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明朝】昏君计划【脑洞】

by prophet

简介:在紫禁城的高炉立起的那一刻,帝都人民提前体验到了被北京雾霾支配的恐惧

一篇剧毒无比的明穿小说脑洞!爆笑!梗过多&我写的时候一定脑子有坑


(正文)


“你拍一,我拍一,今天蘑菇种哪里。


   你开花,我开花,今天蘑菇种谁家…”


……


在穿越之前,苏明君同志和穿越局第八办事处进行了一次会谈。


“原来穿越也要面试吗?”苏明君谨慎地问。


他对面坐着一位梳着丸子头的人,穿着一身辨认不出材料的黑衣,越过他一脸和善、亲切的笑容,苏明君看到他身后坐着十多个隐藏在朦胧烟雾里,看不清面容的人。


“苏先生吧,请坐。其实这不是面试啦,就是给我们彼此了解一下的机会。”


丸子头黑衣人露出令人很熟悉的,那种推销健身卡的招牌笑容,苏明君判断他常做这件事了,“当然,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


苏明君说:“好吧,那咱们开始吧。”


“行。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第八办的小刘,工号一三六八零五。”


“刘同志你好,你不会正好叫刘伯温吧?”


“哪里哪里,”小刘干笑了一声,“总之闲话少说,我们开始正题,领导们还等得急呢。你材料准备好了没有?”


“哪个材料?”苏明君问他。


小刘说:“就是之前让你准备的一份穿越后行动书大纲。”


苏明君连忙点头:“有的,有的。”顺带把进门后手中一直握着的透明文件夹递了过去。


小刘满意点点头:“和你们大学生办事就是方便。”


“博士,不谢。”


“失敬,失敬,苏博士,我也是博士啊。”小刘边翻开边说。


“哇,什么博士啊?”


“比你早拿一些时候,也就几百年吧。哎,具体时间记不太清了。”


苏明君无语,此博士非彼博士吧,还说你不是刘伯温。


小刘打开第一页,看过个人简历,对着接下里的填报“第一志愿”读到:“第一志愿:昏君……昏君??”


他觉得自己看错了,不可置信地又看了一眼。


“这……小苏啊……”


“刘博你没看错,我写的是昏君。”苏明君点头。


“这这,哎,我和你说实话吧,之前也不是没人写过皇帝,但是你怎么会想当昏君呢!这也太出人意料了。”小刘脸上的表情就仿佛是你一个能考九八五的,做什么死填蓝翔新东方啊?


苏明君说:“没什么不好嘛。”


“亏你还叫明君呢。”


苏明君只好解释说:“我问人了,他们说第一志愿都要填皇帝。开局起点高。那,我觉得如果只能当皇帝,我就要当亡国之君。”


小刘一哆嗦:“咱们缓些,缓些。”


“是真的,反正瞎折腾早晚要亡国。刘博,你往下看啊。”


“第二志愿:穿越者之子……穿越者之子?”小刘脸上这回露出了一个,高考只有三百分你就敢报清华北大的表情。


“这个嘛,”小刘顺了顺他唇边修理地整整齐齐的胡子,面露难色道:“这个难办啊,小苏,二次穿越不归第八办管,你得跨单位了。”


“好吧,”苏明君的表情有些沮丧,接着又问:“你们就不能通融一下,内部协调协调什么的?”


“真的不好办,你生前没有积够点,到这里也没有什么……总之,不好办啊。”


苏明君听懂了他的话,折合着他孤魂野鬼,小老百姓一个,也不是穿越局长的儿子亲戚之类的,所以人家不给转。


官|僚|主义要不得啊。


苏明君只好一遍腹诽一遍说:“好吧,那算了。”


小刘安慰他说:“没事的,小苏你要相信我们。我们第八办的全体工作人员,还是很负责任的。保证把你安排到合适的穿越岗位去,尽量满足你的志愿。来,咱们继续看材料。”


“行动大纲简介(一百字以内):作为亡国之君,我打算随便找个张居正这样的权臣,培养培养,让他篡位得了。我在宫里一人快活,尽情施展我的专业知识。”


小刘只觉得喉头一甜,痛心疾首:“要不得,要不得!”


“要的,要的。”苏明君下意识地说出了湖南腔。


小刘抬起头,有些艰难地振声道:“小苏啊,你就没有……更远大一点的,更热切一点的……理想?比如我刚刚之前面谈的几个人讲的,亲征欧罗巴,饮马易北河?”


