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倒张…

那张图其实有个最虐的地方:


    万历十年六月,张居正病逝,万历十二年五月初五,抄家开始,而此日恰恰是张居正的生日。


   “五月初五日,丘侍郎到府,初七日提敬修面审,其当事噂沓之形,与吏卒咆哮之景,皆生平所未经受者”

   “其妇女自赵太夫人而下,始出宅门时,监搜者,至揣及亵衣脐腹以下,如金人靖康间搜宫掖事,其婴稚皆扃钥之,悉见啖于饥犬!”

   “丘侍郎、任抚按、活阎王!你也有父母妻子之念,奉天命而来,如得其情,则哀矜勿喜可也,何忍陷人如此酷烈!”

   “可怜身名灰灭,骨肉星散”…可怜身名灰灭…


(经登科录考证张居正是五月初五端午节生的,许多大传记载有误)

       《登科录》:“张居正,贯湖广荆州卫,军籍。荆州府学生,治《礼记》。字叔大,行二,年二十三,五月初五日生。曾祖诚,祖镇,父文明,母赵氏。重庆下。兄居仁,弟居敬、居安、居易、居宽、居业、居学、居中。娶顾氏。湖广乡试第三十名,会试第一百六十名”。



这等巧合,大概是历史能给的一种最致命的窒息感。



想想吧。往岁这日,府内欢腾,圣恩隆眷,百僚云集。而万历十二年这一日…

——炯矣黄炉之火,黯如黑水之津,朝露溘然,生平已矣,宁不悲哉!


题外话:

因故那篇讲万历十年冬—十一年夏的身牢一文我几经动笔都搁浅了,是真的写不下去,我甚至没有勇气再把行实拿出来翻第二遍呜呜呜…或许哪天又抑郁到心墙状态了会写吧。 有太太心脏坚韧原意尝试的请不要犹豫抱走脑洞:

配对:万张

简介:朱翊钧试图把心里属于张居正的那块彻底挖出来,发觉空了一大片,于是他又做了个透明的牢笼,把自己一点点关了进去。

@庶保令名李石麓 呜呜求抱求安慰,我为什么要作死又去翻一遍敬修的绝命书?呜…

评论(37)
热度(162)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