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明朝】读书笔记《谷山笔麈》(卷七至十六)

*明-于慎行-笔记《谷山笔麈》

上篇在此:卷一·二卷三·四卷五

*十六卷直接全部做完啦。推荐大家去读原文。于慎行真是好可爱一阁老!含虐含糖,大家自取

ps书名号都是我自己加的小标题



一 《小冰河》

历法一元有四千五百六十岁,初入元为阳九,谓旱九年也;次三百七十四岁为阴九,谓水九年也,其后又为阳九、阴七、阳七、阴五、阳五、阴三、阳三,此一元之内水旱阴阳之大数也

仆按:古人知道小冰河???(不是


二《天地不仁》

老子「天地不仁」四句,解者皆误。此设词也,欲言天地圣人以无心顺物,故两设险词以耸人之听耳。若曰:天地一何不仁哉!以万物为刍狗,然则天地非不仁也,顺万物而无心者也,若以有心为仁,则天地不仁矣;圣人亦何不仁哉!以万民为刍狗,然则圣人非不仁也,顺万民而无情者也,若以有情为仁,则圣人不仁矣。以天地圣人之仁,且必以无为为理,又何煦煦然以多是为哉?

仆按:我觉得我这么多年道德经白背了。。


三《不干事》

商君曰:「凡民难于虑始,可与乐成。」此真见也。然但就凡民言尔,士大夫则不然,可与虑始,而难与乐成。何也?民之疑在始,而士大夫之忌在成也。

仆按:还记得汉弗莱爵士说的,就是在圈子里绕圈圈吗:不是为了做成这件事,而是为了永无止境得做事


四《缺书》

南昌张直阁位在翰苑,尝上疏请令史官行人奉使四方,各求遗书一部,送国学翰林收藏,业已允行,而久之竟无应者,政之因恬,亦已极矣。

仆按:文渊阁翰林院书被偷太多了,张位想去民间求遗书,无人响应。大概和今天大家总是从图书馆捞书差不多。


五《王安石积分法》

熙宁四年,广太学斋舍,增置官师,分生员为三等:始入太学为外舍,定额七百人;外舍升内舍,员三百人;内舍升上舍,员百人。每月考试其业,以此升舍。上舍免其发解,及礼部试,召对赐第。此即近代积分之法也。

仆按:积分考试,第一题:从外舍升入内舍最快需要多久?


六《科举光环》

嘉靖壬戌,一甲三人皆至宰相一品,隆庆戊辰,一甲三人,一为元辅,二为正卿,自世庙以来所未有也。戊辰会魁五人,张、沈、陈三公同时为相,亦往时所未有也。

仆按:嘉靖四十一年和隆庆二年这俩科,真可怕


嘉靖己酉,浙江举人内唐公汝楫为状元,陶公大临为榜眼,赵公志皋为探花。南直甲子举人焦公竑为状元,余公梦麟、刘公瑊皆为榜眼,一榜三及第,亦异事也。

仆按:南直隶真是科举届的死亡之组。


万历丙戌、乙酉以后,内阁三公俱南直人;申瑶泉状元,王荆石会元,许颖阳解元。内阁三公应三元之数,皆出南直,又大奇事。

仆按:三元 23333 当时内阁应该是可以讲苏州话的吧,于是万历有没有学苏州话啊?


唐制,御史台有侍御史六人,以久次者一人知杂事,谓之杂端,不出累月,迁登南省,故亦谓之南床,殿中监察以下,皆禀而随之。盖御史之长,即今之京畿河南道也。

仆按:南床这个笑死我2333 东床快婿,南床御史


汉之中书令,本宦官也,至江左而为宰相;唐之枢密使,本宦官也,至五代而属外朝。官名之沿革如此。

仆按:江左指的是朱温,梁太祖。


郭崇韬之于庄宗,安重诲之于明宗,皆以佐命元功入为枢密,刑赏陟黜,无不由之,其势然也。二人勋名相似,际遇亦同,皆以刚愎自用,久擅大权,丛怨四海,以及于祸。总之,不学无术,未闻大臣之道已矣。

