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明朝】读书笔记《成化间苏材小纂》卷一【徐有贞】

祝枝山写的《成化间苏材小纂》共收录吴中名士31人,其中徐有贞独占一卷。作为徐氏外孙,祝枝山未免有“亲串之私”。但内容颇为有趣详尽,尤以英宗复辟一节,写得绘声绘色,读之狂笑。故全卷摘录并附注如下。

(括号里为我吐槽——by prophet)


     ——良可补正史之不足!


成化间苏材小纂簪缨纂一


武功徐公

 


徐公讳珵,更讳有贞,字元玉,吴凤凰乡集祥里人也。幼质敻杰,少长,在京师从吴文恪公讷游,隐有经世之怀,论说每与人各趣。文恪谓曰:“子欲仕乎?”与俱见胡祭酒文穆公俨,请授经。于是时,胡公以事称病,卧酬人语。见公,易其孱少,试令为诗篇,篇成,甚奇峻,胡公蹶然起,绕行呼:“徐生,鼎铉器也。”


(胡俨自永乐二年起担任了二十年国子监祭酒,作为馆阁宿儒,深得朱棣信任。他见到徐有贞小朋友,病也顾不得装了,从床上一跃而起。。。)

(补充:《明史》记载:徐有贞…宣德八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为人短小精悍,多智数,喜功名。凡天官、地理、兵法、水利、阴阳方术之书,无不谙究。

    短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于谦凶,鞑靼虎,徐珵也是一六五?)(徐老师我对不起)


留之授业,期月已了了。宣德甲寅中进士,诏简公等续学翰苑,绍文帝时故事,号庶吉士,数视列宿,久之。上御便殿召见廿八士,试其文,第公一,即日授翰林编修,馆阁名钜“三杨二王”之流以文为公重,公自以士为学以为世耳,文艺馀末恶足限称我?因肆力综讨天官变异、地势夷阸、军谋陈形、河渠阴阳,方略咸求通悉古法宜合今用。

(徐有贞:这些东西我看不上,咱要做小小天文家。被众文艺馀末限称的同僚&先辈的凝视.jpg ……孔夫子:我仿佛看到我的门墙里出了个墨家的叛徒!)


或问:“公职词墨,诸此类何意事之?”公曰:“此孰非吾事?一日国家用我以此,此可辞未之学耶?于时学之,当不晚矣!”

(天文学家的忠言: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宣朝萌与修实录,寻诏修玉牒,迁侍讲。正统之世,公谓:“久治安,朔虏必将患中国,外攘中坚,应先时发计尔!”上疏备言之,数千语悉驭戎精算,殆无馀落者。上嘉纳之。


(哈哈哈搞笑的事来了,祝枝山为了避开外公的不光彩事迹直接跳过了为什么改名字,开始讲述徐有贞治河南2333。为尊者讳,懂的)


己巳之变,京师戒严,朝计分遣文臣守要害,锡玺书俾行巡按御史事,公得河南,公视敇言于执政,必得便宜行事,竟易书以行, 既至,作镇于彰德,时民闻变,相帅窜匿山谷。公驰骑往船之,征发群县,得民长吏以从,令为好语谕启民归意,民相报告出山谷,旬日就还家井已数万人。 

(徐有贞亲自慰问受灾民众,并发表重要讲话……效果意外良好。其实这么看徐大天文家确实是愿意干循吏的人啊。好感+1)


公遂纠义旅为京师声援,至者多太行群盗。公日阅察,寖以孚顺。公亲告坐作进退击刺之法,使自团结,不藉其名。于是诸顽改习,奔跃愿为用。居无何,虏遁,京师解,严公召还。

(太强了,还能收盗贼顽强为己用,果然之前习得兵法,这里派上用场了。地方上干的这么漂亮,于是立刻就被召回京城了。)


景泰元年,为经筵沟官,明年升右春坊右谕德,仍兼侍讲。会河决张秋沙湾,先遣治者率筑其决,水大至,筑辄坏,七年绩用弗成,馕路谙梗绝,役卒残敝。朝廷集群臣论中外隐抱材略、谙达水利者,遣主河事。

(机会来了!徐有贞,上吧!事功修河,在此一举!——当年明月语气)


 

大臣进公,诏迁左佥都御史以往。于是运河枯涸,舟筏不通,公来当冬时,水忽大发,人欢唱为神水。(冬天发大水,好可怕!!)

