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归巢 9 【棋魂|方绪X白川|ABO】


9

 

      一坐进车,白川就发现方绪把原来车内后视镜上的挂坠,换成了一颗白色的永子棋坠,显然和昨天送他的是一对。他转过头看向坐进驾驶座的方绪,对方却率先问道:“吃了没?”

     “吃了。”他说,冬天的寒气被隔绝在窗外。方绪指了指二人中间的置杯架道:“给你带了杯喝的。”

     “我不喝咖啡。”白川看见两只星巴克的杯子顿时说道,他打小胃不太好。方绪说:“我知道,是热巧克力。”

     一路上,白川望向街景,只感到年关将至。街道边挂着一串串的红色灯笼和热火朝天的元旦标语。一些新潮的商家,还在广场上弄了棵巨大的圣诞树和驯鹿。“新年到了,”他忽然想,心头涌上几分莫名的期待。车子恰好行过长江大桥,层叠的白云在濛濛的蓝天尽头飘荡。

     东湖新区这片是新城市建设里规划建造的科技馆、昆虫馆,还有自然博物馆。方绪停完车,就拉着白川往一个碧树簇拥间,造型像巨大魔方的建筑里走去。远远的,一张巨大的海报挂在崭新的建筑外墙上。 

     寒风刮过脸颊,白川的脖子缩在围巾里,忽然感到有点荒谬,为什么他会一时冲动答应方绪来看这个花鸟展?他是喜欢动物,可方绪的邀请显然不止是为了“补偿”。但落子无悔,何况他也不是临阵退缩的人……他只是来买点热带鱼回去……白川在心里小声说。

    

     一进门,只见一个有四五米高,三米宽的巨大雪白纸质的“群鸟”艺术模型正放在展览厅的正门口,不断有人徘徊着,小声惊叹。白川定定望着那令人震撼的作品片刻,脚步像生了根,扎在地上,他的目光又转到边上的“鱼鸟之生——法国蓬皮现当代艺术展”的牌子上,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又伸着脖子反复确认了下。

     “这就是你说的「花鸟展」?”

     他同方绪站在那个称之为“庞大雕塑”都不为过的展品前,几乎觉得自己变得渺小。方绪不由有点尴尬:“这是人送我的票,我也不知道这现代是这么个现代法儿……来都来了,进去看看再说。”说着手扶上他的背,意欲往里推去。

     “不是「现代的花鸟」展,是「现代的艺术」展,”白川侧过身来,还执意留在原地纠正他闹的定语笑话。

     “好啦,外面又这么冷。”方绪揽住他的肩,把他推到特展厅那个一样装饰成了极简白色的检票口。一个戴红色鸭舌帽的工作人员看了他们一眼。她帮忙撕掉了两张票根,指着右侧道:“右边是绿幕合影区,两位可以一起合影,免费赠送成书签。”

      “这就不用了,谢谢。” 白川对她说。

 

     不顾在门口闹的这场乌龙,方绪忙拉着他朝里走去。检票的姑娘看了他们背影一会儿,对边上另一个染着棕红短发的同事八卦说:“看那只Alpha还挺有型,有点像个搞古典音乐的*。”

     她的同事从手里的MP4里抬起眼来,看了眼方绪白川二人紧紧贴着的样子,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她淡淡道:“你看他护着那Omega的样子,你没机会的。”

     “谁说我看上他了。”红帽子的姑娘白了她一眼,“你呀你,天天看你的动漫,sai来sai去的,也不担心一下你的人生大事诶!”

 

 

     方绪拉着白川走走停停,这“后现代” 艺术是够怪的。放眼望去,展览厅里都是一群穿着打扮像是美院的学生们在走来走去。白川和他两个人,就像误入了“奇妙世界”的爱丽丝,看得有几分眼花缭乱。他们甚至遇到一个装满了蓝色荧光球的隔间。从里面出来之后,他还在喋喋得问白川:“这怎么就像深海世界了?”惹得工作人员多看了他两眼,咳嗽一声。

     穿过了稀奇古怪的主展厅后,倒是出现了一些有趣的分展区,与前厅那些奇奇怪怪的雪白抽象艺术作品不同。在一个叫“自然之羽”的角落里,白川总算看到了一些和“现代的动物”搭上点边的展品。