仆按:查了一下,不对啊,郭崇韬(约865年-926年),后唐侍中、成德节度使,讨伐前蜀有功,却因与后唐庄宗刘皇后不和而被族灭,时人以为冤。

——他是冤枉的。。这个人真的是忠臣

重诲独揽朝政,殿直马延不小心冒犯他,重诲拔剑将马延斩杀于御史台门口,宰相任圜被重诲诬与朱守殷合叛,最后任圜“聚族酣饮而死。”史称重诲“恃功矜宠,威福自出”。

——这个倒是真的。然后就被皇帝命令抄家了。

《五代史阙文》:“明宗令翟光邺、李从璋诛重诲于河中私第,从璋奋楇击重诲于地,重诲曰:‘某死无恨,但恨不与官家诛得潞王,他日必为朝廷之患。’言终而绝。”

——咳咳,璐王。。。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这暗示的太明显了。




唐时,金吾卫属南衙,即今之锦衣,羽林卫属北衙,即今之东厂。李辅国欲选羽林骑士五百以备巡逻,盖欲以北牙禁旅侵南牙之职,故宰相李揆急奏止之,辅国又置察士数十人,潜令于人间察听细事,有所追索,诸司无敢拒者。鱼朝恩专权,亦于北军置狱,使坊市恶少年罗告富室,没其家赀,则成化间之西厂矣。

仆按:这个比喻笑死我了。金吾卫vs羽林卫。来干一架啊!



十一 《轻武》

国初卫所之设,权力亦重,后稍陵夷,至于今日,其号为指挥者,以金紫之服,低眉俯首、奔走使者之前,若隶卒然,使折冲捍卫以展报国之猷,其将能乎?

仆按:想想戚继光俞大猷,哎。。其将能乎?



十二《金饭碗》

郭守敬以先朝旧德,累请谢事,不许。自是,凡翰林、太史官不得致仕,遂着为令。彼所谓翰林者,兼有书画供役之流,所谓太史,即今之钦天台官,非词林也。今制,台官世业天文,不与大察,其年高自愿致仕则听,否,虽七八十岁不解其官,自郭太史始也。

仆按:所以周元逸真的是作大死,本来是金饭碗的,连京察都不用参加,一直到死的。



十三《万历敬讲官》【万张!!!】

上礼御儒臣,优于前世,讲筵接以揖让,称以先生,皆殊礼也。第行在讲幄,岁时从相君以下与赐服食,每有宣赐,相君第具一公疏上谢,遣阁校领至私第,竟不诣廷一拜,即次日进讲,亦不一叩首,窃甚以为嗛。古人君臣之礼极严,即万石君传所载:「上赐食于家,必稽首俯伏而食,如在上前。」其恭谨如此。君上之赐,直受而无一言,心何以安?

仆按:于慎行吐槽,张居正你怎么能恃宠而骄!

——万历:我高兴宠我的先生你能怎么样?(雾)

业从众人之后,不敢有异,惟御赐颁及,无问服食时鲜,即一鱼一蔬,皆顿首拜受,焚香献之祖考,乃敢尝尔。又目睹江陵一事,如班赐诰命,百官朝服,唱名给散,而内阁不出,止遣典籍代领。夫赐命之典,古之所谓虎拜稽首者,内阁到桥南不数武,而安坐阁中,使从吏代受,甚非事君之礼也。

仆按:嗯,于慎行表示自己好清纯不做作和那谁谁小妖精不一样。



十四

凡臣子对君称谓有体,李泌对德宗曰:「臣若苟合取容,何以见肃宗、代宗于天上?」此称谓法也。凡人言死则曰「见某于地下」,人主之祖、父则曰「见于天上」,此不可不知。嘉靖中,上在西城召太医令徐伟入胗龙脉,进殿蒲伏膝行,见上倨坐小床,龙衣曳地,不敢以膝压衣,奏曰:「皇上龙衣在地上,臣不敢前。」上遽以手抠衣,出腕而胗,伟但一时语耳。出至直庐,手札赐内阁曰:「伟适胗脉,称『衣在地上』,足见忠爱。地上,人也,地下,鬼也。」云云。赏赉甚厚。伟见札惶惧失色,自谓若有神佑,设使误称「地下」,罪万死矣。

