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章苏】苏东坡探案(中aka番外)

前文:


4

 

(节选)



“还是雏?”章惇薄唇微启,低哑的嗓音似笑非笑得吐露道。

苏轼一瞬间很想砸烂他的脸,偏偏却窘得连耳根都红了。他险些以为章惇是要吻上来,幸而俩人没有假戏真做,不然苏轼现在或许已经彻底成了吴语中的熟虾红蟹。他撇头去,侧耳静听了一会众人走远的脚步声,一边让心跳渐渐从急促平复下来,接着转过头来,压低嗓音确认道:“章惇?”

章惇皱了皱眉,眉间染的蓝梅花钿浅浅的,几乎让苏轼脱口而出:薰衣理鬓夜不眠。他忽然觉得章惇修过的细眉十分好看,只听见他说:“叫我子厚。”

“子厚兄,”苏轼忍了忍,最终忍无可忍:“能否把手拿开些,你的镯子硌人。”

方才章惇为了躲避那几人,几乎是二话不说,闪电般得把苏轼倒扣着双手,蹭蹭几步连推带扑得倒在了床上。这一幕若让不知情的人看上去,颇像是美人化身虎狼,朝苏轼的怀中主动得投怀送抱。说实话,苏轼自然没料到能有这种偷香艳遇,但这一亲芳泽实际上却是他完全被章惇锁死了四肢,还牢牢压着无法动弹。

章惇闻言却没挪开手,反倒低声说:“他们还会来看。”苏轼心下一惊,迷魂意去了一半。章惇却忽然紧紧沿着苏轼身子往上头匍匐了些许。他这不挪移还罢,原本二人就紧紧相贴的身躯,瞬间变得益发紧贴,撩心动魄。因章惇身上那几乎薄的不成样的丝绸,几乎都能让苏轼感受到快要融化的体温。苏轼心中近乎笃定得尖叫着:他是故意的!就在他被章惇一阵乱动乱摸所激,无法抑制一声时,章惇居然松了手,却往下摸着,又牢牢锁住了他的腰,让他不得动弹。

二人双腿相缠,四肢交叠,苏轼忍着眼睛里微泛而起的水光,压低了薄薄的喘息。章惇却贴着他的脸庞,兰花般的熏香伴随着他的呼吸洒落在肌肤上,他说:“你叫什么?”

“苏轼,字子瞻。”苏轼也用耳语声音回答,“我奉命来救你。”

章惇听了却嗤之以鼻:“若非是你突然出现,我恐怕刚刚就易容逃出去了。”

“……”

苏轼一时间不吭声,半晌,出声的嗓音好似有几分委屈,小声埋怨道:“话也不能这么说。”

章惇仍然贴着他的脸庞,只望见眼前人红彤彤的唇,还有染一片赧粉的颧骨。他觉得喉咙紧了紧,却低声吩咐:“我假装解你腰带,你多喊几声。”

苏轼脸又莫名红了些:“喊……什么?”

章惇仔细听着外面的声音,飞快得说:“他们不会进来看。你只要假装很热情,越热烈、越放浪形骸越好。”他又说:“秦楼楚宴里是怎么样子的,你总该知道吧,苏子瞻?”

苏轼闷声不响。他既不想露怯,也没用傻到透露给章惇他究竟有没有去逛过烟花之地,章惇刚才调笑他雏的事他还记在心里,这就是一个锦营花阵里惯谈风月的家伙。苏轼可不想当面输下阵地,哪怕是风流阵场来。

章惇又安慰说:“只要他们不起疑,一会儿我再带你逃出去。”

“怎么逃?”苏轼立刻找回了点神智问。

“自是得和我一样。”章惇说着,忽然冲他邪邪笑了笑,对他慢悠悠低低喊道:“换身女装。你说如何,苏子瞻?”

苏轼近乎狼狈得长长喘了一声。因为二人对话的片刻里,章惇就没有安分过,他便说话,边假装在苏轼身上起伏摩挲着,衣衫如花瓣散叠的同时,发钗亦随之摇晃,原本就显露的锁骨和修长的脖颈之外,更是因动作益法大开的对襟褙子间,露出了一小半胸膛肌肤。几缕碎发落至苏轼的肩头,哪怕他知道眼前人是亟待解救的省试士子,这等暧昧又脸红心跳的场景,还是让他一时意乱情迷,错乱难辨。就仿佛二人身处的不是贼窟,而是金帐。加之,章惇又暗示道:“你快出些声。”苏轼便似真似假、亦真亦假得传出些让他自己都觉得赤热的声音。

“慢些,娘子,哎哟……子厚!”似乎因为他喊出的称呼不悦,翻滚之际的章惇眼睛一眯,手却沿着腰一路向下,踏足危险之地。苏轼慌忙压低声音喝止他。他一把捉住章惇得手腕,咬牙说:“干什么,你说要做戏……”

“那也不能叫我娘子。”章惇耳语。

苏轼被他言辞里的恨恨激得哭笑不得,又迫于那只紧紧相贴眼下还硌着他后腰的金镯的手,只好哼哼唧唧不带上称呼。只是不知为何,他只觉得二人鼻息间似乎带上一股难以形容的热意,连交缠间也有几分弄不清真假。章惇就仿佛恨不得二人每一寸身躯都轮流触碰过。然则,这种若有似无的间断撞击,只让两人虚伪的喊声好似变得迷离真实。等苏轼发现章惇有点暗沉沉盯着他看的时候,他有些不自得咬唇问:“干甚么看我,章子厚?”

“我或许真要吻你了。”章惇喃喃说。


……




评论(20)
热度(114)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