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直播预告+问题收集:博物馆学

今天周六下午1-3点,欢迎来唠嗑。到时候戳张二坑老师的头像进直播间。有礼品抽奖哦~

包括上海博物馆的帆布袋、故宫博物院的书签等等!各位史同姐妹们不可错过

LIVE小助手:

欢迎复旦博物馆学学姐 @张二坑 和 知名史同圈太太@prophet 


明天8月21日13点-15点,


直播一起聊聊国内的有趣的博物馆和文物古迹:


张二坑:



[图片]...


 

【绍宋】醉酒【杨沂中X赵玖】

玖玖生贺联文 15:00

感谢主办姐妹!一发小甜饼 ooc在我


赵官家怕痒,尤是尾椎骨的那一节。


 

【唐朝】沉香亭【李隆基BG】

《沉香亭》

by prophet

*约稿,7.6k,李隆基BG。感谢 @莎乐美 


(正文)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清平调》李白


  初秋深凉,这些夜里,大唐圣人总难睡得安稳,便时常怔怔望着兴庆宫外的龙池发呆。高力士若问起,他便道:是在看池畔的沉香亭。贵妃心下只道是近来用的苏合香不佳,悄悄得遣人去宫外问杨钊。须臾,便传出了杨国忠要“沉香为阁”、斗香盛宴的风语。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长安的世风大多这般。与杨国忠事事相争的右相亦...

 

【绍宋】金之亡【完结活动,起点同人】

金之亡

(兀术死之前的一夜,虽然蛋蛋还没写到,但我和梅觉得大概率应该是用飞哥的剑自尽……)


大金国魏王、四太子完颜兀术夜里做了个梦。


梦中那场淮上战役中赢的人变做了他,赵官家从建康弃城而逃一路鼠窜,而他紧跟着南下渡江,寸寸紧咬,在后追至临安、追至明州、追出海上。眼看那赵宋皇帝的衣角就要落在手中,却偏偏还是被他逃了!只余下他在海波里晕船颠覆、望洋兴叹……


梦中浓重的不甘和挫败席卷了兀术,让他不断下沉,沉到了海底。这甚至变成了绝望。


纵然是在异想天开的梦中,他还是没抓住他……


一股痛哭的力量像乍然而破的天光,在兀术的头皮炸开。他眼皮乱颤着,猛然睁开眼,发觉自己浑...

 

寿太岳张公序【张居正】

#搞了个张居正生日同人会《并明》的寿序~


《寿太岳张公序》


近来有慕大明宰辅张太岳者,逢其寿诞又至,老少咸聚于此堂,且颂且祷。今汇编一册,谓之并明。嘱余序之。余战惧兢悚、惶惶强为,恐难述岳翁万分之一也。


张公名居正,号太岳,生于五月初五,少举茂才,幼学名动楚乡,弱冠登瀛洲,华亭相以玉堂之属。四十三入内阁,未及天命而已拜相,官居一品。而后操持国是,辅弼幼主,慨然以变天下法,功成十年,而太仓丰盈,天下富足。靖南倭、定北疆、束黄河、清田赋,矜矜业业,千古绝响。然张公竟以久劳殁,其岁不过五十有八,天下痛之!距今四百九十余载。


今蒙学者,无不读史。读史者,无不识张公。闻者皆曰:嗟...

 

【明朝】京华故梦(敬修重生,复仇)【十一】

《京华故梦》  by prophet


简介:

大明元辅张居正死后被抄家夺谥,长子敬修于狱中受尽折磨,留下血书自尽。

再睁开眼时,却见到京城春色,繁华依旧。

旧恨犹滴血,燕台少年时。


(正文)


11

       登门劝徐阶谏君无果,海瑞便自草《治安疏》本,二月初一这日,他别妻散仆,抬棺上奏。为黎民社稷,冒死进谏。


       一夜之间,此事轰动整个京师。...


