旧和侯主任聊着一些平日的注意事项。

     在地下放射科的CT室外头排队时,白川盯着手上的造影剂注射器,像是整个人都和这只右手一样随着药剂变得冰凉。“……白川?”方绪喊了他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嗯?”

     却见方绪关切得揽过他的肩膀:“刚刚叫你你怎么没听,你没事吧?”

     “没事。”白川一声不吭挣开了他的手臂,正巧屏蔽门打开,医生喊到他的号码。进门前,他的余光好似看到方绪蹙起了眉。

     即使一直他都知道Omega可以怀孕,但在多年前下定决心“独身主义”、伪装成Beta以来,白川就从未想过要个孩子。他并不是不喜欢孩子,不然他不会去当老师。只是……这一切来的太快了:几乎猝不及防。他甚至都不明确他是否爱方绪,更何况是怀孕生子。而他……爱方绪吗?白川盯着头顶雪白的CT机,听见里面嚓嚓的声音,忍不住闭上眼。好似坠入了一片沉沉的黑暗。

     他或许是喜欢方绪的,他欣赏他,但是爱情这个词太虚妄了。若非因为一切意外,他本该安安静静地过一个人的日子。谁知不过是一个月,就让方绪像燃烧的烈日一样闯入他的生命之中。

     但过去的三十年,他在哪里?白川想。


     回家路上,在车辆穿过天桥前,等着红灯的时候,白川忽然开口了:“方绪,抱歉……”

     “什么?”方绪还有点莫名其妙,“你又没做对不起我的事儿。”

     “我不想要孩子,”白川说,右手靠着车窗边,手指抵靠着自己的唇,“现在还不是时候。”  

     长久的沉默好似让空气停滞了片刻。就在白川忍不住转回头去看方绪前,他忽然伸过右手来,轻柔得越过白川肩膀,揽住他的脊背拍了拍。“好,我听你的。”方绪说。白川一愣,那些在口中囤积的解释忽然释去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心动,沿着飞速倒退的景色在血管里蔓延开来。

     就好像在这一瞬间,方绪触碰到了他的内心。









---

啊这样下去白老师真的要爱上方绪了


……你纠结爱不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已经很在意他了



下一章预告见父母

评论(51)
热度(897)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