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整理】张四维墓志铭-申时行

*我要开始黑老申了,点校并句读了一下申时行写给4D墓志铭,发现:1.万历管4D也叫“张先生”。2.寡妇再嫁笑话之后,老张果然怒了,提拔潘晟入阁压制老申,我还以为这是王世贞脑补的,结果老申确认并表示自己就这样倒向了4d……花心薄情苏州人!……3.张四维也差点被夺情



太师文毅凤磐张公碑铭 - 申时行


  上御极之三年,蒲阪张公以宫詹晋宗伯大学士,入参机密。又八年秉政,踰年以父封公之丧归其廬盖。上时时念公也,常顾问左右:“张少师无恙乎?何时服除?”于是朝士大夫欢传张公且复召,海内延颈而望太平曰张公且复召,然未及召而公卒。

  上闻震,悼辍一日视朝,赐祭加等为十三坛,遣官治丧事,赠太师,谥文毅,荫一子尚宝丞。及是,公伯子甲徵等,奉阁学山阴公状屬余纪其墓隧之石。

  余与公共事三朝,凡公之论议著作与其厝注于国家者,皆余所亲睹,即不斐其何敢辞。


  公讳四维,字子维,别号凤磐,山西蒲州人也,其先自解徙,世以高义闻里中。

  曾祖宁配雷,祖谊配王,继解,父允龄,号嵋川公,配王实生公。以公贵,曾祖、祖父赠封俱如其官,妣皆一品夫人。

  公生而颖异,甫能言,解夫人弄之膝上问儿所欲,公亢声曰:“欲一当明主康济天下!”解夫人大惊。


  年十五举茂才,高等督学刘公,少许可,独奇公推曰:“国士。”嘉靖已酉,举乡试第二人,癸丑成进士,以庶吉士第一,读中秘书。(即中书舍人)乙卯,授翰林院编修。无何,丁内艰,服阕补职。壬戌、乙丑,两充会试同考官,分校永乐大典。

  是时词林少事,日游敖徵逐,公独与同志闭户读书,穷诣博览,而尤好深沈之思,袁文荣公尝以博物策士屬代对立具草,袁公叹曰:“此真博物君子矣!”(即阁老袁祎)

  徐文贞公尝召诸词人集值中语及国计属,公考订赢缩,推厉害所由,曰:“此参政异日忧也。”(即徐阶)

  隆庆丁卯,大典录成升右春坊右中,允予五品服。庄皇帝首御讲幄以公充经筵日讲官。公盟心登对,多所开发,庄皇帝常竦意听之。是年,主顺天乡试,寻升左春坊左谕德兼翰林院侍读。戊辰冬,请假归省,赐银币给驿以行,及春儿复。己巳升翰林院学士,寻升吏部右侍郎转左。(隆庆很喜欢4d的讲章233)



  新郑高公雅重公,推毂甚急,而同事者意忌,以为轧己,从中挠之,公遂以疾乞归。

(果然是高党,想起4d委委屈屈说:我这是凭实力来的日讲官。然而你明明给了老高八百金)


  壬申春,上出阁讲学,慎简官僚以公充侍班官,协力詹事府。寻掌府兼教庶吉士,无何,复引疾归。万历甲戌,诏再起,公以原官仍掌詹事府事,充世庙实录副总裁。肃皇帝在位久,章牍浩繁,诸司掌故皆阙轶。

  公极意蒐讨,自嘉靖辛卯以后朝章军务,国赋人才皆犁然具备,江陵张公矍然称服。(为何要cue老张233)


  乙亥上置弼臣,升公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入内阁参预机务。公既拜命,侍上讲读于便殿,赐公御书:一德和衷大字。稽首谢出,上以公器度不凡注视者久之。丙子充重修会典总裁官,丁丑主会试。肃皇帝实录成,加太子太保,进文渊阁大学士,赐银币鞍马。

  戌寅春大婚,以公赞襄六礼劳加少保,进武英殿大学士,荫一子国子生。壬午以泱策功进兼太子太师,荫一子锦衣卫百户,世袭凡三进秩皆予三代诰命。


  自江陵柄国,以刑名一切,痛绳海内。既殁,而亲信之人尚与权璫表里,阁中议多龃龉不行,公燕居深念间,为余言:“此难显争,而可默夺。”令以宽大从事,少安人心会。(张四维真的是阴险)

  皇嗣诞生而公喜可知也,曰时不可失,乃手书劝上宜以大庆施惠天下,出诸司所拟宽条属余损益,凡数十事以进。上欣然命行之,寻以诏恩,加公少师吏部尚书极殿大学士,荫一子尚宝丞。


  先是,席江陵宠者惮公而易余,故起新昌位余上,以逼公。(当事人所言,申时行你摸摸良心)

  及新昌论罢,设师搆隙乃因阳城太宰劾罢嗾御史□劾公,上曰:“元辅忠臣,御史何得妄言!”持其章不下,手诏趣公出。惮公者,愈不自安。则夤缘罪人爵关,说权璫保将为公难。御史疏再入,上怒,镌御史三级出之外。公上疏引咎,乞宥言者,上裦答不许。是时,权珰骄恣甚,上积不能评,言官亦微知上指,乃共为疏论爵及保不法状。上震怒,立谕公拟旨曰:“奴辈盗我威福久,其及诛之!”乃下爵诏狱论死,安置保于南京,籍其家。言者因追论江陵事,上欲穷竟其狱,公丛中救解。(利用万历对冯保的不满。然而最后一句太扯,是谁在书信里大喊楚氛巨凶?)