苏明君说:“那多累啊,我可不要。”


小刘脸一黑。


“谁告诉你穿越是轻松的了?!”


“老刘别激动,好好说,我没说,要过的轻松,上面我说了要发展我的专业知识的。”


“我说,要享福你怎么当初不走第七局直接去黑客帝国当死宅呢?”


“哟,刘博连黑客帝国也知道?见多识广啊。”苏明君答非所问。


“哼,”小刘翻了翻眼睛,似乎很不情愿地把被辣到的眼睛挪回去,继续读道:“……要是找不到张居正这样愿意篡位的,我就找个武则天,把她睡了,让她大权独揽帮我管朝廷。”


小刘吐血:“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


苏明君连忙说:“其实,刘博,后面有一些句话我没写上去,地方不够了。总之要是张居正们不肯篡位,或者武则天们太刚烈咬舌自尽,我觉得和珅这样的贪官也行。”


小刘的脸庞似乎有些扭曲。


苏明君似乎注意到后面阴影里的那一堆长桌上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他刚进门的时候数了一下,好像是十三个还是十六个人来着。


“你就不想独掌天下嘛?”


“不想,太累。”


“……张居正,武则天,和珅有什么共同点吗?”小刘似乎被打击到放弃治疗了。“你把他们列在一起。”


“有啊,有一点的。”


小刘露出好奇的神色:“他们一个能臣,一个女人,一个奸臣……共同点是什么啊?”


“他们都长得好看啊。和珅,清朝第一美,张居正,明朝第一帅。武则天,更是唐朝颜值前三。”


“我不想和你说话。”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苏明君连忙说,“你没发现他们都能独当一面,管理朝廷,而且还能捞钱吗?”


小刘还试图挽救一下:“抄家也很捞钱啊,你就算不当明君,当暴君呢?”


“不,杀人砍头也很累的。”


小刘小心翼翼瞟了一眼后面一群人坐着的方向,正色斥道:“过分了啊。”


苏明君摇摇头,他刚数了一下,后面阴影里的十六个人又变成十五个人,也不知道哪个倒霉蛋不见了。


“刘博啊,我也和你坦白说吧。”


“你讲。”


“总而言之呢,我绝对不要当明君,也不要当暴君,当个昏君快乐过一生的。”


“我想一个人静静。”


“别走,别走啊,”苏明君连忙拉住他,“你这人怎么经不起玩笑呢。这不都现在网上说着玩玩的嘛。”


小刘说:“呵呵。三年一小代沟,五年一大代沟,你自己算算吧,我和你之间得是跨越太阳系的鸿沟。”


“您还说相声呐,改日咱俩也来一段。”


“滚!”


“言归正传,言归正传。”苏明君劝道。


小刘冷哼一声,翻到下面一页,标题上写着:详细计划(八百字以内)。


他读道:“作为一个昏君,我将不理朝政,托付给权臣,如张居正,而我每天都可以在皇宫里做自己的事。”


苏明君点头道:“是的。”


小刘嘲讽道:“你还不就是想在皇宫里快活。”


“我在皇宫里不是每日那样的快活!”苏明君反驳道,皱起眉头,“刘博,我发现你思想不健康,这样不行的。”


“那你说说你要做什么自己的事?”


“我在皇宫里是打算造加速器的。”


小刘:???


他被震住了。


却见苏明君脸上神色镇定,似乎早已深思熟虑。


小刘连忙继续看下去,读道:“对于朝廷,我只负责问权臣要钱。争取十年培养第一批PhD,五十年造出蘑菇云,七十年进行粒子对撞。到那个时候,我也差不多该死了。”


小刘觉得自己眼睛都凸了出来。


他又读了一遍“十年培养第一批PhD”,说:“你这还挺洋气,博士用英文啊。”


“对啊,你想想,我当昏君,就可以养一批能工巧匠。收集孤儿进皇宫,写教材培养他们。要是明君干这些事,会被骂不务正业,闹成什么样子!”


小刘脸上露出一副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的表情。


“然后你打算教十年?”


苏明君说:“那我得多累啊。先培养第一批吧,然后让他们自己教自己。我就带第一批学生,然后给他们评职称等级,上面我连等级都列好了呢。”


小刘看着计划书里一连串的学士、硕士、博士,觉得牙有些疼。


“而且,搞化学,可以告诉别人我在炼丹。搞医学,可以告诉外面我在寻找长生之术……”苏明君越说越兴奋,“你不觉得昏君身份非常好嘛?”