仆按:沈德符也记载了这个段子。看来上下都被嘉靖,吓得够呛



十五《扣俸就扣俸》

予在南宫,一日早朝后至,点查列名,当事中贵遣阁校来言:欲隐予名,以是市交。予亟遣人驰谢曰:「失朝事小,欺君罪大,忝为大臣,岂敢以欺自处?可列吾名以上,如有所隐,当上书自首,反于中贵不便。」其人惭惧而止。盖失朝之罪不过夺俸,何忍以是欺上?且中贵以此市交,他日请托横至,何以应之?正宜谢绝为当耳。

仆按:李太表示,于慎行还盘算过只是扣工资,不要紧2333


十六

宋理宗置籍中书,记谏官御史言事,岁终考其成绩,此法甚善。若使铨曹年例考察,皆取任内建白以为上下,而不必以暧昧之过、飞摇之辞为定官之殿最,即有分处,亦将无辞矣。

仆按:于慎行表示应该重处风闻奏报之人!传谣死!


十七《七九》

咸通中,路岩为相,颇通赂遗,左右用事,言者请破边咸一家,可赡军二年。边咸者,岩之亲吏也,与卓英倩、滑涣同。考之近事,亦颇有之,如权相纪纲号七与九者,破其家赀,不当赡一军二年之费耶

仆按:又黑七九了,于慎行,你和申时行怨念多深啊hhhhhh

笑死我了,游七(张居正的管家)和宋九(申时行的管家)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啊于慎行,你怎么念念不忘、耿耿于怀的啦?

ps之前玩橙光的张居正游戏被他和游七对话震惊到。居正:这些言官好烦。游七:你就是心太软。居正:有你这样说老爷我的吗?信不信我把你赶出门?游七:哼,走就走,看我走了谁来伺候你。

这是什么神仙腹黑傲娇主仆斗嘴剧情



十八《抄家》

德宗既贬窦参,欲籍其家,陆贽谏曰:「在法,反逆者,尽没其财,赃污者,止惩所犯,皆须结正施刑,然后收籍。今罪法未详,已存宽贷,若簿录其家,恐以财伤义。」德宗不听,竟赐参死而籍其家。唐法如此者多矣。盖籍没之法,因种族其家,然后奴婢货财皆为官有,若其罪未至族,则家固无恙,从而籍之,不相中矣。近日一事与此相类,而在事之臣无引贽语以进者,刑政一失,其可收乎?

宪宗既诛李锜,有司籍其家财,学士裴洎、李绛请以逆人资财赐浙西百姓,代今年田租,宪宗嘉叹,即从其言,此事可以后法。盖割剥六州之民以富其家,故即以其所有,宽六州之民也。近日江西、湖广乃以二相籍没,累及阖省,而所籍之财尽入内帑,于主德民瘼均有损焉。使当事诸公肯举李锜故事为明主告,未有不嘉叹也,而坐视无策,付之窃叹,惜哉!

仆按:我死了。


十九

万历辛卯,西虏火罗赤据有捏工、莽喇二川,侵扰河、湟,西边震动。朝廷遣安肃郑公洛率兵经略,而以泾原魏公学曾总督三边军务。郑公主和,魏公主战,庙堂主郑,台谏主魏,乃下九卿集议。予从诸公入,诸公皆有成画,不过借廷议为名以塞台谏之口,而予不知也。因窃问诸公:「今日之事何所可议?虏若入犯,无纵敌不击之理,虏若不入,无出塞追捕之理,古人所谓来则御之,去不穷追,已成千古断案,何所疑而议也?仆以文史之臣,不闲军旅,诚无以佐诸公之后。惟是礼官所司在正名义。今将章奏文移中议更数字,国朝体统极尊,远过前代,况此等小夷,鞭笞可使,如许其纳款,请无曰『和』,以『抚』字代之,如许用兵追讨,请无曰『战』,以『剿』字代之。王者之师,有征无战,『战』字且不可轻下,况招纳犬羊就我豢哺,安得以『和』字为言?二字失体,请速更之。」诸公相视而笑。

仆按:于慎行太可爱了!!!!还记载自己傻乎乎的样子2333


二十

万历壬辰,宁夏作乱,参将萧如熏妻杨氏尽出簪环以劳军士之妻,帅之守城,贼攻围数月,竟不能下,事闻,赐诰封焉。杨氏,故大司空肤施杨公兆女也。

仆按:突然看到1592男主名字?



