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霍格沃兹教师休息室 03

by prophet

目录

第一章01

第二章02


配对:乱七八糟应有尽有,坚持GGAD不动摇

一句话简介:另类的哈利波特同人。


  03


  “别的宇宙……你是什么意思?”


  还好还好,没有魔力暴动没有显著提升魔压,还算冷静,嗯,语调没有显著尖锐上扬,血压没有超过120%的变化,瞳孔没有过度放大,庞弗雷夫人给出结论:斯内普要么被吓傻了,要么他很清醒。理所当然排除了前者后几位巫师默默地对视一眼,难怪是年轻人啊,唉,真的羡慕不来,心理承受能力就是不一般……


  “……西弗勒斯,你就没有疑惑过吗?为什么你会没有任何“收养”哈利的记忆?”


  老校长眼神锐利起来,难得有点让人把他和平日里耍宝胡闹的模样区分开来。面对沉默不语陷入深思的西弗勒斯,他的语调相当缓慢:“你是否思考过,为什么我们的世界的时间点只持续到四年级……如果将那标记为一个时间锚点的话,在这之后呢,发生了什么?此外,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回到过更早之前,比如你的少年时代,或者我的?那些时间段去哪里了呢?”


  “是“他”……”斯内普下意识说,他忽然闭嘴了。他一直以为是“他”的意志才让他们在一个个怪诞不经的世界里反复时间回溯,但邓布利多所指出的这个“时间断层”问题,让他忽然隐隐有了个更为深入而耸人听闻的想法。


  “或者我这么来问吧,西弗勒斯,如果你有了收养哈利的记忆,你还会觉得哈利今晚的举动不合逻辑吗?”


  依然不合逻辑,斯内普冷笑着点点头,给出自己的评价。他的手不自觉地痒痒——无论什么时候一个巨怪波特在他沙发上撒娇打滚就是不合逻辑的,惊悚的,挑战神经极限的!邓布利多郁闷地抓起一颗糖塞到嘴里,无可奈何地退了一步问,那好吧,是否稍微合乎逻辑了一点点?


  “稍微……”蛇王皱着眉勉强松口,但依旧毒液四溅,“假如你的逻辑标准堕落到和那些脑袋空空的小鬼头一样的话。”


  “是的,西弗勒斯,”邓布利多无视了斯内普对于“他”的评论性猜测,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呢,看纸条去(教师休息室一角落麻瓜牛顿的名言),他继续说,“逻辑是我们行事的准则,就是我们区分“他”的意志是否作用了的标准。在觉醒之前,我们没有人会觉得自己行事不合逻辑,哪怕经历的情节再怪诞、再诡异,所以我们根本没想过“他”的存在……而现在则完全不同。”


  经历了无数再怪诞、再诡异、再恐怖的情节的蛇王回忆起来脸青了。


  弗立维从善如流地补充解释,正因为那些“强迫情节”和我们的自身意志的逻辑判断存在冲突,才会让我们感受到小说的“剧情”作用。而假如“他”只是一语带过的描写我们今天吃了一日三餐,这并不会形成逻辑冲突,所以无论我们怎么去吃,去哪儿吃,只要能够完成了他的吃一日三餐即可。这也是他们发现的规则的漏洞之一。


  “西弗勒斯,从觉醒以来,我们其实都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区分’强迫时刻’和’自然时刻’呢?更深一步,你不觉得我们能觉察到“他”,会不会也是那个人故意安排,让我们意识到的呢?”


  邓布利多等弗立维解释完了后抓抓胡子,逗逗鸟(是叫福克斯的那只),继续提纲挈领地提问。


  “如果是‘他’让我们意识到的,那为什么呢?”斯内普抓住了这个刚刚提出的第二个问题,追根问底。


  “或许“他”是为了排个话剧,写本书,没人知道,但更或许,”邓布利多指出另一个更为可靠假设,“不止有一个“他”。”


  “……”


  斯内普眼神涣散了一阵,就恢复了神志。弗立维教授继续积极地给他打比方,如果我们的小说世界是一艘船,航行在一个时空里,方便起见你可以想象成一个正六面体的巨型盒子里。每当我们抵达盒子一面,波特四年级学期就结束了,于是,我们穿梭到了下一个盒子里,也就是新的子世界的开始。我们就这样在一个个盒子里航行过去,但是,如果站在更大的外框下,这无数个盒子世界的外面,还会有一个更为巨大的盒子与另一个总的设计者、操控者“他”。


  当盒子里的生命试图去“追捕”那个盒子外的创造者“他”,那个“他”可以立刻创造出另一个“盒子”,包裹在原来的盒子上。比如他可以立刻写一段补充文字,安排一个精妙的情节,让他的小说成为局中局、剧中剧、梦里梦,以此类推,我们将无法追捕到他……就像一个无穷的俄罗斯套娃,一层套着一层,永远拨不干净。


  “所以我们永远无法追到“他”……?”