 

【明朝】京华故梦(敬修重生,复仇)【十】

《京华故梦》  by prophet


简介:

大明元辅张居正死后被抄家夺谥,长子敬修于狱中受尽折磨,留下血书自尽。

再睁开眼时,却见到京城春色,繁华依旧。

旧恨犹滴血,燕台少年时。


(正文)


10


       张、高二家联姻不过是随口一提,这个时代大多是同乡联姻,因顾及生活习性、家族传统的缘故,很少远嫁他乡。


       倒是李幼滋与张居正早有结亲之意,婚事也有安...

 

【明朝】京华故梦(敬修重生,复仇)【八·九】

《京华故梦》  by prophet


简介:

大明元辅张居正死后被抄家夺谥,长子敬修于狱中受尽折磨,留下血书自尽。

再睁开眼时,却见到京城春色,繁华依旧。

旧恨犹滴血,燕台少年时。


(正文)

【一·二】 【三】 【四·五】 【六】【七】 


8


有道是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越想越气。


见过张四维,张敬修回至房中,不觉更怒。


一顿饭下来,已至深夜。饶是席上张敬修不情不愿,但以他父亲这等混迹官场多年的功力,场面自不至于失控,甚至称得上宾主宜欢。


不过张四维是其乐...

 

太宰红娘记【夫差X勾践,卧薪尝胆同人】

《太宰红娘记》

#2.3w字。小沈来吧! @郁彼林 


----

春秋末年,吴王夫差九匡诸侯,成为天下霸主。

太宰伯嚭表示:对于吴越两国之间的和平,这些年来本太宰只不过是做出了一点微小的贡献


题目又名,脑电波永远在状况外的太宰伯嚭(pi,第三声)

配对:夫差X勾践 


---

奸臣这个职业,至少是要兼职红娘的。


1

      我是楚人伯嚭。

     从我逃出楚国,逃亡到吴国的那...

 

归巢·番外二【俞亮X时光,方绪X白川】

亮光番外《相约在盛夏》  


     在方圆圆人生的第四年里,她逐渐发现大人们最喜欢问她的问题:“你爸和你爹,你更喜欢谁?”

     方圆圆总会响亮得说:“我爹!”于是白川笑着打圆场说童言无忌,而方绪则哀怨看向女儿,一脸受伤状。但好事长辈往往仍不罢休,还会追问她:“那你为什么不喜欢你爸爸?”

     方圆圆撅起小嘴:“我觉得我爸对我有意见,才会给我起这个名字……我到底哪里圆了?”...


 

归巢·结婚番外【方绪X白川】

番外《高调下棋,低调结婚》

#含亮光

---


      “白老师?”

      中山路边的白川从手机边转过头来。只见一辆黑色的丰田车堪堪停在他跟前,险些蹭到马路牙。从降下的车窗里,露出副驾驶上一脸余悸未消的俞亮,还有正在驾驶位上兴奋冲他招手的时光。

       “哟,时光?你们怎么在这儿?”白川问。...


 

夏至未至【方绪X白川】

简介:这是两个人间仅有他们知道的秘密。


(正文)


      很多年前站在心理咨询师门口,白川盯着那扇即将打开的大门,就像里头会突然窜出一只硕大田鼠时,他满脑子都是方绪带他去滑雪的那个下午。那是白川身为南方人第一次见到漫山遍野的人工雪,雪场里所有人都像笨拙又黑漆漆的蚂蚁,捡着把自己体型放大了数倍的一身装备整齐得来到人工假山的顶峰。后来白川才知道,北方的黑头蚂蚁有一厘米这么大。但当方绪从护目眼镜里转头来,大声问他:“你准备好了吗?”之时,白川只能听见砰砰心跳,像水球坠落到地上,然后啪得...

 

0202年终总结

去年写总结,是在荆州看完太岳回来的火车上,今年写年终总结,是在桂林看完张同敞回来的路上。真是与老张家有缘分啊! ​​​


本年度被迫赋闲在家干活,创作约五十万字,整理古籍十万字(包括九万字的首辅传),段子若干,画画二十多张。挨骂若干,被夸赞若干,认识新朋友若干。

见证有史以来第一次国际断航,见证简中同人平台断联孤岛,为愤怒无力裹挟过,也穿透它看到了深远漫长的征途。

所有作品里,个人最喜欢的文是5月完结的长篇话本《 东楼艳史 》,最喜欢的画是紫禁城太岳。短篇中被很多人夸的是严嵩的《良药》(被lof吞了),最喜欢的短篇是高张《黄粱 》。

最近嗑的cp...