二十一《三羊八狗十君子》

万历辛卯,长安有八犬之目,皆时相入幕之宾也。八犬事连山人,下狱实状,为一犬所卖,别易一人以进,其人不甘,上疏自白,时人谓之「易犬」云。 

仆按:当时朝廷有三羊八狗十君子。少了一个,大家纷纷表示:“不行,七个不完美,一定要八个。”

——张鼎思:放过我行不行!

大家:不行!以后你就是张换狗了!


二十二

蒙古、西域皆以丁为户,元人欲以是施之中国,耶律楚材以为不可,曰:「自古有中原者,未尝以丁为户,若果行之,可输十年之赋,随即逃散矣。」盖有户有口,三代以来至于今日,未有之改也,以丁为户,惟蒙古、西域之俗为然,而近日条鞭之法,不分户,则止以见丁制役,是亦以丁为户之法矣。然行之甚便,而上下相安,何也?古今之宜亦有不同,而时变所趣,岂可以旧识胶固耶?

仆按:果然还是老张粉丝2333


二十三

汉世庙讳皆以近似之字易之,如讳「邦」之字则曰「国」,讳「恒」之字则曰「常」,即如讳「世」之字曰「代」,讳「民」之字曰「人」也。村学究不知,以为名邦字国,名恒字常,是以讳为表德矣。文义不通,多误小学如此。

仆按:这个刘邦字国,刘恒字常。我爆笑


二十四

金銮殿在龙首山之坡陇,殿旁有坡,谓之金銮坡,其上东有学士院,今称翰林院为銮坡,本此。

仆按:我只知道,翰林院叫玉堂,凤台,原来还叫銮坡


二十五《白帽子典故》

六朝士庶乌帽,惟人主宴居着白纱帽。南宋废帝既弒,诸王就秘书省见湘东王,于时事起仓猝,王失履,跣至西堂,犹着乌帽。建安王休仁呼主衣,以白帽带之,即黄袍加身之意也。王敬则弒苍梧王,手取白纱帽加萧道成首。当时白纱名高顶帽,皇太子在上前则乌纱,在东宫则白纱,盖惟天子得冠之耳。

仆按:朱棣的白帽子!

所以姚广孝的意思是:来,我辅佐你当太子!


二十六《花式称呼你家天子》

西汉臣子称朝廷为县官,东汉称天子为国家,北朝称家家,唐称圣人,亦称大家、天家,宋称官家,胜国即称皇上,皆臣子私称,非对御之言也。西汉私语亦称陛下,辽、金称郎主

西汉称诸王皆称大王,至曹操立为魏王,臣下进对始有殿下之称,自是相沿,遂为定制。

仆按:县官我还真不知道。这个家家好萌……不过我一直看到资料说,陛下是私下称呼,一般正式场合臣子叫皇帝,宦官一般叫万岁爷,皇爷。不知是否有误


二十七

唐末宫中称天子为宅家,如十六宅诸王为刘季述所围,升屋呼曰:「宅家救儿!」季述废立,何后趋至,拜请曰:「军容勿惊宅家。」亦称大家,如昭宗延朱温入见何后,后泣曰:「自今大家夫妇委身全忠矣。」朱友珪妇张氏告其夫曰:「大家已以传国宝付王氏,怀往东都矣。」亦称官家,如全忠谓寇彦卿曰:「汝速至陕,即日促官家发来。」官家之称始此。唐初称天家。

仆按:好的更混乱了。

莫名觉得宅家和万历很配。。


二十八

唐人重行辈,称其所尊皆曰几郎,如某人称张宗昌为六郎,马遂遣使请和,称朱滔为六郎,朱滔遣使说田悦,称为八郎,上至宫禁中称玄宗亦曰三郎,门生舍人称其主人之子亦曰郎君,妻家称女婿以姓,曰某郎。