小刘似乎又偏头往后面隐晦地看了一眼。


苏明君隐约听见有人说,“乃祖之风”,还有“你给老子闭嘴。”之类的。


苏明君继续说:“总之,每年我都从权臣那里要经费。”


小刘的嘴角抽搐了,他念了计划书:“财政分配……每年朝廷收入的银两,百分之三十化作经费,进入内库,三十进入旧仓储存,剩下四十进入国库。……也就是说如果张居正给你每年搞来一千万两白银,你要三百万两科研经费?”


“三百万,毛毛雨啦。”苏明君摇摇手。


“世界GDP百分之二十你说毛毛雨?”


“所以我才要和珅张居正嘛,不然换个人,一年总共能收上来三百万已经不错了。这点钱我怎么搞科研啊。”


小刘听了翻白眼:“那你怎么不用魏忠贤啊?”


“魏公公没人家厉害,人家都开源节流的。”苏明君点了点桌子,又提醒他设定的问题。“而且魏公公先天不足啊,他不能篡位。我是亡国之君。”


“先不提亡国,”小刘吸了口气说,“总之你是要做木……做熹宗那样的?”


“木匠皇帝?不行,也不是升级版这么简单。我要玩票大的。”


小刘忍不住泼冷水,质疑道:“可是那时候没有工业基础啊,我看不现实,你能做天启皇帝很好了。”


说到后面,他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你清醒清醒的表情。


苏明君却摇头:“不是的,我就是玩票大的。炼钢开始,发展重工业。然后炼油轻工业,可能也会污染北京城吧。”


一听这话,小刘的头发似乎都竖起来,眼睛都绿了。


苏明君却忍不住畅想起来:“在紫禁城的高炉立起的那一刻,帝都人民提前体验北京的雾霾……这就是我想做的昏君。”


“咳。咳。”小刘死命地咳嗽,他小心翼翼转过身子去看了后面一言,但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


“那你就躲在皇城里……搞科技?”


“是啊!”


“那你的朝廷呢?”小刘强调。


“哎,朝廷上的事我不管。反正有首辅嘛。至于他会不会把我研究中的副产品,比如改良金属,改良火药之类的,拿去做武器,开辟国家地图,我不管。”


“那你——那你干什么呢?”


“当橡皮图章,还有问他要钱啊。”苏明君强调这个钱字,“搞科研很烧钱的。首辅干这么辛苦,我就一路给他加官,什么少师、太傅、太师,总之他管朝廷。最后我会劝他篡位的。”


小刘觉得自己无力吐槽。半晌艰难地说:“你还没放弃你的亡国之君?”


苏明君指了指报告说:“我写的很清楚了。我不想玩政治,再说了我脑子精力就这么点,花在勾心斗角上,哪里有时间发展科技树?这不是浪费大好时光嘛。”


小刘忽然说:“……你只是懒吧。”


苏明君一愣,有些尴尬,露出这都被你发现了的表情。


“总之,最好权臣和张居正一样,和我一起玩得high,大家一起建设搞好国家。这样他篡位,就可以立刻迎来新时代。”


小刘脸上你说的好有道理的便秘表情又回来了。


“然后他篡位,你就亡国了?”


苏明君看了一眼他的神色,补充道:“对,我死了就亡国了。不过,如果我亡国是别的情况,比如李自成打上门来什么的,我就把所有的研究成果运出京城,交给我选好的一位徒弟,然后从容赴死。”


小刘忍不住问:“你干嘛非要死呢,禅让不行吗?”


“我愿意禅让啊,但万一权臣,把我关起来,关小黑屋怎么办?不搞科研,毋宁死。”


最后这句话倒是斩钉截铁。


苏明君发觉不光小刘一震,后面几个不知名的大佬似乎又开始议论纷纷,不知谁提到了“南唐李煜”之类的。


小刘又摸了摸他的胡子,问道:“那如果他愿意让你继续搞科研呢?”


“那我当然不介意。但是,如果他继续让我搞科研,他继续管朝廷,那他干嘛篡位啊?”


苏明君一脸疑惑说:“原来不就是这样的吗?”


小刘嘴角抽搐了下,顿觉有些恼羞成怒,连忙低头看了眼让他觉得刺眼的计划书。


苏明君却似乎谈性升起,仍然念念不忘道:“费那么大劲,还是老样子,紫禁城的高炉还在冒雾霾,权臣才没那么傻!”


