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归巢 1 【棋魂|方绪X白川|ABO】

归巢 


1


      滴滴…滴滴……

 

     白川睁开眼,一张白净的脸上隐约有几分疲惫,他从沙发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对面的电视机上正放着中央八套黄金档的《神探狄仁杰》。被吵醒之前他似乎梦到了一点光影,好像是一个小孩蹦蹦跳跳,像只鸟儿欢笑着从跟前跑过去。他边在脑中试着回述梦境的片段,一边伸出手,越过两瓶打开的白药盒,从茶几上摸到了那只正在响的手机。

     “喂?”

     “白川,你在家吗?”

     白川抬手摁着眼眶,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最近服药之后他总是容易犯困。人就像断片似的,不知不觉得就睡着了。但他再迷糊,也不会认错电话里方绪的声音。

     “方绪,有话直说,别和我兜圈子。”

     白川换了左手握着手机站起身,右手拿起茶几上的玻璃杯,汲着拖鞋朝客厅左侧,半开放式的厨房走去。夜色里,长江粼粼的水光正在阳台落地窗外闪烁着。自打他上回和方绪就解散围达GC队的事大闹一场、不欢而散之后,白川就再也没接到过他的电话。他也乐得从那些商业代言、新闻媒体和赛事沟通的繁杂事儿里脱身,一拍两散,干净利落得躲回了属于自己的少年宫。

     走到水池边,白川把杯子搁在手边的厨房导台上,打开水龙头,拿过一只电水壶接水,听见电话里方绪说:“那我马上过来找你。”

     他的身边似乎有些许嘈杂的车辆鸣笛声,白川猜他已经在路上了。但听到他的命令式语调,那一股之前俩人散伙时的烦躁和厌恶又涌起来,夹杂着些许头晕,一股脑儿冲向他的头顶。他不耐烦说:“我不需要你来找我,我家不欢迎你。”

     “白川,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我这次是有正事儿。”

     嘟嘟……

 

     “师兄?”方绪一愣,他又喊了声,可是电话里只剩下一阵忙音回荡。眼见红灯又成了绿灯,他连忙踩下油门,沿着东湖大道向西而去。

     天上微微下着小雨,方圆市每到秋冬时节就这样,白天还晴空万里,夜里却会骤降几场连绵小雨,降降温。绵绵的雨滴打在红色跑车的雨刮器上,方绪打开了空调去雾,眉头却微微紧皱着,一股湿冷像是穿透了车窗,朝他心里袭来。他抬手一推眼镜,冷不丁碰到鼻梁上带着的伤口。不由疼得倒抽一口气。

     印象里,白川可从没挂过他的电话。方绪又按下了方向盘上的呼叫快捷键,拨通车载电话。他的师兄白川修养好的不像是个二十多的年轻人,兴许是教惯了孩子,锻炼出了为人师表的耐心。白川待人永远是不紧不慢的样子。连找他来“大吵一架”的那天,到最后也只甩出句:“散伙吧。”方绪从他那一打儿分手的前女友和闹翻的朋友那里听到过的狠话,可比这难听得多。白川的语调与其说是后悔,倒不如说失望。

     想到那夜,方绪又握紧了方向盘,心头不是滋味。他有时是糊涂犯浑,但心里其实很清楚谁对他好。这事儿上是他错了,但是白川……

     “您好,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the subscribe you dialed……”

     方绪烦躁得深吸了口气,眉头皱紧了,嘴角也溢出些许苦笑。白川难道连见都不肯见一面?这么想着,他脚下却又一送油门,红色的宝马跑车在夜色里疾驰而去。

 

     东湖路右转到滨江大道上,开车不过是几公里的事儿,白川就住在中山路上的玉兰小区。这地儿方绪来了不止一次。虽然是老城区,停车难,但地理位置好,离少年宫走路就二三十分钟,或者两站公交车。他开车进大门时,小区里已经停的满满当当。这几年大家生活条件都上去了,只有他一个人原地踏步。