公检点役徒,语属吏:“河事当积岁可办,使数万惫卒,吾弗能用,宜解遣休歇。吾与期使来。”

(徐有贞看到手下征集来的民夫都很累,就说让他们先休息好。注:明朝大部分修河,选在冬天。因为要避开农忙时节。给官府修河是没有银子拿的。)


又以积劳骤散,其挠乱生他虞,因量度地里,渐遣之。(不是纸上谈兵的翰林,此处at高×文,果然是干过地方官的。)

乃自乘小舠究河原流,逾济、汶,沿卫涉沁,循大河,导濮范,还舫,度地行水。(实地考察,是一个天文地理学家的基本科学素养!)


前遣卒且依期来,乃上疏言:“平水策在知天时、地理、人事,天时既经,地理既纬,人事乃究。夫水之性,可顺以道,不可逆以湮,禹之行水用兹理耳。方今治者往往反,是治所为难。

(先吹了一波大道理,天时地利人和。然后diss了之前治理河道的人。河道衙门:??招你惹你了!!)


臣循覈河理,自雍而豫出,险固之夷,斥势已滥肆,又由豫以衮,土益疏,水益肆,而沙湾东大洪口者当厥衡,于是决焉以夺济、汶入海之路而去,诸水从之以泄,堤以溃,渠以淤,淤潦则溢,旱则涸,此漕转所为阻者,然欲骤而垔则有不可,故溃益溃,淤益淤,莫之救定,及成浲汜。

(大致说他经过考察地形,得出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同地段不同处理的结论。徐同志果然是个踏实的科学工作者!……话说我一直想吐槽了,修河不是工部的事情吗?怎么让一个翰林插手了。工部干什么吃的?!难道尚书侍郎都gg在土木堡了吗?)


臣今措画,惟宜首疏水势,势平乃治其决,决止乃浚其淤,因继为方,以时节宣,俾其后无溢涸之患。法必为是,当可有成。”诏“惟公自用。”

(朱祁钰:行了你看着办。潜台词:反正办砸了我削你脑袋。朕还要同于少保有好多事情促膝密谈呢。


乃作坝埽闸渠随宜,先后之闸以制水,渠以分水,渠起金堤张秋之首,逾百里至于大潴之潭,越范暨濮,又上数百里,经澶渊以接,河沁用平,水势随平。命渠曰“广济”,闸曰“通源”。(广济通源……差点以为是哪个镖局钱庄的名字,取得还蛮好听的。)

渠有分合,闸有上下,凡河流旁出不顺者堰之,堰有九,长袤皆万丈,于是水不东冲沙湾,更北出济漕河之涸,治既成绪,乃作大堰其上,捷以水门,缭以虹堤。(大致上是挖人工河,人工水库,加大坝,然后利用水急,来约束黄河。。谁是潘继驯后人,来解读一下?)

堰之崇三十有六尺,其厚十之,长百之,门之广三十有六丈,厚倍之,堤之厚如门,崇如堰,而长倍之,用平水性,性亦平,乃浚漕渠,至数百里,复作闸于龙湾、魏湾、八积,水过丈则放泄之,都通古河以入于海。又以金水子母之义,沈玄金为物之象,几万镇定焉。(疯狂罗列数据,仿佛看到了写实验报告的我……)


 

及三年而功成。始治者有发京军疏河之议。公奏蠲滨河民马牧庸调,专役河防,省兵费,纾民力。方工时,或沮于上,以工人部聚,众挟兵苦劳,将有他变。上下其言于公。公条布释上疑。

(哈哈,果然是下面还没干活,上面就有人拆台了。徐有贞:皇上你看着办吧。潜台词:不然我撂挑子了!于是……上悟)

上悟,不问前后劳,谕数四,委倚不移。凡水工之就,皆以上专信力也,国家到于今赖之。(吹了一波有点过头了2333)


公归,擢左副都御史。七年,景皇帝大渐,天位未定,廷谟乖异。公意在复辟,顾未得可共事,抚机以迟。

(啧啧啧,赤胆忠心徐有贞。太子大位未定,朝廷议论四起,一个二五仔,啊不,是心怀国志的人抬起了悠远的目光)


