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Star Wars】Frequency 01-02(黑洞频率梗,卢克找爸,拯救我的爸爸)

Frequency

    by prophet

一句话简介:卢克找爸/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爸爸。看过黑洞频率电影/电视剧的朋友应该知道是什么梗

其他:无CP

 1

  “这里是ASKY201,ASKY201,请问有人吗?”


  黄沙肆虐过干枯的地表,大风再次给一切蒙上了一层灰沙,这是一颗偏远的外环星球。而在块足足有四五米高黑色的岩石边,正有一个金色短发的人影靠在阴影里休息。他的脸上被阳光晒得通红,手中拿着一个四方的机器,大约巴掌大小的样子。


  “喂,有人吗?”卢克天行者使劲地晃了晃手里的通讯器,期待能传出一些噪音外的声音。


  他眯起眼睛,望向远方遥远的黄沙地平线。这个样式古里古怪的翻盖通讯器并不是由大型公司或什么批量生产出来的,而是私人制品,角落里刻着一个小号码。据欧文叔叔说,这是他爸爸小时候琢磨着造的,不知怎么留在了这里,卢克对它视若珍宝。


  他的动手能力不错,修修补补地很快就把它老化的电路接好了。


  “这里是ASKY201,ASKY201……”卢克继续打发无聊的时间。在塔图音上能做的事情不多,因为贫瘠恶劣的环境,这座星球人口稀少。而对他来讲,除了前年开始被允许单独开车,帮着叔叔种植农场,以及偶尔会遇到那个疯疯癫癫的老伙计本聊聊天外,就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了。


  他才满十八,离能去酒吧的时候还差了三岁。大部分的时间年少的卢克过的相当无聊,但是,对外界的好奇又始终在吸引着这个年少而充满冒险气质的灵魂。卢克有时候真的很想离家出走,去当一名太空游侠——尽管那想法通常只是偶尔在脑海里回荡一下。

  所以,自从发现了这个小巧的古董货能发出无线电波后,他如获至宝。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试图和外界取得些联系,一次次地弃而不馁。他把这比做寻宝,好消磨时间,因为无线电已经是相当古董的通讯手段了,大部分的飞船设备上都淘汰了它。不过,还是有那么几次他联络上了一个商业飞船,但讲了两三句话就没了信号。还有一次他觉得和对方断断续续聊了有半小时——但很快那采矿还是金属什么的运输船就飞离了。


  兴许能连上太空里路过的近地飞船。卢克每天都是这么想,怀揣着让他很满足的一种希望。他虽然年龄不大,但唯独非常有毅力和专注力,这可是在他这样同龄人中颇为难得一见的品质。


  “请问有人吗?”卢克不知道第几遍问了,他从岩石背后探出头去又看了一眼外面,只瞧见地平线上炽热的蒸汽从土地上燃烧着,和远处的红云连成一片。


  “滋……滴……啦……”手里的通讯器突然发出的古怪声音吓了卢克一跳,他差点没甩掉它。


  手忙脚乱地重新捧起来,卢克小心翼翼地重复了一遍,带着点兴奋的期待:“这里是ASKY201,ASKY201,请问有人吗?”


  “滋……”是通讯器联通的声音,只听见对面过了一会儿后,传来一个男人低低的声音,开头有点轻:“听着,我不管你是谁,我没有功夫在这里和你搞鬼……”


  “嘿,这不是搞鬼!”卢克暗地里欢呼了一声,他没想到今日居然能中大运。“我是ASKY201,我在用无线电波和你通话,你的编号是什么?”


  以往几次接到信号的人大部分一上来也是这样好奇戒备的态度,卢克很熟悉,也琢磨出了一些办法。


  “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我在塔图因上,你可以叫我卢克。”


  “听着,塔图因的卢克……”


  “陌生人,你的编号是什么?”卢克非常固执地询问着,实际上他只是试图打断对方的思绪,免得被说教了一通“没有功夫陪小孩玩游戏”,之后挂断。


  一般这招很灵通。卢克补充道:“我是ASKY201。”


  只停顿了片刻,对面就传来夹杂着怀疑和愤怒的喊叫:“我的编号也是ASKY201!我不管你在玩什么把戏,我没有功夫!”


  “这不可能!”卢克下意识地大叫起来:“这个是我爸爸的通讯器,全银河系绝无仅有的。”


  “哈,我手里的通讯器是我自己造的,你是在告诉我,就这么点重复的概率我们能撞上编码?”


  “据我所知,没有一家公司有这个编号。”卢克小心谨慎地说,对方听上去不像在开他玩笑。天知道这是几分之几?四个英文三个数字全一样?这甚至不是常规的2+4编码。


  “废话,因为那是我自己的名字缩写!”