总之,五十年,赶超英美。


小刘大声朗读,假装听不见他道:“关于权臣的更替……权臣要是想培养他儿子当下一个权臣,我也支持。”


苏明君道:“严世蕃也很可爱的嘛。”


似乎后面有人想说话,但是又连续传来一阵“闭嘴”声。


小刘继续朗读道:“我不管谁当内阁首辅,只要经费问题不发生改变,就可以。……你还真是只认钱,不认人啊。”


苏明君耸耸肩膀:“反正给我经费就行。”


“要是权臣A姿势水平不行,被权臣B斗倒,那我就培养权臣B。”小刘顿了一下,“你不怕走了个张居正来个更生猛的?”


苏明君说:“无所谓啊,反正让我上朝绝对不行。寅时,那是什么时候?五点钟!要熬夜做实验的……”


小刘无语地说:“那你要学神宗咯?”


苏明君来了精神:“你还真别说,这个传统我看很好。我觉得他们肯定是这么想的:凭什么让朕每天五点起来和你们上早朝?五点钟朕要睡觉的……你说对吧。”


小刘干笑了一声,内心腹诽,谁和你一样只知道睡觉。


他低头接着读下去:“关于组会……我和内阁交代,每旬一、六的晚上,来寝宫开组会。……乾清宫御前会议?”


“差不多,其实我就是让我学生们做报告,做得不好就骂哭他们。体验一把PI(实验室负责人)的感觉,美滋滋。”


小刘感慨道:“你可真是个魔鬼。”


“哪有!”苏明君不满地说,“我给他们开会,就是为了告诉他们这个经费花的值得,绝不能短缺半分。要经费,没有经费你就给我下台。我换个年轻力强的……”


“也要貌美对吧?”


“年轻貌美的……不对!你瞎歪什么楼。”苏明君不满地说。“谁说我只看脸了。”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你会亡国了。”小刘翻了个白眼,语重心长地替他拓展知识:“而且大明朝选官一向看脸,长得不帅连状元都不能当,更别说入翰林院。而且非翰林不能入内阁。这么说吧,你放心,权臣颜值肯定在线。”


苏明君顿时满意地点点头:“刘博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咱们真的不去说相声?”


“呸!我问你,”小刘嫌弃地说,“如果你的权臣他翻身做主人了,卡你经费了呢?”


“篡位嘛,说这么好听干什么,”苏明君嫌弃道,他想了想,说,“怎么办?那还能怎么办,出国呗,我去欧洲找我的未来徒弟们,比如高斯啊、牛顿啊、之类的,有一个抓一个。”


小刘露出认真倾听的神色。


“……至于权臣会不会把海军追到欧洲,顺带占领欧罗巴……我就不管了。”苏明君说,忽然回过味来,“不过又回到你说的那些个人的什么,饮马塞纳河了?”


“强。”小刘忍不住竖起拇指,“我在这八办处干了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对一个人服气。”


苏明君连忙谦虚道:“过奖,过奖。还需努力,努力。”


小刘呵呵一笑,翻到最后几页,读道:“科学理事会……考虑成立科学理事会,改革科举,出一本书《五年科举,三年模拟》,让全天下的考生都记住我朱大寿的名字……”


朱大寿?


苏明君眼睁睁看着小刘脸色扭曲了,似乎后面有人从椅子上蹦起,喊着抄袭版权之类的。


“哦,这个是我发paper的化名。不然用本名不好吧。另外,如果最后我客死他乡啊,尸骨葬在卢浮宫什么的,权臣为了表示哀悼,血染塞纳河口,以攻克全大陆为之陪葬……不过这个权臣可能是C或者D了……总之,多好?”


小刘很想说好个屁,但他还沉浸在朱大寿的名字令人发指的震撼里,哆嗦着不可自拔。


苏明君畅想道:“而以后巴黎就叫西京了。这里有个陵墓,埋葬着伟大的明朝亡国之君,末代皇帝。”


“怎么就末代皇帝了?”小刘抓狂了。


苏明君摇头:“怎么不是末代皇帝?权臣D被某一组织发动图书馆政变,后推翻,咱们进入红色共和国时代,这才是完美结局。”


小刘目瞪口呆重复着最后四个字:“完美结局。”


“没错咯。”对面的苏明君露出八颗牙齿的闪亮笑容。


(完)


其他:原本后面第一章题目叫《没有张居正,只有魏公公》,鉴于我需要收集的史料过多,遥遥无期,所以请自行脑补。

其实主题是反讽所谓的历史工业文。割裂基础社会发展单独搞什么工业流,是完全不现实的。

评论(19)
热度(268)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