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蜘蛛侠:英雄远征】落网(微虫铁,微神秘/铁)

《落网》

by prophet

其他:清水。一点点Quentin Beck/Stark的暗示,虫铁暗示

看完电影摸鱼一发。一切脑洞和ooc属于作者本人


(正文)


高中生果然好骗。


只要一点点对的光影,一点虚构的动作和眼神,就能落入情网。

Beck有几分讽刺得笑。但对着吧台点酒时,他仍是一丝不苟得全力以赴。台词要精准不二,疲惫要恰到好处,还有些侧坐的细微动作。要似是而非,以假乱真。

对面的Parker反是漫不经心得碎碎自语。眉梢眼角都是稚气。对,他是消失者,如果不是那五年,现在的他,应该更成熟到足以喝酒。但年轻些——刚刚好。

取信于人从来不难,何况眼下Beck大脑精密如机器。片刻后,Parker放松下来,低声说:

“斯塔克先生曾对我说……”

Beck侧过身喝了口酒,掩饰住自己听到那名字的唇角扯动。


事实是无论多久,那张大银幕上的脸庞放了多少时间,总有那么片刻能让过去如潮水一样淹没回忆。他曾和眼前的人一样年少时,行走过校园的名人墙,那些改变世界的人名就整整铺满了一面泛光的黄铜,让人敬畏。

他和室友感慨着:”或许有一天,我也会有自己事业,就像他们那样传奇。“他的室友扶了扶眼镜说,Stark是个活着的传奇。事实就是,没有哪个MIT的学生不曾崇拜过他。

他看见Packer的眼睛又垂下去,深棕色的瞳色有些许痛苦。Beck给他点了杯橙汁。他感激得说了声谢谢。

“无需感谢,”Beck说,“你方才表现优异。”过了片刻,他又引回了话题:“对于那位著名人物,我也有所耳闻——”

Packer要了根吸管,嗯了一声,浑然不觉渐渐落网。


何止是有所耳闻——


当纽约大战结束,铺天盖地的震撼新闻打开了一个陌生世界时,MIT的学生都在议论纷纷。一直以来,他们才是那群该改变世界、保护世界的人。而Stark工业则在一日造访,整个校园铺天盖地都是海报。然后Stark工业风风火火得走了,留下一地多到咋舌的赞助费。学院想留着多招生,却被告知是特批合作项目。而机会只留给幸运儿去争取。

Beck已经忘了具体是哪一天,他疲惫得收拾完电脑戴着耳机,却忽然听见有人在工程楼的走廊里叫他。

“Quentin!”

刚离开机器人实验室,风尘仆仆的他,有些惊讶看着满脸通红,都是喜色的室友。

“你上了!你在Stark资助项目名单上!”

他不懂为什么这么多的竞争项目里他胜出了,但那时候只有一股不可置信的喜悦淹没了他,他麻木了整整三分钟。心花怒放,接着是忐忑不安。

Beck跟随导师一起Stark大厦的时候,别人是这么介绍他的:“这是工程学院学生,特批AI类项目负责人,Quentin Beck。”而斯塔克从椅子后转过来,手边挑起一个草莓。漫不经心,目光锐利得相当审视。

Beck其实很紧张,甚至下意识拿出了对待学院最难搞教授的态度,但斯塔克一直在打岔,让他说不完计划,那书正在手里牢牢攥着,这股子漠视总令人恼火。

他有些生气,大声道:“先生,给我五分钟。”但几乎下一秒就不由为自己的莽撞而后悔。

斯塔克先生若有所思看了他几秒,竟然啪地一声关了盒盖。他叠起双手:“三分钟。你叫什么来着?贝——?”


于是他说服了斯塔克。在这之后是充足的资金,和每周例行汇报。斯塔克从不出现,视频会议另一头是某个斯塔克工业机器人部的科技人员,但这样已经足够好。对于一个三年级研究生,没有什么比充足的经费,让他目眩神迷的所爱知识海洋,以及同龄艳羡的目光更为舒畅的。

他同斯塔克工业的各个部门逐渐熟悉,到了能开玩笑的地步,随着项目的进展神速。他一个个攻克难关,专利逐渐增加,引用量对他渐不重要。转而,这一切化作功成名就。

以及斯塔克最后百忙之中抽时间来视察时,那一两句近似于赞赏的玩笑。

“所以它叫什么?得有个好听的名字。”

“虚拟现实无人机技术,我一开始就这么叫。”

斯塔克不满意,他开了个类似于还不如星际迷航的全息投影舱的玩笑。

Beck又有点生气,一年多来他关于领导组织整个实验,也习惯了只发表观点,于是他顶了回去:“先生,我认为孩子的父母拥有命名权。就和您给战甲命名一样。它们——是我的孩子。”

斯塔克先生看了他眼,说好吧。这让他又几分志得意满,高兴得想着,那就定了。但他还不知道大老板任性的那面。甚至还想着,或许有天能叫他托尼。

而不光是机器人部,斯塔克工业的科技区都知道了他的鼎鼎大名,谣传着又一个麻省理工的天才人物要早早拿到毕业证来加入。斯塔克签完字,就走了。倒是Potts小姐站到面前,对他握手:“Beck先生,你的加入是一道强援。恭喜。”

他轻轻握了握女士的手,满怀忐忑,心中激动,沉浸那希望的未来。


六月回母校的毕业演讲时候,人人都穿着得意非凡的虚荣外壳,而Beck指点大台上布置每一个位置,只因为多说了工作人员几句,有人嘀咕他偏执狂。他听见了却不屑一顾,从来大人物都是偏执狂。

因为不放心别人,他亲自站在幕后操控,有条不紊里看着巨星登场。手上Stark Pad捏得紧紧得有些发汗,这是虚拟技术的第一次亮相。惊艳。十足震撼。他几乎听见自己的心跳。他的珍宝还有个好听的名字——斯塔克就要说到了——

他说了什么?

