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系统】朕的英名毁于一旦(轻松)0+1

皇上何故要跳反(朕的英名毁于一旦) 

by prophet


貌似正直实则心黑大臣X撩天撩地赔掉自己皇帝


#系统穿书世界中的某一个


其他:纯粹是太岳东楼搞不下去了开个脑洞屯文,架空混搭历史吐槽向

 

 

 

0 序

 

      “想真正的活着吗?想体验生命的意义吗?”

 

     赵玉一脸黑线看着这行出现在眼前的字,空中弹出的屏幕不仅复原了远古的电脑灰扑扑界面,还有像素低劣的箭头鼠标。

 

     ……当初,他就不该带着自家光脑去做《无限恐怖》的任务。

 

     现在好了,这货有样学样,把无限世界主神空间的经典语录视为瑰宝,甚至擅自更换成了每次完成任务、回归主厅后的开机界面。

 

     “好了,”他带着没好气的说,“差不多的得了,先干正事!”

 

     话音未落,从赵玉左手上带着的一枚纯银戒指里,闪烁出一下细微光芒,接着,那个经典款xp界面消失了,转而出现了一块巨大的三维悬空屏幕。空中随之响起一个磁性深沉的声音:

 

     “宿主上一期任务已完成,获得奖励:A级剧情兑换券1张,信誉点:82367点,评级:A+……”

 

     光脑发声的同时,屏幕上出现了一行行字和画面。

 

     赵玉从边上给自己拿来一把椅子。任务大厅是一个很像科幻片里火星殖民地的地方——如果真的有科学家搞了出来,然后在火星上孤单种土豆的话。总之四周是银白色,永远走不到边际,也没有窗户,四处都是全息投影。就仿佛明示着,一旦离开,就等于自主抹杀。

 

     赵玉并没数过,他已经经历了多少世界了。这或许是一场神魔的游戏,或许是一场梦,或许只是他的一份工作。

 

     他在轻便的躺椅上舒舒服服躺了下来。光脑早就和他的大脑绑定,他们一般通过神经网络交流,根本不会有丝毫停顿。

 

     这些奖励的剧情指数和兑换点,主要是用来购买一些任务道具的,俗称:金手指。比如一把蜀山仙剑要两个B级剧情兑换券和10万点,一张鉴妖符,需要三千兑换点之类的。在仙侠或灵异世界里做任务的时候,可是救命的东西。

 

     “是否观看上一次完成任务的最佳片段?”光脑絮絮叨叨接着问。

 

     “不用了!”赵玉警惕心一起,顿时断然拒绝。

 

     作为身经百战的老人,他早就过了初来乍到的新鲜感,没有什么兴趣再看一遍刚刚就亲身经历的场景。

 

     可惜他的光脑永远那么自恋。早在它询问的同时,就已经自说自话得在银幕上播放起片段来。

 

     ……那你还问我干什么?赵某面无表情,内心尖叫。

 

     光脑:我听的到啊。

 

     只见,堪比浸入式的投影中,首先是一位倾国倾城,却英姿飒爽的美人吸引了全部视线。她一把推开马车中坐在身边的亲王衮袍男子,亲身为盾,挡住了刺入马车的一刀。

 

     说时迟,那时快,美人竟丝毫不顾重伤喷血,却抄剑反手一击,漂亮反杀。甚至带着慢镜头,连杀手的惊诧、不甘,还有王爷的震惊、懊悔都刻画得淋漓尽致。

 

     “……兄弟,大可不必。”赵玉无语得看着它。经过无数次斗智斗勇,他已经熟知了他家光脑的特点——丫就是一戏精。

 

     对付戏精的最好办法,就是学甘地大师的策略非暴力不合作。

 

     光脑有滋有味放完了,喋喋点评:“你不想知道,为什么你只拿了A级,而不是S吗?为什么别人可以拿到SSS,而我只能和你这个A货混?唉!知耻而后勇啊!年轻人……你好好反思一下你自己。”

 

     赵玉抱头痛苦道:“我看您上辈子一定姓孔。”

 

     光脑反唇相讥:“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我们说下一个任务!”赵玉迅速扯开话题,和这厮扯皮,能扯到天荒地老。

 

     光脑又不满足得嫌弃了一阵,在赵玉鄙视的眼神和沉默的抗议里,恋恋不舍关掉了任务回放。

 

     突然,它的语调换成了平板无奇的电子音,说道:“恭喜宿主!本季度完成100个任务,满足奖励条件。下一个是奖励世界。”

 

     “啥?”

 

     “传送倒计时启动。5、4、3、2、1……”

 

 

 

 

 

第一章 所谓的度假胜地

 

     熟悉的刺痛感,是神经末梢对接后,从四肢百骸传来的生物电流。

 

     赵玉等着眩晕和感官渐渐恢复,耳畔响起一个激烈的人声,还有着些许回音。

 

     “此事,不知执政要如何定夺?”