  “你叫什么?”卢克问。


  “我叫安纳金,”对面的声音充满了不耐烦,一个个拼音给他听:“A-N-A-K-I-N  S-K-Y-W-A-L-K-E-R!”


  卢克愣了两秒,听到这个名字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一阵尖锐的叫声传了出来:“这不可能!”


  “那该死的编号是我名字A和姓氏前三字SKY的缩写。”


  “这不可能!”


  “小孩,我真的没空和你玩,你听好了……”


  “不,你才给我听好了,”卢克出离得愤怒地打断了他,从不敢置信里回过神来后,一股尖锐窒息的感觉充斥了他的心脏:“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是怎么搞到我爸爸名字的。还有这个编号!如果让我找到你这个冒充者——”


  “什么——你爸爸?”


  “是的,我爸爸!安纳金天行者是我的父亲!他就出生在塔图因,我相信整个塔图因没有第二个安纳金天行者了!冒名顶替鬼!”


  拿死人开玩笑太过分了!卢克觉得一阵阵从未曾经历过的怒火燃烧在胸膛里。


  “我才没有冒充,安纳金天行者就是我的名字!”


  “什么?”


  “什么什么?!”


  卢克愣在了那里,有那么一个时刻他觉得世界很不真实。


  于是在下一秒,他做出了自己也绝对没料想到的一件事,他果断地合上翻盖,挂断了通讯。


  2


  第二天卢克带着一肚子的心事,鬼鬼祟祟地快速奔跑到了他的秘密地点,在插上岩石旁边的一个自制的改良版信号发射放大器后,他打开通讯器继续试图呼叫着,在等候的时间里,他心里头却焦虑地有些患得患失。


  塔图因真的没有第二个叫安纳金天行者的,而且,欧文叔叔对他突然对过去的好奇似乎并不高兴。他告诉他不要再谈这些事情了,乖乖干活。


  卢克拒绝相信昨天的经历是自己的幻想过度,不过,欧文告诉了他,那个通讯器是从几十年前施密(他的奶奶)去世后就封锁掉的地下室仓库里清理出来的,如果不是为了给少年好动的卢克找玩具,没有人会跑去那个堆满了古老垃圾物品的地方。


  所以过去的几十年里,它都是埋在沙堆中的,除了卢克之外没有人碰过它。


  “这里是ASKY201,ASKY201……”


  大约过了半小时,突然间中央圆球状的蓝色图标亮了起来。卢克心头一振,快速从沙子上爬起来坐好。


  “喂,喂——”


  “我听得到。”


  “你,嗯……”卢克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对方是谁?这是一个骗局吗?难道真的有第二个天行者?说不定他真的造了一个机器而且编号一模一样?


  “……小子,你到底想说什么?”对面等得有点不耐烦。


  “呃,我是说,我们……认识一下?我是卢克天行者。”卢克最后期期艾艾地说。


  “够了吧,”对面传来讽刺地嗤笑,依旧充满警惕,“玩闹也有个度,因为我叫天行者你也叫天行者?”


  “不!我爸爸叫天行者所以我才……”卢克反驳道,他顿了一顿,决定直接转入正题,“你听好了,我爸爸叫安纳金天行者,他生于帝国历前23年的塔图因。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飞行员。他母亲,也就是我的祖母,是施密天行者。我爸爸很擅长机械,他造了许多小玩意儿,有些还能用。像我手里的这个四四方方的翻盖通讯器就是他造的,可以连上整个塔图因星球内无线电通讯以及部分近地轨道的……”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古怪地说:“帝国历?现在是12Ars。”


  卢克愣了一下,对面说的话让他有些猝不及防:“Ars?那是旧共和国的历年。”


  “旧——共和国?”


  “你在开玩笑吧?12Ars……”卢克快速心算了一下,“这是二十多年前!太荒谬了!”卢克心里头砰砰直跳,理智上他几乎肯定对方有鬼了,现在谁还用古老的年历?于是一阵阵胀痛的愤怒重新回到了他的脑袋里。


  “你手里的通讯器,是不是翻盖的,灰色的合金制造,边缘绕了是五道铜丝,漆上了绿色,不过掉了一半。中央有个三厘米宽的微型圆球显示屏,正冒着蓝光?”


  “你怎么知道的?”卢克长大了嘴巴,头上像被浇了一盆冷水般浑身讶异地僵在原地,简直不可思议,这家伙描述地分毫不差,活像他亲眼看到似的。


  “因为他妈的我正拿着它!”