会都督张輗、张軏、武清侯石亨,太监曹吉祥等咸抱此怀,奄昧经权,不识故事扣之许学士彬

(许彬好可怜一阁老。。石亨、曹吉祥这群家伙愚昧无知,不懂权谋,但又想造反,想来想去,只好急病乱投医,抓起许彬关小黑屋,恶狠狠问他该怎么办。……许:弱小可怜又无助。


许曰:“社稷,功也。然而彬耄矣,经济才略,今日莫如徐元玉卿,其图焉。”(许:我能怎么办?且看老夫一招祸水东引。)


亨素善公,意遂决。天顺元年正月己卯夜,亨、軏就公第微布大意。公曰:“太|上|皇昔者出狩赤子之故,非游畋也。今天下无离心,如能奉以复辟,此天人同符也,古人固有之。”

(徐有贞:读了这么多宋史,这时候干什么用的。皇上出去打仗被俘虏那能叫俘虏吗?那叫北狩!) 


遂互陈筹画,或曰:“公云‘时不知南宫晓此意邪?’亨、輗云‘两日前有阴达者。’公言‘是则俟得书报乃可于议。’然传闻未委然否。”

 (笑死我了,你们暗搓搓要复辟,结果主人公那边还不知道?)

(朱祁镇:真的不是我要夺门啊。我是被复辟的。)



亨、軏去。二日辛巳夜,复造公请计。或曰:“后二日夜亨、軏来言,报得矣,乃请计,未委然否。”公升屋览步乾文。

(乾文:指古代天象。徐有贞发动了天文学家技能,观星!)


亟下拊亨、軏:“时在今夕,不可失因。”复切切密语定规算,不知所云如何。微闻亨、軏小语:“今虏骑薄都城,奈何?”公言:“适可乘此,声以备非常内兵兵。”内中亨、軏唯唯

(还是有点怂的小伙伴:万一鞑靼又来了咋办?徐有贞孔明附体:莫得关系,正好趁此,宣称出去,掌控九门兵力。。绝啊!知道要宫变先要掌握三大营。。果然是实干派!)


或曰公急呼众人割鸡历血酒中,亨、軏同歃之。未委然否?(祝枝山:这个我觉得不行。)

亨、軏仓黄出,公爇香祝天,诀家人曰:“事成,社稷之福;不成,家庭之祸,吾行矣,归,邪人,不归,鬼矣。

(笑炸我了。吾行矣,归,邪人,不归,鬼矣。hhhhhhhhhhhhhhhhhh 归是邪人,真是公忠体国徐有贞,为国献出自己的声名和清誉!……所以小徐也很清楚自己要挨骂的2333)


取铁杖运习少之,(还会杖法?果然是武功伯会武功?)

独去,与亨、輗、軏、吉祥及鸿胪卿杨公善会收诸门钥,放四鼓,开门纳兵或曰:近三千人。直宫卫士惊愕不知所为。有出入者,兵辄叱止之,纳喊震响。远近兵入尽,公命复锁诸门,取钥匿水窦中

(这个骚操作,藏钥匙,还换个锁吗?)


并亨等无令知,兵行,天色沉晦,亨等恇惑。公大呼鼓进之曰:“时至矣,勿退。”遂薄南宫,城门铁锢牢密,扣不应。俄闻城中隐然开门声。或曰:公命取巨木架悬之,举击门,复令勇士逾墉入,与外兵合毁墉,墉乃坏。门启,城中黯然无灯火,亨等入,太上烛下独出,(英宗:我慌得一比。)

亨等俯伏合声请陛下登位。公命兵士举舆来。或曰:士惊顿,莫能举,公自挽之前

(这个怎么这么好笑。士兵吓到哭不敢举。徐有贞:呵呵,老夫就知道你们这些人不顶用。我自己来!于是一米六五的徐有贞战胜了一米八五的羽林卫举御舆也!)


遂掖太上登舆,及皇后皆行。或曰:公自挽太上之舆,忽天光昭朗,月星烂然。太上顾公曰:“卿为谁?”公对:“都御史臣徐有真。”(记住了!!真爱出现了!


(缓缓的一轮高月下,似乎隐着血的气息。他垂眼淡淡得到:“都御史臣徐有贞。”语调似是漫不经心。那消瘦的肩膀背后,是蔓延无边的宫墙夜雾,凝聚成地上窄窄一道影子。)


(——奇怪的正剧晋江画风)


太上既出,遂升奉天殿。或曰,行时,太上命公密迩属车。至殿上,公犹在车前失退,武士因击公一椎。太上叱止。未委然否?(好可怜!23333引路时候,还被人打了一棒槌。徐有贞:委屈!