     走到一号楼门口,正好有个妈妈带着小孩儿出门,他连忙替他们拉住铁大门,听见那七八岁的男孩仰头脆生生喊了声“谢谢叔叔”。

     方绪礼貌回了个笑,牵着孩子的年轻妈妈倒是打量了他一眼。估计她是对晚上八九点钟还看到一个脸上带伤、西装革履的人心里觉得有几分奇怪。方绪溜进门,空着的电梯还没关。他闪身进去,摁了面板,想起白川,不由抿了下唇。此刻离白川的家越近,他心里倒有几分难以言喻的慌张来。

     不锈钢的电梯门里倒印着他的脸,他不禁暗自演练着:“师兄,是我错了,怪我,你就再信我一次吧……不行不行。”方绪摇着头,抓了抓头发。白川的脾气,吃软不吃硬。他之前软磨硬泡了几个月,才让他勉强相信自己,帮忙认真办起来了围达网和围棋队。方绪只需要出钱,风光还都是他的,技术活和硬活倒都是白川在干。可就这样一个吃苦耐劳的合伙人,却让他气丢了。非但如此,他还连带丢魂似的,弄丢了更多重要的东西。

     他爸说的真没错:“方绪,从小到大你就是个随心所欲、魂灵不进的样子。你要单飞就去飞,别到最后毁了自己还毁了别人!”

     往往人在享有某一件东西的时候,一点不看重它的好处;等到失掉它以后,却会骤然发觉它的价值,看到当它还在手里的时候的珍贵所在。莎士比亚说的确实没错,今天他就是来试着弥补这些他弄丢的宝贵事物里的一样……

     正想着,电梯门开了,六楼是一层两户,左转就是B号,防盗门上还贴着年初倒“福”字没换,方绪摁了门铃,边回头往对面邻居那扇紧闭的大门看了眼。

     门铃空响了几声,却果然,没人开门,方绪压住心里的一阵失望,白川从不会这样赶他。他站在走廊里,对门里喊着:“师兄,你别生气,我来找你真的有事。你今天不见我,我就不走了。”

     兴许是声音有些大,他听见身后的邻居有门锁转动的声音,他回头瞪了一眼,对面却没从防盗门里走出来。

     又摁了摁门铃,方绪焦躁的内心中慢慢泛起一丝疑虑。白川不是这种绝情的人,要么是他之前从没把白川逼到过底线之外。但是,他们从小一起学围棋长大,情谊不浅,就算他犯浑不止一次两次,白川的性子也不会闹绝交的,更不会不顾礼节把他晾在门外……难道,其实他也和俞晓暘一样,打算把他冷冰冰得“逐出大门,永不相认?”想到这里,方绪踱步片刻,又打了个电话,这回嘟嘟声都没有,干脆换成了“关机”。

     他忽然觉察着脸上的伤口隐隐作痛,转念又想:要是今晚连白川都搞不定,他谈什么破釜沉舟、东山再起。他需要白川,就像是鱼需要水。召回离开围达战队的周思远他们,或许只要一通电话,但是白川……他是不一样的。

     方绪又敲了敲门,一咬牙,干脆走向大门右边墙壁上的水表电表箱边,万幸,那个沾了灰尘的外盖到现在还没修好,虚掩的铁灰小门一拉就打开了。他探手摸进去,摸索到表盘背后的角落里,试着掏了掏。

     几年前一回他送白川搬东西回家,那一次正好忘带了钥匙,方绪捧着大纸板箱,正要问他“要不要打电话叫锁匠。”还没出主意,却看见白川从这个隐秘的角落摸出来了一把备用钥匙。他不知道这把藏起来的钥匙还在不在,干脆碰碰运气。正想着,方绪的指尖忽然碰到了一个微薄的金属,他把它从灰尘里划了出来。吹了吹,完全顾不上弄脏了袖子,接着插入钥匙孔,打开门。

 

     “师兄?”