  是的。正因为我们追捕不到“他”,所以他不惧怕被我们知道“他”的存在。而且我们始终处在一个个盒子间,他们各自或许有着不同的缔造者,那就有无穷无尽的“他”,我们追捕哪一个呢?


  这是船与盒子的比喻模型,还有第二个火车理论。弗立维小声说,总觉得斯内普冷静地太不对了,现在他和呵呵笑的校长一样让人发毛。


  “说。”言简意赅啊,蛇王,真是难得。弗立维撇撇嘴,这个年长的拉文克劳继续解释道:“假如世界是一辆火车,”斯内普脑海里冒出了霍格沃兹特快的样子,“而时间,是这辆火车前行的轨道。我们的宇宙,则是这不见尽头的轨道中的某一个片段,像是有起始的两个站台间,或甚至于某一小段铁轨。而那个四年级,那个锚点……就是火车从轨道上变轨离开我们世界的时刻。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我们每一次的时空回溯的那些子世界,只是“他”,或者说“他们”里的某一位制造的小说的一部分,在火车航行到我们这段轨道之前,它在别的轨道上。”斯内普盯着空气接过话。


  在我们的世界接手这一段故事前,还有其他的宇宙在完成类似我们这样反复轮回的时间旅行。我们不是唯一的!这几乎是令弗立维目眩神迷的想象了。


  而在我们的世界抵达四年级后,又会有下一个宇宙继续它的世界。我们则迎接来另一个新的故事。这一切就像接力跑一样,源源不断的棒子从一端传到另一端,这就是为什么他没有收养波特的记忆,这就是为什么……


  邓布利多和弗立维教授给出的,整个世界系统宏伟又微妙的壮丽构造。就这样一股脑儿地砸在了眼前。它就是盒子理论*和火车理论的结合体。一个个流动的盒子和一辆辆开过的火车所组成的一个动态体系,斯内普感到头晕,胸闷,眼前像是有烟花闪烁,疑似有中风的征兆。庞弗雷夫人立刻施展了一个治疗咒语,“大家放心啦,散了吧,弗立维放下电话不用叫圣芒格,西弗勒斯他只是昨天睡眠不足。”众人松了口气,紧接着露出微妙的了悟神色,纷纷收回脖子做回了位子上。


  斯内普铁青着脸用力摸着刚刚被庞弗雷夫人灌下魔药的喉咙口,丢人啊,他是记得曾经的曾经不知道多少个世界前的那个原初世界,他在波特入学前那一晚失眠了。但明明从没有过情节强迫着令他失眠,不,等等,斯内普叹了口气,盯着自己的左手,或许根本没有什么强迫时刻和自然时刻,只是有合乎逻辑的设定与不合逻辑的雷区……


  “我需要验证它——我不接受假说。”


  听到这句话弗立维点点头,欣慰地想,孺子可教啊。你会听到的,他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每当世界结束,我就会听到脱轨的“咔哒”声。


  在那个四年级最后的一刻,斯内普面无表情,看着眼前弗立维和他递过来的纸条慢慢消失,而那句写在羊皮纸上的诗句在眼前反复飘动。他的意识脱离了肉体,即将上升而迎来新的命运与设定。万籁俱寂,他的感官渐渐模糊,眼前白蒙蒙的一片,他忽然努力反抗起来,想要停留下一秒,就在这一秒间斯内普忽然听到了一阵极其细微的声响。他的一切意识链接紧接着都被斩断了。


  是真的……


  当上一个世界结束时,斯内普也听到了心碎的“卡嚓”声。


  “……啊哈,西弗勒斯,谢谢你的邀请。不过恐怕不必了,波比刚刚告诉了我她马上就能来。”麦格教授敲了敲一个桌面上的圆环,露出微笑:“很快我们就能知道真相。”


  弗立维觉得自己刚刚走神地时候好像又错过了不少对话。他的同事们向来以讽刺彼此为乐,尤其是狮子对上蛇王(这些狮子也包括不定期入驻的某狼与某大狗)的时候,场面更为有趣。看着眼前阴着脸的斯内普和得意一笑的麦格,显然这一次是米涅娃赢了。


  “能有什么真相呢?”斯内普嘲弄地快速说,“如果小马尔福真的是我教子,我就要教会他一件事。”


  “哪一件事?”休息室里另两个刚刚还假寐状的老头也竖起了耳朵。


  “那就是这个世界没、有、生子魔药!”


  邓布利多一个没坐稳,差点趴倒在台子上,弗立维不得不扶了扶歪掉的眼镜。麦格教授一手滑没有拿稳水果茶正在用清理一新。难得啊,西弗勒斯会讲冷笑话了。不过确实啊,在一次次时空旅行里,他们除了不断地遭遇奇怪的恋爱情节外,就是总能遇到稀奇古怪的魔药、炼金产品、宠物与飞禽,甚至还有一次遇到了奇怪的外星人……但是,弗立维的确从未真正见过一瓶生子魔药,但却已经从斯内普那里听到过好多次了——好像就是在暗中轮值观察记录剧情人物对话的时候,经常出现诸如“没关系,西弗勒斯/教父/他会给我熬制的,你不用担心我们我们将来(后代)的问题。”类似的畅想未来。而每当有人去问斯内普“熬制什么”的时候都会遇到一个脸色铁青的蛇王然后被甩出地窖大门。


  所以到底有没有生子魔药?还是只是传说中的只存在于口头的某种文字存在?