太上升座。或曰:辰座在殿隅,公自往推之至中,未委然否?

(徐有贞:虽然委屈,还是帮你推好凳子。乖乖坐好噢。。所以刚刚打人的武士去哪儿了为什么不来帮忙?这么重的龙椅,一米六五的徐有贞推得动?果然不愧是练过武功的啊。)


久之辨色。或曰:太上顾公曰,此事卿为之乎,朕失遇卿矣,盖上前在经筵时识公,公未迁官与更名,故至是始知之。鼓钟鸣,群臣入,惶惑不审,及殿下始知为上,咸惊且喜,群情谧然。

(惊是真惊。。喜就。。。emmm采访一下。于谦:??)


即日升公翰林院学士,掌文渊阁事。(敲黑板!大明上下三百年,唯一一位掌文渊阁的!由王世贞倾情认证。)

景皇帝钟声闻,问左右谁耶?或曰:于谦耶夫?未委然否?(朱祁钰和于谦实锤!!)

左右对太上|皇。景帝曰:“奇奇好好。”(朱祁钰这句话好有意思。。奇怪此奇事,但是也好?)


癸未,升公兵部尚书,二月昳升柱国,三月癸酉,封为武功伯,锡铁疬文曰:朕惟褒有功,显有德。国家之令,典天下之大经也。若夫定策以安宗社,代言而赞皇猷,自古为难,于斯乃得春。惟文武之全才,宜典钓枢之重任,咨尔兵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吹得我脸红。。好的,文成武功,成就达成一半2333)

徐有真才堪华国,道足经邦,资弘毅而秉忠钝,贯天人而通今古,蚤擢贤科,首登制举,简自先朝贻于朕用。史馆秉春秋之笔,经筵陈仁义之言。作镇北州,已展勤王之伟略;治水东郡,复成缵禹之神功,由是叙长宪台,总司风纪。乃者奸臣谋变,社稷几危,赖尔忠诚以定大策,遂能拥戴朕躬光复天位,乃自中丞之职,进兼司马之权,采展论思,升华宥密,谟猷具善,启沃良多。

夫既属以心腹,而任之股肱,是宜酬其勋劳,而昨之茅土,爰锡西周之世封,用承东海之宗祐,兹特封尔为奉天翊卫推诚宣力守正文臣,特进光禄大夫柱国武功伯,食禄一千一百石,子孙世袭指挥使,仍典尔誓,除逆谋不宥外,其余杂犯死罪,本身免二死,子免一死,以报尔功。仍命尔兼华盖殿大学士掌文渊阁事

肉戏来了!华盖殿=内阁首辅。看来虽然是武功伯,但依然是守正文臣。zz投机,回报巨大。以及几位被列入奸臣的。。于谦:??。。同是科学家,天文学家何苦为难化学家啊!


於戏!中外宣力,朕惟用尔以功;左右纳忠,尔惟辅朕以德。居黄阁而兼典戎机,信乃禁中之颇牧;直紫宸而弥纶国体,允惟王室之甫申。尚匹休于前人,用驰貤荣于来裔,永崇世禄,先我命封钦哉。

后授诰命,文同劵语,并封三代,皆女爵。又赐章服、玉带。一日数接使命,络绎于道上,往往仄席佇伺,或不时赴还,以修容对。上亦不还宫,申召再三,必致见之,见辄欣俞慰劳,恩密如家人父子。(莫非英宗这雏鸟效应了?拉手手?恩密emm…)

锡赉蕃庶,恒若不及。公感遇奋激,自为鱼水投结,(鱼水之欢,君臣一体。乖巧.我没有在开车.jpg)

将以躬独任国家,坐致尧舜,条建剀切,无复顾虑,言无弗内,施行若流


英宗:有贞他说什么都是好的。


一时威权震赫,百僚畏忌,而同功曹石等始娟恶之。初,朝廷批旨皆出阁臣,调进旨稿留阁中,号丝纶簿。其后宦寺专恣,时收簿秘,内公告上如故事,还簿于阁。宦者权寖衰,嗛公曹石等有所私谒,公多不从。陈请恩异,每复谏止节缩,遂皆同情衔恚。(徐有贞的独宠成功引起了广大围观群众的不满!)