     由投影和灯光布置出的这片空间里,潺潺的自然水声和鸟鸣此起彼伏,他和方绪步入其中,就像是设身处地走进了一片三维的湿地里。两侧的墙上,一面是一整墙的鸟类摄影,还有一面展柜里放着栩栩如生的标本作品。

     方绪见他径直走到那些动物的标本前,手指扶着玻璃,细细读着。

     “你喜欢鸟类啊?”他随口问。

     “喜欢。”白川欣赏着玻璃窗里的几只浙江自博送来的细嘴松鸡、红胸角雉标本作品。

     “有意思。”

     “你这什么意思?”白川抬起身子,转过头来盯着他。

     “没有,我这夸你呢。你又喜欢小孩,又喜欢鱼,又喜欢鸟。多有生活情趣啊。”方绪忙举起双手说。

     白川就猜到他说不出什么好话,片刻后,才解释道:“我爸以前是动物学教授,家里有不少图谱。”

     “后来呢?”方绪追问着。

     “肝癌,去世了。”白川又走到另一个橱窗的标本前,平淡得说。

 

     方绪沉默了片刻,他忽然想起很多年前,他和白川一起参加定段赛的那年,白川一天晚上忽然像失了魂一样,被老师叫出去,接着就接连缺席了最后两场比赛。那一次,方绪凭借年龄最小的优势,拿了十七名定的段。

     之后几天见到白川,他却沉默寡言,什么也没解释。只是左手袖子上别了一块戴孝的黑布。直到第二年,白川才定了段。

     他们的距离,在那时候就无形得拉开了。

 

     身边,白川的脸庞反射在玻璃上,像是穿过时空隧道,那个又高又瘦的少年正完整站在玻璃的另一端,静静望着他。

     他忽然站到了白川边上,说:“那我和你说,长江口那儿有个岛,叫崇明,上面有全国最大的两片湿地,过完年,我带你去那里看鸟类。”

     “哟,稀奇。你还带我去魔都?”白川瞥了他眼。

     “怎么,不想去?”方绪也看着这只红胸角雉,名字是够拗口的。

     “免费旅行谁不去。”白川随意答道,明显没放在心上。方绪见了也不以为意,却默默盘算了下到时候带几个人过去团建合适,或许也叫上俞亮他们。恰在此时,纪录片的英文配音说到最后的结词,地上和墙上忽而全都是光影密布的群鸟扑朔着,教人震撼。字幕上放道:“鸟类南去北归,飞了一圈,一年到头,又回归原始的起点。”

 

     走至出口附近,方绪忽然说先到边上去一趟。白川等他的功夫,正好瞧见大厅里一个纯黑白的展品,扭曲得就像是个黑白交错的花卷,表面波涛起伏着,解说牌上写着叫《鱼》。白川正试图在上面找出个鱼头,忽然,有个戴着贝雷帽的姑娘走道身边问他:“您是老师吗?”她很年轻,手上拿着个素描记录本。

     “算是吧。”围棋老师也是老师,白川想。

     就见她眼前一亮,问道:“那请问,您怎么理解这尊雕塑?您觉得像这样用黑白表现出缤纷多彩的世界的新解构主义可行吗?”

     那姑娘喋喋了一大通,全是听不懂的专业名词。白川有些发怵,又有几分尴尬好笑,他看来被人认错成艺术系的老师了。

     “这个……”他咳嗽了声,“你知道围棋吗?也是简单的黑白二子,却有着2的三百六十一次方表现形式。把黑白理解为0和1,那就是表述了无穷无尽的宇宙苍穹,包含你、我、和自然界的各类组合……所以啊,黑白的表现力是无穷的。”

     姑娘露出受教的神色,思索道:“这么说,您还是符号主义的拥护者了。”

     白川赶在她缠着自己问下个问题前,急忙道:“不好意思,失陪。”方绪刚好围过来问:“怎么了?”看见白川默默指了指他,那个姑娘连忙合起本子道:“谢谢您。这个围棋的比喻很妙,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你行啊。”方绪见她走了,忍不住稀奇得看了白川眼,“不愧是白老师啊。”

     “……总算糊弄过去了,”白川呼了口气,小声说,“别贫了,快走。”