 

     这是一处殿宇,赵玉正坐于御座上。他低头望去,只见四五人站在底下,黑压压的纱帽上幞头微颤,其余几人正因当头一人的质问,而开始窃窃私语。

 

     赵玉第一反应便是在心中紧急咒骂起了光脑:“人呢!出来解释一下!”

 

     “系统可以更新,是否选择立刻更新?”

 

     赵玉:……气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正交头接耳的三两紫袍大臣前方,一个人咳嗽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连带赵玉都集中了过去。

 

     光脑这才姗姗来迟,冒出声来:“不是很明显了吗?还要我解释什么。你眼下是皇帝。这个老头是当朝左相,姓周,建议你不要惹他……”

 

     “御前窃窃私语!成何体统!”周相抖了抖胡子冷冷说。

 

     为什么?赵玉暗暗问他的光脑。

 

     “因为他是你老师,手里有先帝赐的金戒尺,可以上打昏君,下打奸臣。”

 

     “……”赵玉无语。

 

     但有人不买这位帝师的账,只见刚才大声质问的中年人冷笑一声,却问道:“丞相有何见教?好教诸公都在此间,不若说个明白。”

 

     光脑见他视线挪到了过去,补充道:“此人姓刘,是御史中丞,建议你也不要惹他。”

 

     他也有戒尺?赵玉情不自禁问。

 

     光脑说:没有,但他出了名的敢骂,人称骂神是也!

 

     赵玉情不自禁缩了缩头,凭借熟练演技,面上依旧是古井不波、不动声色。他没兴趣听口水战,而且似乎眼下,这群大臣没有他的参与,也可以过的很开心的样子。

 

     赵玉抓紧机会,在心里斥责光脑:“你还没给我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等回去了,我要投诉你。”

 

     光脑压根不在意他的威胁,懒洋洋说:“这个是奖励世界,都没有任务,你投诉个啥?现在你的身份是宣庙第三子,景皇帝。年龄二十岁。”

 

     赵玉:“不要欺负我读书少。我才二十岁,没死呢,怎么就有庙号了?!”

 

     光脑道:“就你读书多?!是你要问我的故事背景!你以为你这区区凡人肉身是我这等AI永恒长存还能不死吗?”

 

     赵玉被它一顿乱喷,暗道不妙,硬着头皮,听光脑继续说:“景帝,原名昂,登基后改名叫燠。在位二十四年,大楚风调雨顺,破事一件没有,人称宣景之治……”

 

     “那我过来干什么?”赵玉不禁问。

 

     “做什么?什么都不要做,就做官家呀!”

 

     光脑鄙夷话音未落,恰好听到底下有人喊:“陛下,还请定夺!”

 

     赵玉看向这五人——除了当头的宰相周朴、“骂神”御史中丞刘志外,另外还有三人,大约也是执政的三省班子,假如这个架空世界的大楚王朝确实是宋制的话。

 

     之前赵玉也去真•宋朝背景做过任务,帮包拯包青天破案,还顺带看到了传说级别人物苏东坡先生。

 

     虽然赵玉很想告诉年少意气风发的东坡先生,那只猫不能要了。对,就是他身边刚刚在包拯手下人aka赵玉同志的帮助下,救出来的“失足青年”章惇。赵玉亲眼见的,这只猫他女装。

 

     但显然东坡没有察觉到王朝马汉的欲言又止,他正一味感激开封府尹包拯救友人水火,赞扬他办公探案如神。

 

     明明办公跑腿的是顶着王朝马甲的他赵玉!(委屈)

 

     总之,赵玉经历的真•古代世界也有不少了。但是,每回基本都是些炮灰小人物,做到官家的,还真没有。爽歪歪、美滋滋啊。可以说各朝制度,他也略知一二,别的不怕,单怕架空混搭。

 

     “这三个人分别是中书省右相丁实初、次相平章政事林树声、翰林学士吕景行。”

 

     ……怕什么来什么。赵玉听了顿觉不妙:“他宋好像没有平章政事啊。”

 

     一时来不及细思,主要是再思考下去,眼前这群等候他回复的重臣,就要怀疑皇帝刚刚在开小差了。赵玉作出沉吟之色:“周相公如何认为?”

 

     吕景行和林树声暗暗对视了一眼,倒对皇帝把皮球踢回去没有意外。光脑性质盎然插话道:“你挺有天赋的啊?”

 

     就听宰相周大爷斩钉截铁说:“朴从丁相。”

 

     只见刘中丞的脸猛得黑了下来。他还记得之前和丁实初干架,扬言:官司就算打到御前,也奉陪到底!结果真是丢脸丢尽了。

 

     赵玉全然不知,只在心里得意对光脑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你先和我讲清楚这到底什么朝代。“面上却点头:“如此中书领旨。”

 

     ……咱就算不会治理国家,和稀泥还是会的。再说了,吵着么厉害,万一他逆着周大爷……他是说丞相周老师的心意,然后被群臣喷回来怎么破?

