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万张】冬(四季之二)

《冬》by prophet

配对:万历/张居正

其他:前几天有个gn和我讨论想看四季第二篇来着 


 




 

(节选)


 

  朱翊钧爱他这般哆嗦喊自己,爱那鸦羽般整齐的鬓角梳齐藏在纱帽里,也爱它流水般铺在赤罗绣凤的贡锦龙床上。他痴喃着:“合卺共酳,永结燕好。”他慕那道气凌霄羽统摄百官的身姿,也爱那坐蟒吉服和龙袍在地上叠成一团。这几个字,分明不久前才从他元辅的口中念出来。那时张居正身着赤新裁剪的吉袍,在丹壁下念祝文。那红烛金带蝉冠这般好看,化作热火燥到朱翊钧的心底。


 

  暮冬这夜反常地冷,可大婚赐宴却万民欢腾。因吃了些酒,张居正的脸上正一团酡红,鬓边簪着朵御赐于阁臣的鲜花。踉跄让人从肩銮上扶下来,见了万历,抬手见礼道:“皇上……”却冷不防一阵眩晕,伏身便软倒在大殿地砖上。


 

  朱翊钧连忙上前扶人,却不料这般沉,一时揽着腰没扶住,却也被也歪斜带到地上去。乾清宫里伺候的宫女急忙凑上近前,却见朱翊钧一伸手,阻了那片起伏的脚步,问:“大伴呢?”太监低声道:“冯公公送太后回宫了。”


 

  朱翊钧一点头,挥了几下手让他们都鱼贯退下,低头却见张居正抬起眼来,含笑看着他,险酥了人一身,只听他疑道:“皇上?”眼里似雾非雾,似醉非醉。


 

  朱翊钧定了定神,道:“爱卿。”片刻又道:“少师呀。”


 




 

其他:

求生!求生!

评论(58)
热度(158)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