     方绪却把手里印着展馆商店标志的纸袋子递过去:“给,这是给你的。”

     “这是什么?”白川拆开袋子,盯着个巴掌大小的小摆件,又抬起头比较了下眼前,活脱脱就是他跟前这尊“黑白扭曲鱼”的缩小品。

     “欠你的热带鱼,先还你一条。”他听见方绪又轻又快的回答。

 

 

     送白川回到少年宫的时候,正如方绪所保证那样,刚好卡在下午二点五十分。

     车子一停稳,白川正要道谢,忽然见方绪倾过身来。他的脸猝不及防一红,脑中几乎嗡一声。却见方绪伸手替他拉开了车门,二人视线极近得交错而过,白川垂下眼,心跳像是鼓动得要从胸中跃出来,他几乎能闻到方绪身上的灼热味道。

     “到了。”他听见方绪说,他道了声谢,拿着包下了车后背在身上。等走上楼道,他回过头,看见方绪还坐在车里,透过玻璃对自己挥手。

     方才那一刻,他几乎要以为方绪是要吻上来。但他为什么没有躲开?白川抓着挎包的肩带,心里有几分紧绷,又像是细小的火苗灼烧着。

     到了二楼道口,就见少年宫的杨老师正好站在楼道里,和一个年轻的钢琴老师聊天,看到他,笑眯眯道:“白老师,下午好啊。又是方绪送你来了?”

     白川微笑了下,和他们打了招呼,推开自己的办公室门走了进去。

     钢琴老师姓乐,见到楼道下那辆红跑车一溜烟远去,不由调侃道:“要不是知道白川是个Beta,都要以为方绪这是在死缠烂打追他了。”

     “那你是不知道,他们已经这么「死缠烂打」几年了。”杨老师取笑道。

 

 

 

     敞亮明朗的围达队练棋大厅中,队员们正围在棋盘边激烈讨论着,方绪穿过他们时,看见中央的俞亮一脸认真执着的模样,争论着棋形:“这一步是最强应对……”放眼望去,人人的眼中,都像是闪耀着一种别样的神采。

     他不由笑了笑,走至自己的办公室里,秘书跑来找他在几份文件上签了字。方绪坐到沙发边,深色茶几中央上,正放着一个榧木棋盘,那是俞晓旸八年前送他升了九段的礼物。

     哪怕时间能让他脸上的伤口痊愈,他却一直记住他给师父许下的承诺。那是他拿血淋淋的痛换来的,如果不能兑现成他所说的诺言,那么,眼下这一切的破釜沉舟,又有什么意义?

     他身上背负的太多了。有围达网,有他自己的梦想,有年轻的一代,或许还有…白川……

     想到那个名字,方绪心下不由悄悄一乱。白川没有拒绝他,这简直是超出了他心里原本所抱的最好期待。他不知道心房上这片忽然变得柔软的感觉是什么,但这与他之前的每一段关系都不一样,就好像一种缓缓的纽带在他们之间旋转成型,像漩涡,把他吸入其中。

     方绪在右上角星位放下黑子,左手边上摊着本棋谱,边上则是《俞晓暘棋谱大全》。忽然,俞亮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走进来问候道:“师兄,你回来了。”

     方绪让他坐下,关心得问道:“怎么样,小亮,还习惯吗?”

     “我挺好的,”俞亮点点头对他一笑,点评了几句队员棋力的高低。不过短短几天,他就把他们的水平摸了个通透。俞亮最看好周思远,他下棋的天赋或许不是顶尖,但是这一行里比的是勤奋努力和热爱。说到后面,他又问:“不过,师兄,你什么时候能把白川老师请回队伍来?”

     方绪听了,忍不住觉得脸一热,差点觉得被人看破了心思。但他也知道,俞亮不可能知道更多的东西。

     “好好打你的比赛,”他笑了笑,脸上带着些许神秘的自信道,“这些事儿,让师兄去操心吧。”



--

绪哥去替白川开门那一段是故意的

 


没存稿惹,周末更~下章有里番情节,挂不上的话,群里备份


*方绪演员韩沐伯玩过古典音乐,他拉大提琴可好听了

评论(37)
热度(836)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