  斯内普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酷酷地坐到了专属他的银绿色沙发上,打了一个响指,手中就冒出了一杯热气腾腾的饮品。看得弗立维和邓布利多都忍不住感慨了一声:年轻真好啊!


  不过麦格教授直起身后就甩了甩披在身后长长的头发,不紧不慢地说:“西弗勒斯,我听说下个月你就要参加欧洲魔药年会了?这个生子魔药的特殊配方,你就一点也不好奇吗?”


  果然,还是麦格教授/学姐/米涅娃厉害,敢在蛇王头上动土。不过话说回来啊,这个欧洲魔药年会到底是什么让人蛋疼的东西,弗立维发誓自己已经听到过N种不同的叫法了,什么世界魔药研讨会,月光草杂志大会,魔药工会世界会议,欧罗巴高级魔药联盟等等……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一次!弗立维也被邀请去了呢。真的,他的魔药也很强的好吗?他也很想去的好吗?(校长忧郁二重奏:他可是研发了龙血的好吗,他的魔药也很强的好吗?)


  “……我相信你一定研究过的吧?”麦格教授可不怕斯内普的死光,转而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戴在她头顶箍头发的镜片闪过一道光。这个笑容可熟悉极了,斯内普觉得恶心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米涅娃,请不要让“他”的巨怪剧情影响到正常生活好吗?”


  “咦,会吗?”麦格教授收起那个毛骨悚然/别有深意/呵呵呵呵的微笑,“我觉得这个表情很有用啊,每次都能成功得到想要的情报呢——比如,西弗勒斯,你一定也研究过吧?”


  斯内普脑门上隐隐冒出一个青筋。是的,身为一个魔药大师——身为一个除了受到必然法则支配去念剧情之外,其他所有时间就都投身给魔药的魔药大事——西弗勒斯怎么会没有研究过!呵呵,太天真了,他普林斯家族的混血魔药天才,可是要成为魔药顶阶的人呐。呸呸呸,不知不觉就被那巨怪一般的法则心理活动影响了,西弗勒斯黑了半张脸。俗话说得好,三人成虎,心里暗示多了哪怕他知道那是假的都是假的但还是牢牢的下意识地记住了——记住你梅林,他为什么要记住这种东西啊。


  其实,弗立维和校长当初判断下来这个“他”是作者,而不是什么戏剧啊电影啊电视剧的编剧,有一大部分确实是要归功于西弗勒斯的。诚如之前统计下来发现不知为何,恋爱情节的配对里,西弗勒斯中招率特别高一样,奇怪的是这个“他”也特别喜欢进行斯内普的心理描写,就好像斯内普越冰山的人一定要越闷骚一样,啊冰山和闷骚也是他们学会的奇怪方言,什么鬼设定啊。而剧情发展一部分既然是要调整表情,读出台词外,一旦出现作者的什么心理描写,他们也要在心里默默念叨着那些心理活动,什么他不可抑制地想/痛苦地想/温柔地在心底说/担忧极了,然后配上诸如:可是,他/她怎么配得上哈利/赫敏/原创人物!我爱你啊!他/她真美!他对不起莉莉/纳西莎/盖勒特等等等等,当然,也有各种骄傲地吊吊的心理活动。


  结果当西弗勒斯有一次发现自己情不自禁地在内心“轻蔑地想,冒号,这点怎么会难倒他普林斯家的后人,”注意那个冒号是发音的冒号之后,他就卧槽了,然后,校长和弗立维听到这一点沉思良久,齐齐说:“我们确实在书里。”


  “我是普林斯家的后人和这有什么关系啊?!我的魔药成就都是我自己实打实琢磨出来的!是努力和汗水!是百分之100的汗水!普林斯家那帮古董什么力都没有出!!”斯内普在校长室气坏了团团转,弗立维和校长摸着下巴/胡子安静沉思着。


  毕竟影视剧可不会出现心理描写,只有文字的技巧里才会有呢。而且西弗勒斯,顶个球是哪里出来的方言,为什么他们从来么有听到过呢……


  真的是大洗脑神术啊。


  弗立维下一次递过来的统计表上多了一个选项,让斯内普立刻黑了脸,要求西弗勒斯记录下每一次“有印象”的心理活动。而各个教授的统计表明,除了某些往十八禁不可描写的心理活动,占据另外半壁江山的,就是这种,简单来地汇聚成一句话的——


  我年轻的时候一直这么吊的,你知道吗?


(未完待续)


PS:Merry Xmas!更新一发(年羹尧了)

画风崩坏了喂(口胡

评论(4)
热度(49)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