张郎~~~

庆郎~~~


二十九《如何称呼你家阁部大人》

自嘉、隆以来,士风文字雅好古风,官名称谓亦多从古,如称六卿为大司徒、大司马之类,此皆周官旧名,职任相合,称之是也。惟至台长无以称之,乃曰大中丞,则误甚矣。今之左右都御史,乃汉之御史大夫,左右副佥都御史,乃汉之御史中丞。在汉官仪,皆无大字,乃以大夫降称中丞,非所以尊之也。至于锦衣掌印,称为大金吾,顺天府尹称为大京兆,益无稽矣。名言之间,礼分所寓,岂宜猛浪如此。若各镇总兵称大将军,虽非今制,亦汉官名所有尔。

唐时宰相相呼曰堂老,两省曰阁老,尚书曰院长,御史曰端公。近日桂林吕公为江陵封君作志,称首揆曰端公,误。又少府乃县尉耳,近日称府佐曰少府,亦误。


仆按:我来列个表:

内阁:元辅=首揆=首辅=相君,阁老,鸾台,凤台etc

六部七卿:吏部尚书=大冢宰=太宰=天官,礼部尚书=大宗伯=春官,兵部尚书=大司马=夏官,刑部尚书=大司寇=秋官,户部尚书=大司农=司徒=地官,工部尚书=大司空=冬官。左都御史=总宪。etc


三十

唐咸通中,浙东寇乱,有进士数人陷贼中,衣绿,及贼兵败,悉取斩之,曰:「乱我谋者,此青虫也。」以进士为青虫,大奇。

仆按:笑死。。。。


三十一《黑晏殊》

宋人撰红梅诗:「若更开迟三二月,北人应作杏花看。」似言江梅之开必在正月,不知北方地寒,梅开甚迟,往往与杏花同时,恐直混作杏花,不必言似矣。

仆按:这句话是晏殊写的,哈哈哈哈哈哈,于慎行,你好认真哦 2333333


三十二

唐僖宗于音律蒲博无不精,尤善击球,尝谓优人石野猎曰:「朕若应击球进士举,须为状元。」对曰:「若遇尧、舜为礼部侍郎,恐陛下不免驳放。」宋徽宗与王黻微行,踰墙,黻先下,以肩承上足,上曰:「耸上来,司马光!」黻曰:「伸下来,神宗皇帝。」可见,人主举动,即(执目)御近习以供嬖承宠者,不过贪一时之欢,而其本心之明,亦有不能昧者,二臣是也。然野猎之讽有旃、孟之风,而黻又出其下矣。

仆按:笑死,又和万历野获编重。

若遇尧、舜为礼部侍郎,恐陛下不免驳放233 好惨一陛下


三十三《驱驴宰相》

唐时王及善,庸人也,为相无他政,但不许令使乘驴入台,终日迫逐,无时暂舍,时号为驱驴宰相。

仆按:笑到崩溃2333333 终日迫逐,无时暂舍。驴:??????


三十四《可怜的顾鼎臣》(又一个私生子+状元阁老)

吴下一士夫尝为予述顾文康公鼎臣事:文康之父顾翁尝为小贾鬻线,其妪甚妒,仅一青衣,防之甚密,翁未尝忤视。一日,翁坐肆中,妪遣青衣馈食,至则雷电大作,不能即归,翁因请间,既而有孕,生男即文康也。妪大恚,索儿欲杀之,不得,因送磨房,欲令驴马践死,磨房主人收而养之。长而聪慧不凡,丰神艳绝,自从诸生受书,遂游邑庠,翁妪终不以为子数,而奴使其母如故。久之,文康及第,妪犹虐其生母,使之蓬跣执爨,不令见子,文康遂介亲友入内,长立庭下,固求见母,妪复大恚,文康固不出,曰:「即一见,死不恨。」亲友从旁宛转,乃令自爨下出,衣服蓝缕,文康抱之大痛,亲友皆为泣下。

仆按:顾鼎臣,嘉靖十七年入阁。生平非常悲惨,催人泪下的那种。。嘉靖好像特别喜欢他。(因为长得帅)