 

归巢23【完结】【方绪X白川】

23


      又是新的一年年末,寒潮席卷了大地。跨年前夕这夜,方绪陪着白川来到了商城边的书城里。下个月初,他就要带着国青队出征韩国打北斗杯了。眼下,围达GC的事务大多交给了白川负责。二人一走进门,就见到迎面摆放的畅销榜上,正有一本《对话大师——聂卫平、刘小光、俞晓暘》。

      “这本书?今年新编的吧。”方绪走至书架边,拿起黑色封面的书端详了下。三位围棋大师的照片依次排布在封面上,象征着中国围棋从崛起,到逐渐走向鼎盛。...


 

归巢 22【棋魂|方绪X白川|ABO】

22


      咔嚓的快门声不断此起彼伏,今天围达科技忽然把几家媒体召集在一起,一改之前闭口不谈的态度,说是重大事件宣布。记者们特地都提早了十几分钟来,与以往应付媒体会时,拖拖拉拉的态度完全相反。

      “围达官方作出回应:”

      “中国围棋新时代的糟糕开端”

      晨报的记者陈晓已经拟好了几个标...

 

归巢 21【棋魂|方绪X白川|ABO】

21


      中山路第一百货的七楼这家纯K是开了三年的老店,歌曲又多,价格又实惠。热热闹闹的ktv包厢里,几个围达GC的队员正聚在一块儿庆祝刚取得的新胜利。 “到现在夜空闪烁,只留下我,一个人看烟火——”大家都笑周思远走调,可他还是霸占着麦克风不放。

       新加入的穆清春初段打量着他们,他已经领教过俞亮的厉害,也对二台周思远一手高低中国流很服气。但他更好奇的是什么力量让这群年轻人团结在一起。...


 

归巢 20【棋魂|方绪X白川|ABO】

#圣诞节快乐🎄

20


      白川盯着手里的这根白色的可丽蓝验孕棒足足三分钟了,观察窗口里依旧只有一根红色的对照线。他眨了下眼,心脏好似又恢复了强健得跳动,卫生间毛玻璃窗外的阳光照耀像是灿烂了些,又像是吹进来的晨风更冷了几分。

     一大早,方绪本想直接就拉着他去医院,但白川还是打发他跑了趟楼下的药店,幸好没真的去,他暗想,不然就丢脸丢到外太空了。白川拉开卫生间的移动木门,听见滑轨格拉一声。方绪正站在外头靠着墙,脸上拂动紧张不安,见他出来...

 

归巢 19【棋魂|方绪X白川|ABO】

19


      “我真没想会这样。”方绪半缩在沙发上,手肘撑着膝盖,垂着头。大雨淅淅沥沥在窗外刮着,像是更衬托出他此刻阴云密布的凄惨似的。

       “方绪啊方绪,”白川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数落他了,他从鱼缸边转过头来,一手合起鱼饵盖子。“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别大意,你倒好,就这样签丢了时光?”

       “白川,你就别说了!”方绪忽然有些恼,大了点声,却...

 

归巢 18【棋魂|方绪X白川|ABO】

18


      “最近是不是要打名人战预选赛了?”

      周思远和许宁生一走进会议室练棋大厅,边说着,打开大灯。却看见俞亮已经坐在了窗边台桌前,就着洒落的晨光,认真得看着一盘棋。“哟,俞亮,怎么来这么早啊?”

俞亮抬起头,打招呼道:“早。”他正看着最新出的2005年LP杯中父亲俞晓旸对高昌镐的棋谱。

      上一轮俞亮参加的头衔战里,棋圣战中他输给了方绪,止步于八强,今年的名人战是他第一次...