 

     众所周知,朱厚照他没有刘瑾刘公公也浪不起来啊!

 

     目前为止,新鲜出炉的赵玉发现做官家的几点好处——第一是所有人站着的时候他永远都能坐着;

 

     第二,是只需要面带微笑不表态就可以了,反正没有人会知道他是城府深沉,还是压根没听懂。

 

     终于,在没听懂的情况下,靠踢皮球大法送走了几位大爷之后,赵玉继续开始斥责只弹幕了一句之后就又不知跑哪儿去的光脑——消极怠工!不当表率!光脑之耻啊!

 

     唯一能肯定的是,它应该就在拇指上的玉扳指里,于是,赵玉开始一遍遍转那扳指。

 

     “你出来啊!还没讲完呢,你有本事送我来,你有本事回复啊。光团子,机械羊,仿生贼……”

 

     光脑被他烦不胜烦,终于开口:“这是度假世界!老子没有义务为你服务!”

 

     赵玉炸毛了:“你说度假就度假,我每天刀尖上倘着刺激的任务日子呢?!再说了度假要多久啊,有没有时限?”

 

     光脑:“你这个人怎么这个样子?让你度假你还不爽。坏透了。”

 

     赵玉被他倒打一耙的无耻行为气到在精神里掐他,光脑大翻白眼,只好勉强透露些:

 

     大楚已经开国九十四年,三省几经改革,只留下中书省,门下省名存实亡,尚书省废除,六部直接对中书省负责。

 

     赵玉暗道一声好险,他差点说“三省拟旨”,就要挨金戒尺了。

 

     “总之,六部就是吏礼兵刑户工。户部本来是民部,因为避讳德祖也就是楚太祖他爹的名字,改成了户部。但这不重要,就和你爹叫启,所以“夏启”一并避讳了成“夏开”一样。”

 

     赵玉:……这很重要啊,一不小心不孝,就是天大罪过掉脑袋啊。

 

     光脑又科普了一通,“你有一位杨皇后,如花似玉。她正怀孕,因为小年轻帝后和谐,没有纳贵妃。皇后她爹是武英侯,一家将门啊!”

 

     它啧啧了一阵,又说:“扯远了,这个度假世界暂时没限制,等通知吧。你爱怎么玩怎么玩,要谈恋爱、要搞争霸,开后宫泡妹子,甚至泡宰相也没问题,只要你有这本事。”

 

     赵玉已经无力吐槽他的兄贵思想了,想起方才所见的几个大佬,周朴胡子都白了,再说了他怕戒尺!丁右相倒是年轻力强,而且长得也不错,其实,刘宪台、吕翰林,还有林副相都长得一表人才啊!

 

     但是,赵玉啐他,谁和你这色光团一样,整天想着泡美人。

 

     光脑却弹出来窗口,道:“系统可以更新,是否选择现在更新?”

 

     赵玉:………

 

     即将开始自动更新,3……

 

     “不行!”

 

     2……1……

 

     “官家?”边上的太监王宝被皇上突然大喊一声,吓了一跳,连忙看来,却见赵玉怒发冲冠、满面通红,恶狠狠得像是有人往死里得罪了他。

 

     “去上杯茶来。”赵玉压下恼怒,勉强对王公公说。

 

     “是,”王公公不敢问皇上要昨日进贡的黄茶,还是白茶,暗想着揣摩些意思,还是上小团龙。当然,他并不知道,对现在的赵玉喝起来可能压根就是一个味道——如牛饮也!

 

     赵玉颤抖着戳那扳指,这回迅速有了反应,却是一行字条:进度条,完成0%,预计所需时间:8279小时。

 

     赵玉眼前一黑,恶向胆边生,顿想出杀手锏要关机重启,却看见有一个对话框弹出:重启后您的更新进度将取消哦,是否确定?

 

     “我可砸了你这破光团吧!”赵玉暴怒。一边愤愤不平得端起茶碗。

 

     得,是明清盖碗茶,看来真是个混搭架空。

 

     新鲜出炉的赵官家在心里一声哀叹。


     ——“朕的日子不可能这么糟心。”




(未完)

 其他:原型大概是……?皇帝还真没有原型😂 丞相周大爷、丁相、刘中丞、吕翰林,还有林副相猜一猜?


🌸答案:

宰相周朴,可能是周亚夫+赵普……

御史中丞刘志原型是刘挚。

丁实初你们可以认为是丁鹤!我不承认的~

林树声,是徐阶的好基友陆树声原名。。


评论(18)
热度(56)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