三十五《正德年间阁老们的蓬蓬裙》

尝闻里中长老传,数十年前,里俗以袷为裙,袷长衣下,令其蓬蓬张起,以为美观。即无袷裙,至系竹圈衬之,殊为可笑。及读王莽传,莽好以猪毛装楮衣中,令其张起。乃知古亦有之。

仆按:于慎行,庆幸你生的好时候吧,不然你也和俩文正公一样,天天穿蓬蓬群上朝。。


三十六《男.变.女》【突然玄幻】

隆庆三年,山西静乐县丈夫李良雨为人佣工,与其侪同宿。一夕,化为女子,其侪狎之,遂为夫妇。守臣以闻,良雨自缢死。

仆按:?这条是什么鬼畜的东西。。。?????

——这是b.l还是bg还是玄幻还be?混在里面画风不对啊于阁老!


三十七《二舅胖》(不是)

穰侯为秦相,入则为群臣之言以请于王与太后,出则为王与太后之令以令国人,国人莫喻也。客谓穰侯曰:「君侯之危如累卵矣!」穰侯?然曰:「何谓?」客曰:「君侯知傀儡戏乎!夫傀儡戏者,一人而持两未偶,悬而垂之,其上蔽之以帷,左手之人笑,右手之人泣,左手之人揖,右手之人旋。于是,市中小儿累迹而观者如市,以为天下之妙伎,洞心骇目,其乐忘食。及搴其帷而视之,则出一手也,于是大笑而走,不复返顾。今君侯亲为群臣之言以请于王与太后,又亲为王与太后之令以令国人,是举秦国上下左右出君侯之一口也,不可以绐市中小儿终日!君侯不早决者,臣惧秦人之搴帷而视之也,岂止笑而走哉!」穰侯不能用。

仆按:举秦国上下左右出君侯之一口也!假装我没有借古讽今·于东阿(´・ω・`).jpg


三十八《黑曹操》

曹孟德雄心异志,情见乎词,不一而足,而又曲自掩饰,以愚天下。尝读其诗,如「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此有所牵制而未能决之词;如「忧从中来,不可断绝」,此有所计虑而未得遂之词;如「山不厌高,海不厌深」,明自托于周公,如「我心何拂郁,思欲一东归」,微自附于汉祖。即此数语,其志可知也。短歌行中间,全插「呦呦鹿鸣」数语,上下文义不相接,岂其才诎使然,乃搀和掩饰,使人不可解耳。如为隐语秘诀,恐露窍妙,则多书杂字,以乱其辞也。自古及今,无人识破,

仆按:于慎行表示,曹操作诗,上下文义不相接,曲自掩饰2333


(完)

昨天看叶向高写给于慎行的墓志铭,有一段写到老张和他的复杂关系。

【时,江陵已谢世,言者振暴其罪,上震怒,命司寇丘公同内珰往籍其家。当江陵柄国日,既大失大夫心,及其败也,咸推波助澜,欲甚之以为快。公独贻书丘公,言江陵尝有劳于国家。是非功过当为别白。】

以及明史里也记载的,夺情事件:

【江陵質相欲夺情,公与同官兰奚谷赵公,新建张公辈七人共为疏,力言其不可,而疏草则公与张公所创。具时,昆陵吴公,姑苏赵公以言夺情事,杖。比阙下,公疏入,而桂林吕公从中止勿奏。江陵以讲臣故未敢显斥,乃佯以他事致公丧次,字谓公:子,吾所厚,而亦从人为此也?公正色曰:以公厚我,故为此相报耳。江陵艴然。】

忽然觉得,其实于慎行后来也是很怀念这个酷酷的张相君的吧!毕竟在他手里国库充盈,朝廷没有党争(因为都变成张党了233),朝廷渐肃风气。。所以几十年后,才有旁人不停怀念,说今日方知江陵之艰难!是啊,老张家真是惨,一面被士大夫皇帝疯狂嫌弃,一面又被怀念他带来的银子和好处。哎!此其可乎!

所以于慎行其实还是张粉吧。居正真是一个有神奇魅力的人!让人想爱又想恨。


评论(22)
热度(3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