(——————高能——————)

或曰:一日,上面公顾左右。令御用监作条压纱与徐有贞。压纱者,谓细窄玉带也。左右去,上偶入监,见方造一带完,上问:“将赐谁?”左右对:“曹钦。”上言:“且将来与徐有真,徐有贞穷秀才,无钱买。曹钦可再作与之。”

徐有贞穷秀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我再笑一会儿。……为什么是穷秀才,人家堂堂文渊阁大学士,人家是伯爵啦!哈哈哈哈哈哈哈……英宗的这个滤镜也是没谁了。英宗:我只是怜惜他家贫。

瞬间脑补,一个天天穿着打补丁衣服上朝的一六五的武功伯233 一点也不妖艳贱货呢!英宗有什么好东西都要先给他。。。围观群众嫉妒了。)


钦间谓:“上业已赐奴,乃更夺与耶?”不胜怨,与诸人同衔之。会御史杨瑄劾亨、吉祥侵夺民田诸事。批“宥亨吉祥”。又谓瑄敢俾吏部记其名,亨、吉祥言此出徐笔记。瑄何意?当不在我曹乎?且瑄之劾,亦徐指耳。繇由憾益深。(御史弹劾,徐有贞背锅!)

或曰:曹钦入哭诉皇太后,徐有真将杀奴曹矣。太后姑慰遣之。然阂上意,不能谮愬。以诸阉同嗛,因使巧谤公数为险词触上,上殊不为动。(我靠,这也没谁了。大家疯狂在英宗面前说坏话。走家人路线,太后路线!英宗竟然都丝毫不为动。……真爱!)


(英宗:我知他的心。你们不要再多说了!


上多屏人与公语,阉人令小竖仗扆,宁后属耳,或得窃之,乃告上:“上某日有某事、某语”云云。上大惊:“我此语语独有真一人,当真是其发邪?”左右言:“宁独是,上前后语有真,有真无不扬播之。”上自是疑公。

上大惊,脸骤红,急召徐有贞来:这等私房事,你怎能同旁人说去!且不知听得多少去!徐有贞于是……)


寖事形迹,回思乡日逆心,语眷转衰。亨、吉祥等辈乃益纳隙进谗,类合上疑,忌旨久之,上愈益恶之。夏月六月,亨、吉祥因窃造封事,危语诽毁朝政,假给事李秉彝名上之。时秉彝已去国,法司逮至讯之,不胜苦毒而死。曹石因言:“此徐有贞怨望,使所密马士权等为此,而假托以灭迹耳。”遂捕公及家属并士权等卒狱,杂信之。上虽怒,犹念公,第贬为广东左参政。

(啧啧啧!!被人诬告谋反。上虽怒,但仍然念之。。脑补了一段奇怪的恩怨情仇。。直接赶去广东当副省长吧!)


才出国门,亨、吉祥急告变激上。上令复进公下诏狱比入禁中,适有风变。(我靠!说好的下诏狱呢!怎么入皇宫禁中了?!


(英宗:我还是不信得。我要见他一面。方得死心。


或曰:公至内已晚,因寄宿直房下。明日方欲入,忽天地冥暗,烈风大作,后宰门阅折来捕,千户为风吹旋仆地,起则指中揭帖失去,莫知所之,因更造以入。至殿庭,未见上。曹钦等从中跃出,盖将遂死公。上预见,急召指挥门达口授数语。达趋下墀呼从士曰:“带徐有贞入衙门,我还自问之。”

(哇啊啊啊啊!!大反派曹钦,试图棒打鸳鸯。英宗急忙喊人来亲自带到跟前。。于是,一顿面诉衷情,不是,见面xx之后……好像更污了……)


盖受上宽恤旨已,乃引公与偕出,就门下痛杖数十引去。(还是挨打了。。)


未审何门。复痛治之,与家人士权等悉受苛考,楚酷极甚,皆濒死数回,终无验状。士权尤被虐,因曰:“今欲吾等何所承邪?”刑官曰:“徐有贞欲作逆,与汝三人同谋,先为此以惑朝廷耳。”士权大呼曰:“徐有贞欲使今皇帝先尧舜之君,今百姓为尧舜之民,如此而已。”


(狂吹!!他只是要你江山太平!要你流芳百世作尧舜之君啊!皇上!