  “说那个词很不好。”卢克不赞同地反击道,“不过,铜线上的绿漆和灰色的金属皮都快掉光了。我正准备攒点钱买保护涂料给它上色。”


  “你翻到背面,右下角落里是不是刻着一行字,就在ASKY201下面。”


  “Pro…什么ty of S……walker,Property of Skywalker?此物属于天行者?”


  这回轮到对面沉默了两秒,他最后困难地说:“操!”


  “你不能说那个词!”卢克抗议道。


  “这并不好笑……这一点也不好笑……”那人语无伦次的声音陷入神经质的重复。


  卢克打断了他:“你不可能知道这一切,除非你——除非——”他也哆嗦了起来。


  “……并不好笑……”


  “除非你拿着那个通讯器!”卢克最后竭力用斩钉截铁地说。


  “……除非我是你爸爸……”安纳金虚弱地说。


  卢克顿了顿开始忧心忡忡替两个人解释,“或许这个是什么黑洞什么的,你知道的,量子力学?”


  他回忆起昨天在全息网络上搜索了大半夜的解释,什么灵媒啊,触发啊,排除掉那些神神叨叨的广告后,就余下了这一个看上去靠谱点的猜测。他很可能因为量子什么的玩意儿,连接上了二十多年前的同一部通讯器。


  说真的这有可能吗?时空穿越?


  “我知道量子力学,”安纳金说,“所以你说你在二十年后?”


  “不,是你在二十多年前。”


  “你有什么证据?”


  “我还有一本我爸爸留下的的机械制作笔记本,上面签着他的一串编号,ASKY-061,第一页上写着WASTE BOOK,而且一共就只用了前面一半。”


  “……西斯啊……”


  “西斯是什么?”卢克困惑地问。


  “别管它,”安纳金说,他小心翼翼地问,喉咙口有点发干:“那……我是说,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在……塔图因上,我在种植农场。”卢克脑袋仍然有些晕乎乎地,仿佛泡在了虚幻美好的梦境里。“……你真的是我爸爸?……”


  “什么?你是告诉我,二十年多后,我会和我儿子在塔图因开农场?”


  有那么一刻,和素未蒙面的亡父骤然通上话的兴奋,以及那些对时空穿越的不可思议、欢呼雀跃,从卢克的嘴边全部掉落到心底,碎成了瓦砾。


  “不,”卢克下意识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嘴唇有点发抖,“你会在我刚出生后的一场灾难里死掉。”


  “什么?”


  “听着,安纳金——呃——爸爸,我知道这一切很诡异。”


  “这一切他妈何止是诡异,”安纳金紧紧锁着眉头,愤怒地开始踱步,“我才十九岁,而今天我在和我十八岁的儿子说话!你告诉我我是怎么死的?”


  “我不知道——一场什么什么灾难,是欧文叔叔,大概还有本说的。”


  “什么灾难?”


  “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不让我多问,他们还说你是个很优秀的飞行员。所以我猜是和克隆人战争有关系的?”


  “欧文我认识,”安纳金脑袋也有些混乱了,“本是谁?还有你的母亲呢?”


  “我的母亲也去世了,在我出生不久后,帝国1年。”


  “什么?!”


  “我从小和欧文叔叔姨妈家一起长大,现在已经帝国18年了。”


  安纳金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突然有了一个孩子但却变为孤儿的念头在他脑袋里打转,久久不去:“那个什么克隆人战争是什么?还有你的纪年为什么是帝国年?”


  “现在是银河帝国,”卢克试图给他解释,“之前旧共和国的时候,发生了绝地叛乱和克隆人战争,打了好几年仗。虽然我不太相信绝地会叛乱……”


  “叛乱?!”安纳金觉得他今日的震惊超过了最大次数,“绝地?!”


  “大部分人都这么说,书上也这么写,”卢克耸耸肩,“但是现在绝地已经是传说了。”


  “……”


  隔了好一阵,卢克才听到对面虚幻的声音。“这不可能。”


  “你也觉得不可能吧?”卢克絮絮叨叨地,朝自己“十九岁”的年轻父亲说出心里话,“我打心里也这么觉得,他们的信条,再说了,网上一直说,要是他们想要政权,早就可以……”


  “不,卢克。”安纳金阻止了他说下去,他的声音坚定有力,让人觉得异常有安全感,“我就是一个绝地。”

 

注解:

帝国历以银河帝国建立(19BBY)作为元年。

而部分骨灰级星战迷则采用了“大同步”纪年法。根据衍生宇宙,共和国于35BBY时曾经对全银河的历法作出统一调整,以当年为大同步元年,而之前的年份则加上“Brs”字样。之后则直接写上年份。我假设是Ars了

(未完待续)


其他:Merry Xmas!

评论(4)
热度(188)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