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明朝】美酒【双张】

《美酒》

by prophet

配对:张居正/张四维

其他:咕咕了N久的醉驾一发完



(stay with lofter)



(开头节录)

少有人知道,张四维也能写一手艳词。但这句“桃腮柳眼争妍,六桥艳阳还若昔。”是有人眼瞧着他挥毫的,写的时候,张四维的手还粘着酒杯,雅近诗仙,潇胜柳永,半醉半醒间挥毫落笔,一气呵成。

“子维?”那人淡淡含笑的呼唤如近如远,似幻似真。

张四维望去,却想:楚人恩客,何故多情恋嚣尘。婉转着,又添了句“双鬓萧骚不似前”。却只半阙,纸笺泛着薄薄的香,半阙词下头留了个凤磐的号,却因醉意最后一字写的有些乱,恰似这一室的春色靡音,好端端得勾人一份醉意。

其实,张四维也说不清是场中楚地歌姬的回眸顾颦,是燕赵舞女的纤腰回旋,或者是珍肴香料的五光瑰采……总之,近乎于一时意乱情迷。让张四维掀起那香榕笺,身畔斟酒美人要接过,他却收回手,偏要亲自递到对席。

“此句如何?”

“甚好……”江陵点点头。“只是为何只有半阙?”

欲献美人兮,求补造化功全。

美人安在?

张四维听见却笑了,他看着对坐正拥着楚姬的江陵,对堂皇丽树下的美人一招手,只听佩环掀动,旖旎坠于他怀中。张四维拥着佳丽,却抬起手,颇为戏谑得朝他指着:“美人不就在席。”

江陵此人好看眉目若有所思得挑起。看向他,却竟是不恼。

他回望去。

于是无端端得,空中泛起一股燥意。


昔有楚王好细腰者,后有晋人分桃者。张四维踉踉跄跄被人揽着,也不记得是怎么走过这九曲回廊。似有人来扶他肩,在耳边道:“着心台阶。”张四维看去,果是江陵。

江陵大约也醉了,颧骨上一片红,衬出那夺目出众的眉目。眼底却有那沉沉的欲色,如席面上金华酒,瞳色里点着火枫。张四维想伸手去碰,摸到脸,觉竟不是空。不由一笑。

张居正不忘伸手拉下帏帐,却道:“子维何笑之?”

“笑晋公不识弥子瑕。”

张四维不让他多想,抬头有几分莽撞同人亲在一起。唇齿轻贴,睁开眼来,只见到那双眼底柔肠百结。

江陵不让他离开,又低头来捉住他的唇齿。

张四维有片刻散乱,陌生里却有些新奇,大约和那些粉花柔蕊的吻不同,江陵此人,芬馨酷烈,似酒中的竹青,若远若近。张四维其实心底也说不出,缘何要把半阙词递给那人。大约是这味竹叶酒里难言的后劲醇热。他甚少饮酒,一时贪杯,也算难得荒唐。

片刻里江陵笑着:“子维,看我。”

但那只是信不得的枕边语。是恩爱场作添的情趣,也和那燃着的红烛一样,热辣辣的,直击人心。

江陵说什么都是沉沉的,眼下却别样得销金蚀骨,手探入亵衣领口,打转里似痴迷旖旎。


一声呜咽,桃腮柳眼。


(协和,全文见上)

是疼,是痴,是仙是死,但都被酒意拖长了,那般绵长,好似张四维有种错觉,江陵在轻轻吻他。

他眼底深深得看下来:“子维——”


张四维一颤,闭上眼,江陵的吻落在他眼睛上,轻得好似蒲州城外的雪。

(完)



其他:

1.分桃。弥子瑕原本是晋国大夫,后来去卫国,和卫王好上了。

2.秦宣太后,就是《大秦帝国》的污段子。太后在大殿上说:为什么先皇半个身子坐在我身上,我觉得重,但整个人躺在我身上,我就不觉得重呢?因为于我有利(爽利)呀。

3.诗歌出自元代唐珙的《题龙阳县青草湖》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4.开头词是张四维亲手写的《双烈记》,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张四维。但反正是明朝人233


那个,双张车太难开了,可能歪了,顶锅盖遁走——

评论(33)
热度(115)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