 

归巢 17【棋魂|方绪X白川|ABO】

17 


      时光定段赛一结束,就让一好一坏两个消息砸晕了。一是沈一朗和他争最后一个出线名额落败,连带庆功宴也吃的不痛快。席上他差点对出言不逊的田敏则发火,可是等回到招待所,最难受的却是他自己。趁着醉意,时光本来想对沈一朗没脸没皮地撒个娇求和,却被对方冰冷地推开了。隔了那么多天,这事儿时光一回忆起来,还是觉得丢脸。

     “这世界上,本来就是赢了才能有一切,”他说,“褚嬴,你说对不对?”...


 

归巢 16【棋魂|方绪X白川|ABO】

16


      或许是春节前夕的缘故,医院的挂号预约变得更艰难。白川和方绪挤在门诊室走廊里的等候椅子上,他有点累,医院的空调又永远暖烘烘地开得极热,忍不住就靠在方绪的肩膀上睡了会儿。

     这一次二人渡过情潮,比之前的第一回要有准备地多,方绪甚至买了点儿高热量的蛋糕和能量饮料堆在卧室里,就像两个储粮过冬的松鼠。白川还打电话给师弟,让他帮忙代几天课——之前请的年轻助教沈一朗,今年也要参加定段赛。他对孙讶木和祝都两人调侃他是不是“躲避某人”不作回复...

 

归巢 15【棋魂|方绪X白川|ABO】

15


      “……欢迎收听FM121.2。体坛毒舌,为您带来最新的体坛资讯。听众朋友们大家晚上五点好,这春天,又到了万物复苏交配的时节。咱们今天就来聊到一个体坛的新八卦了。哎,真是劲爆新闻啊:

     ——A追B为哪般?围棋棋手方绪九段,又换口味了?

     三天前,那是好一出当众表白、死缠烂打的大戏啊,真教人不敢恭维。棋坛的脸都被他丢光了。有个听众朋友也在现场看到了,那可真是我去啊!...


 

归巢 14【棋魂|方绪X白川|ABO】

#长更,不分了


14


      东城区的第一百货二楼,一家叫做“GiftToo”的礼物店里正放着周杰伦的《七里香》,白川站在一排木货架前挑礼物,店里新潮的暖光灯把这儿衬托的像是热带夏日。他身边路过的都是群年轻的女孩儿,穿着短裙长靴,肆意散发着靓丽的青春。白川是被几个橱窗里的车摆件吸引了目光才走进来的,他拿起一个披着红马甲的流氓兔,太阳能芯片让它光照下的大脑袋会摇来摇去。这颜色还挺衬方绪那辆大红的跑车,当然,还有几分像他本人。白川拿起新的一盒,他已经好久没来这种地方了。...


 

爱情不是魔法【方绪X白川】

#30岁魔法师梗,卡文了,来发小甜饼吧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生活,就是巨大的荒芜,偶尔夹杂在少许荒唐的闹剧间。

7月2日,是白川的29岁364天。他如往常一样早起后给自己磨了点豆浆,接着换上西装领带,出门去担任新一赛季围甲比赛的裁判。

自打和方绪的围达队一拍两散后,他又恢复了少年宫——家——围棋比赛裁判桌的枯燥人生。

他是有听说过他们冲甲成功,正高歌猛进,但这些,和他这个前任教练有什么关系?

公交车里的空调开的正冷,白川看过对阵表,今天遇不上方绪。他们的比赛在明天。

至于明天,再随便找个理由,换去另一个战队的区域避开就...

 

归巢 13【棋魂|方绪X白川|ABO】

13


      “见父母,是吧?”白川挑起眉毛,打量着方绪,有那么一阵,方绪几乎觉得他被那锐利的目光看穿了。

     “是,马上过年了,他们想请你来家里吃顿年夜饭……”方绪说,逐渐变得支支吾吾,如果能和孙悟空一样土遁逃走,他绝对会从人跟前消失的。但他在心里也有点小小的期盼,白川是不肯告诉外人,但他的父母也不算是什么外人吧……

     “是温莎说的吧?”他忽然听见白川道。方绪一愣,抬起头,白川的脸上露着无奈,道...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