Beck错愕了,他记得斯塔克同意了。可眼下热烈的掌声和笑意。而他在幕后眼睁睁看着台上那年轻的十七岁的斯塔克幻影,一股被戏耍的恼怒浮上心头。

不能破坏成功的喜悦,他只能压下错乱的心思。等斯塔克一下台,他就匆匆把控制面板交给别人,打算质问清楚。

但是有人捷足先登。


“我不是什么超级英雄,我只是一个邻家男孩——”

这句话在地窖里Packer也说过,眼下坠入耳边,Beck不由看他。那是他第一次和真人面对面。不由仔细端详。多年来谨慎勤奋的工作,让他养成了细致的分析习惯。

他嗯了一声,宽慰他:“孩子,你做的很好。”

可心底他讽刺得想:那是因为你还不明白超级英雄是什么。

高中生总是如此,就和眼前喝着橙汁的男孩一样,永远得不知道命运暗中馈赠的价码。Packer沉默半晌,开始以怀念和崇敬的语调,提那位引导人。


年轻人总是不知道他们有多幸运。


Beck垂着眼,其实Stark也只是普通人,但他证明了凡人能与神灵一样得强大。超级英雄本只在于内心,而不在于一点超凡脱俗的能力。他从没想过离开斯塔克工业,不只是因为专利都被绑定,而他一旦离去将一无所有。只是因为斯塔克是活着的传奇。

——No one can live up to him……

过去,他也曾因超级英雄的话题与人争执过,最后话题往往变成:“你不是超级英雄,你理解不了。”可他想:不就是造神吗?我也可以。

不出他所料,蜘蛛侠就这么天真无邪得拿起眼镜。他看了眼,心底一震,果然是斯塔克戴着的那副。样式框架,依然脱胎他的VRUF设定。


Beck其实没有多少得耿耿于怀,那件事只是如同翻滚的巨浪,在多干年后才会卷上岸来,刺入胸中便作倒刺。他其实只是为才华横溢而被漠视,感到一阵受挫。但年轻人,这股情绪总是去得更快些。

何况躲在边上时,他听见哪个女人质问斯塔克:“你又做了什么?”

超级英雄带来的只有灾难?

又或许,没有灾难,就没有超级英雄?


这是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他的掌舵人终有一天要老去,要为之选择新的继承人。随着Beck的渐渐崛起,有时候会想,是否他的名字有朝一日也会在名单之中。有朝一日那高高的复仇者联盟大厦的灯光,也会为他而亮。员工聚会笑谈里,会说他总是走得最晚的那个,还经常通宵,”和斯塔克先生真像。“这野心点起火来,烧的额外快。

可Beck还不清楚,来自斯塔克的漠视究竟有多么伤人。

一场又一场的战斗几乎把纽约市毁灭得习以为常。连Beck也习惯了,偶尔他想,一个没有超级英雄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战斗里的混乱总能磨去一些至关重要的东西。一些人性里最柔软的东西。

对Beck来说,模仿斯塔克不难,因为他印象深刻,又渐渐熟悉。可斯塔克总能用那种看似漫不经心,却直击人心得目光,看穿一切。开始他不晓得那位实习生Peter Packer是谁,而直到发觉真相之时,他才理解Stark不选择公司中的任何一位纯粹的工程师,或有野心的天才,却对一个纽约中区的高中生青睐有加的真正原因。


他明白了,因为这位PP是蜘蛛侠。

只有超级英雄才能理解这点——你不是超级英雄,你不懂。

现在他仔细端详着这个正啜吸橙汁的高中生。或许应该拐他喝点酒,但这不符合神秘者的人生导师人设。

他很聪明,Beck想,也有天分。地洞里的那句颇geek的话,他知道那是只属于行内人的火花。Beck似乎在他身上看到自己——过去那个纯粹的自己,为实验室里的探索而满心欢喜。

可终究他任由野心和偏执推向另一条道路。

我可以造神,也可以将超级英雄玩弄股掌。

这世界虚假幻真,都在掌握的时候。其实变得空虚。Beck选择用随手捡来的那些目标来满足自己。复仇者联盟解散了,谁来保护纽约?谁来拯救世界?人们需要超级英雄——需要一个像斯塔克一样的人。

从来只有偏执狂能活下去的。

他接过眼镜,心底的激动,却流露成表面的抗拒和犹豫:“你确定吗?”

Peter点点头。

他戴上了。看向他,Peter眼里是一股奇怪的……激动,接着变做哀伤。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那个人这么遥远。

他微笑想,蜘蛛落网。



(完)

其他:迷惑于那种清水一样的残酷感觉。MIT什么情节纯属脑洞虚构。期待官方打脸。以及,彩蛋2里本叔的蓝眼睛好美啊!惨叫!这部里有我最爱的三个大宝贝铁人、小虫,和本叔我圆满了……

评论(5)
热度(4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