  事已,请诏臺省,举骨鲠端亮之臣,朞月间耆贤,在列朝一改观焉。

  一日上视朝,公立金台侧,眩晕欲仆,上曰:“张先生不耐早寒。”命中使扶送至阁。


  癸未从驾阅寿宫,陟峻岭上顾近侍曰:“可令二人掖张先生。”其优眷如此。(张先生……)


  无何,嵋川公讣至,公哀毁不欲生。上特遣中使慰唁,微示以夺情意,公泣固谢曰:“臣死且不敢。”上怜之,赐赙襚特厚,仍命驰传给道费,遣行人护行。(万历你这是夺情上瘾了啊!)


  公辞上于文华殿,劝上以法祖孝亲,讲学勤政,清心寡欲,惜才爱民,保终如始。因泣下,上为之动容,慰劳甚至,公归。寿宫阅定上犹录公劳,赐白金文绮,荫一子国子生比服阙,上将召公而公疾革不起,是为万历乙酉十月,距其生嘉靖丙戌五月享年六十。


  公孝友天笃,内行甚谨。与人交齗齗不能苟合而厚于故旧。

  嵋川公家居,月一驰者定省。闻讣匍匐兼程,废寝食道,病几殆。甫至家后,母胡氏夫人亡,两弟又亡,公虽病犹强起为经纪丧事。宫保杨南涧公知公与髫龄,公以国士报,既殁而葺其祠,诸故人遗孤无所归,公皆衣食之。


  新郑去国,公时赴宫詹,命自获鹿取道会于逆旅。江陵尝以问公,公曰:“昔事高公犹今事公也,去而远之,谓交谊何?”闻者称服。(这是道送命题…张四维回答的很巧妙。)


  公居恒简重,至临大事决大疑,迎刃而立断,在阁中疏为余称。


  杨文襄曰:“本朝干济国手无如是。”公其诛瑾一事,大有作用。可谓振古之豪杰,意若深有慨于。文襄者,乃公所扶危定倾,安利天下,余竊以为过之。


  公佩王氏封一品夫人者三,有子六人:章甲徵,兵部武库司主事;次泰徵,礼部仪制司员外郎;次定徵,中书舍人;次久徵;次元徵,俱国子生,娶皆名族,详在志中。甲徵等以丁亥三月葬公于蒲之风陵乡,盖公所自卜壤,上即以赐公,从公志也。公柄事未久而去,去当复召而闵然不能。须臾天固未欲,幸海内耶何夺公之急也。呜呼悲哉!


  余故撮公之大者,揭之碑而系以铭曰:“翼翼禹都,代钟贤哲。佐运匡时,有声烈烈!显允文毅,应斯挺生,才为国华,行为士程。肃皇之朝,雍容载笔。掞藻垂鸿,銮坡石室,暨事穆考,執经周旋,盟心解颐。广厦细旃,冲圣在宥。”


  公归来复勒成信书,乃符梦卜。天子曰:“哲如作舟楫,其代予言,其沃朕心。”公拜稽首对:“扬休命一德,和衷不絿不竞。”乃持大化,易寒为春,涤烦去苛,化旧为新。乃屏佥壬以肃在位,射隼于墉,投鼠于器。乃徵遗逸置之天衢,涧无考槃,场无逝驹,夙夜劬劳,不遑启处。尽瘁厥躬以报明主帝眷。

  (易寒为春,涤烦去苛,化旧为新……申申,你这是暴露了啊!)

  元臣日宠绥之,其颠其危,俾掖持之。信若蓍蔡,欢若鱼水,君臣之交,终如其始。素车西迈,栾栾棘人,豈不怀思!非孝无亲,祥琴在堂,蒲轮在路,乘箕行天。公不反顾,柄政无何,其动则崇帝心,所怀朝野攸同,去则有思,殁则有恤,何其厚也!用酬良弼,不坠厥功,不陨厥声,于千百年视此铭刻。


ps:老申文笔是真的不错。我觉得比王世贞的文章好读,不需要什么注释。还把张四维毫无底线得夸了一通。暴怒.jpg 要把苏州人抓起来()一顿!

评论(37)
热度(6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