英宗闭上眼,锦衣卫奏报跌落在低声,依稀烛光里,他想起了那个不高大也不矫健的身影……



不知其他刑官不能折知,是半月狱,卒不成适承。天门灾,上大感窹,宥出公,以前券诘出公自撰有“缵禹”之语。禹为帝王而云缵,有不臣意。或曰:又以公之封,上令自择邑,而武功实曹操始封。后操倾篡汉室,公出此,亦应有异怀,无人臣礼。(笑死,曹操风评被害2333)


举此为罪,安置金齿为民。公受诏,怡然就道,至镇南寓庐陋室中,屏绝世念,惟综玩易理。


(于是他怡然平静得接过了诏书,永远得离开了这个汹涌迭起的恩怨场,离开了曾经沉浮起落的京城。那里埋葬这他的辉煌耻辱,也埋葬着他的爱恨情仇……)


尝语人:“吾平生之学,独于易有深得云。”时有奏金齿守臣胡某不法事,迎权臣意,辞连公。上不问。后数思公,辄欲召。(英宗:丢了人才知道他的好。。)


数为李贤相沮之。居三年,上益念之。特诏使还田里。(英宗:三年了,我坐不住了。让人来看看你。)


或曰:其终又决欲召,勅具未及下,属上不豫以及萌,遂不果。公家居却扫,罕亲面,自称“天全居士”。(天全也太好笑了一点2333 天文学家,全能序列,等级1,扮演要求:成为一个真正的天文学家)


先皇帝即位,诏赐公章服闲居。成化壬辰七月癸丑,以疾卒,年六十六。公质干短小精悍(所以明史引用了祝枝山这里啊!),

日光烂射物,音声清越若金石,(他讲话又好听……)

好谈辨今古无穷辞,自视皦然,遇鄙夫粗人,蔑弃弗少留曯,以为彼自不当吾意,吾自任吾意,不能强合曲附也。(天文学家的尊严。2333)

故方显遽斥赏不塞罚,而仕流莫归公誉,更生仇毁。(祝枝山:他们骂我外公,是因为嫉妒。但是这些小人不知道,我外公根本不在乎!)


晚岁放迹湖山,纵情烟霞之赏,姣乐歌啸,风趣超逸,煇照岩谷,望之若真仙下游,古贤复出然,念念朝廷,恒怀隐忧,平生意气所寄,夐存物外,探秘剔幽,莫非奇致。(学习一下吹人机巧!)

尝买地包山之阻,有冲昇之想焉。公尝帅徒入林屋洞,秉炬行至隔凡,宂口欲进,未能,乃返。(学一波王安石

性喜夜烧灯与客坐语,彻曙无倦状。或孤步遐逝,若有遇奇流至人,下视污浊糠粃如浼耳。仕迹所至,尤多建明,在彰德,问父老得岳武穆飞先墓于汤阴,为设祀作义旅气,又请建庙祀飞。(建了岳飞庙!!)

治河时,行视邹鲁间,奏复前元赐颜孟二氏田没于官者,更益之,悉畀二嗣人供祀。其学自经传子史、稗虞百氏、天文地理、聃竺医药、星禄风鸟异术,无所不通。文章雄伟奇丽,一代宗匠;诗骚豪逸,效李翰林;书法道骏得率,更南宫风骨,所著词赋诗歌、封疏杂文,通若干卷,别有《史断》未见。赞曰:皇皇盛业乎,英宗之复辟;公断断兮,笃棐其社稷之臣矣乎。方是时,一二夫克知之才,力弗戡拊几沉潜,公援经撝权,麾霍数武人谟完力盈,不崇朝以定,其才焉可诬哉!(是的是真的惊险。。)


始时,蒙沐渥异,公典甚明,谗邪遮蔽,愬抅百出,卒不免流放之祸,悲夫甚哉!小人之能,顷人也哉。夫小人之构祸也,媢疾以为己利,彼称庄亮亦不为是,此同一辞何也?呜呼!所为人媢疾者,又岂独宠位哉!信处盈之难矣夫!


(祝枝山:我外公被小人所嫉,为小人所去,是多么得冤!但是,在这个位置上,获陛下的全力恩宠,本身又有多少好下场呢!)



课后提问:是不是突然有点喜欢穷秀才徐有贞了呢?2333

评论(28)
热度(3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