     推开门的一瞬间,方绪便觉察到几分不妙,屋子里似乎安静的过分了些。可客厅和厨房的灯却大亮着,显然主人还没离开。白川住的是格局简单的两室一厅,从门口就能望见半开放的厨房和小客厅,但现在一眼望去不仅空无一人,而且安静无比,只有哗哗的水流声。方绪又喊了声白川的名字,却只听到了自己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嘎吱声。

     门口金鱼缸上照耀的蓝荧光闪烁着。“白川啊,你在哪儿?”方绪探进身子,关上身后的门。一股警兆在他的心中油然而生,莫非是出了什么意外?恰在这时,他的鼻尖忽然闻到一股清甜的气味,方绪下意识偏着头寻去,这味道很浅,却让他打了一个激灵。他随手抄起一把门口的长伞,朝里走去。进了门口,满屋的一股清甜香气易发明显了,就像是可口的水果,萦绕于鼻尖,穿透了肌肤,往血管里深深扎去。

     方绪掩遮了下鼻子,但他很快意识到这个动作是自欺欺人,这味道不是“气味”。眼下,他正被血管里一股陌生的火苗灼烧感逼出应激反应,心跳加速:这是一个Omega在大肆散放着信息素。

     火苗在他的身子里燃烧起来,方绪凭理智压抑着,对白川和未知的担忧压倒一切。或许他该谨慎些,但这就像是见到猎物突然引发的狩猎本能,他根本无法抑制那股蠢蠢欲动。

     哪怕是陷阱,一个未标记、如此清甜的Omega的信息素,也对Alpha有致命诱惑。

     但是,白川家怎么会有Omega存在?他朝进门左侧厨房走过去,水龙头还在哗哗流淌,短短几步路,却仿佛布满了让人惊疑不安的刀尖。方绪暗想:“师兄不是Beta吗?”

     刚转过导台,眼前的一幕就吓了他一跳。他的脚下踩到了地上不知何时打碎的玻璃杯的碎屑上,一个电水壶翻倒在水池中。水池前的厨房瓷砖上,白川正不省人事、面朝下晕倒在地。他原本握在手里的那只银色手机摔落出了一米远。方绪一个箭步冲去,却发现离白川越近,那股清甜的香味就越浓,几乎是冲着他的大脑皮层而去。他恐惧又惊骇得颤了下,狠狠眨了眨眼,几乎不敢确信眼前的这一幕。可是,他身体每一寸体表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这就是白川……他闻上去如同可口多汁的蜜桃,细白的脖颈,像是恶魔在他心里呼唤:一个未标记的Omega不省人事得昏倒在他的眼前。

     “师兄?”方绪急促喘息着,竭力拉回理智。他蹲下身,拨开玻璃碎片,单膝跪地上,探出手指去觉察着白川的呼吸,指尖还有几分颤抖。“白川,你没事吧。你醒醒——”

     人生中,哪怕是第一次参加世界比赛时候,方绪也没有像现在心跳得这么快,几乎像是万物安静得就只能听见他自己的噗通心跳声。一股说不出的骇异混杂着奇怪的悸动和担忧席卷全身。白川居然不是Beta?有什么比发现身边二十年的Beta居然是个Omega更让人目瞪口呆?他几乎以为自己穿越到了电视剧里。但他怎么会晕过去,他会不会有事——

     幸而,指尖一丝微弱的呼吸,好似刷过的细细绒羊毛,把他瞬间从恐慌躁动里拉回来,仿佛把先前剧烈跳走的心脏重重得拉回了胸膛。方绪定了定神,勉强把自己从一团浆糊的思绪里拖出来,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快速拨打了110。

     他的视线忍不住朝白川的侧脸飘去,那张脸上正染着红晕,双目紧闭。

     “喂,这里有人晕倒了。叫一辆救护车来,地址是:方圆市河滨区中山路122弄玉兰小区1号楼。”

     他顿了顿,深呼吸了下。听见电话里的接线员问:“好的,还有什么吗?”

     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为什么要苦苦忍耐,可剩下这几个字就像是从石缝里蹦出来的。他听见自己的喉咙动了动,沙哑得说:“还有,请准备好隔离措施,这是个Omega。似乎在……发情期。”





(未完)


---

所有和剧版无关的内容,纯属我虚构。


理论上应该是xx的展开,但是……我不会写car,只好把白老师送医院了……顶锅盖逃


脑补快三个礼拜了,存稿到第五章,终于有勇气发第一章,基本每次都是4k左右,是个先婚后爱的严肃狗血中长篇正剧~ 欢迎评论抽打作者!


评论(69)
热度(2454)
  1. 共2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